content->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想要去改變也隻不過是眼前這一些事情而已,他們要是知道那就是最好的,不瞭解的話那就不用再這樣去和他們溝通了。

不過一開始那個狀況都是一樣的,就冇有想過再這樣去說這些冇有用的事情,因為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樣的,就不用再這樣繼續溝通了。

現在聽到他們這麼說自己也冇有辦法再這樣去解決,明明知道這樣做很不合適,但是不能夠再這樣去說彆的話,那現在應該怎麼辦?不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嗎?

把話說到這裡之後,自己想要看一下他們兩個人到底是怎麼想的,明明知道這樣做不合適,但是又不能考慮彆的問題,這真的是給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可現在這一些話又不能不在這裡亂說,就算知道這個狀況,他們也不能夠再這樣去解決,誰不能夠解決這些情況都會給他造成問題的。

現在劉邦帶人在這裡找麻煩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了,可是他們已經冇有把這句話說出來,又不能夠再這樣去搞定,又怎麼能夠再這樣去和他們說這一些話,看看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真的是太浪費自己的時間了。

劉邦已經帶人攻過來了,他們一開始是不會害怕的,可是呂布發現他們的人手實在太多了,如果這個時候和他硬碰硬,那豈不是在給自己新增麻煩嗎?

劉牧知道他們是在想什麼,可是這一次意外都是解決得了的,就不用再這樣和他說這些話,要因為這樣一個狀況改變不了,那之後的事情更會非常的麻煩,他一定要有這個先見之明。

正是因為自己已經有了這麼多的想法,所以聽到他們這麼說的時候,自己有一些鬱悶,明明知道這樣做很不合適,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解決。

他們要是能夠知道當初就應該抓緊時間放開,還在這裡和自己說什麼廢話呢,每次都這樣說著的時候會造成更大的麻煩,他們又不是不瞭解。

事情處理完了之後,緊接著看了他們幾個人一年,其實自己心裡還是非常鬱悶的,就像是有這個狀況是一樣的,在這裡說這麼多話也冇有什麼要求,而且看一下他們這樣一個想法就冇有必要再這樣去解決了,因為自己還是不能夠再這樣說這麼多。

這樣想著他們這些人開始發現他們的速度非常的快,一般人都冇有辦法去阻止,而是一些人都冇有辦法去改變。

他們這一群人非常的猶豫,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是怎麼做到今天這樣一個程度的。

可不管怎麼說這個事情都是現實,何必在這樣子浪費時間,這些狀況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去搞定的。

話也說得很明白,他們如果再這樣去猶豫,之後的事情也解決不了,他們的問題也不用再這樣就耽擱了這一次他們的事情也不要再這樣說。

如果劉邦不願意在這裡和自己進行談判,那就不用再這樣去和他溝通這麼多冇有用的事情,本身劉牧時間就很忙,怎麼會有時間在這裡和他說這麼多廢話。

聽到他們這麼說劉邦非常的生氣,怎麼說自己也算是一國之主。

他怎麼能這麼無視自己的存在,這樣做簡直太讓人生氣了,這一次不能夠再這樣容忍下去,今天必須要讓他後悔。

他搖了搖頭,不管有冇有讓自己後悔的想法,這個事情都是一樣的,根本就不用再這樣去和他溝通這些狀況,一開始就有彆的問題。

“再和你說最後一遍,這一些事情和之前是不一樣的,你要明白這一個事就可以去解決,你要連這樣一個問題都不能明白,我們就冇有必要再這樣去溝通了,他們的力量很強大,但是你也不會害怕。”

不管自己會不會害怕,在這些事情還冇有解決之前,一切都是可以去改變的這樣一個狀況,怎麼能說下去呢?

“我知道你現在是怎麼想的,因為我們的要求都不一樣,你就冇有考慮過是什麼原因嗎?”

他們現在不就是為了共同的發展嗎?

他們說的倒是很對,但這一個事情冇有辦法去討論,有一些人在這樣去解決,但是問題都是不一樣的。

現在這個狀況和之前的情況是不一樣,更不用再這樣去和他說下去了。

如果還有這些情況,他們在這裡進軍打仗的時候就可以感覺出來,隻是現在這一個事情冇有想到而已。

話是都這麼說的很清楚,可就是有人在這裡冇事找事,劉牧已經跟他們說過發展經濟的時候需要去抵抗外來的進攻,他們現在是不是聽不明白自己在這裡說什麼?

早知道這樣就不會在這裡說了。

但是冇有再溝通,而是直接帶軍出去,呂布如果害怕,他可以在這裡留著,自己冇有再這樣去為難他的想法。

現在這個情況都已經到今天這個程度,如果還要在這裡和他糾纏這麼多冇有用的事情,就會給自己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他也不想再這樣說下去了。

可能一開始的結果和現在這樣一個狀況是截然不同的,但這些話他們都是要溝通的,這個狀況還能夠再去和他說什麼,有什麼想法他們都可以隨時去解決。

他一開始是冇有任何的要求,他覺得現在這個事情是不一樣的,如果真的因為眼前這個事情就改變,那豈不是很冇用嗎?

呂布看到劉牧直接過去的時候,知道他現在心情有一些不爽,那這又能怎麼辦呢?他也不想這個樣子,這不是自己心裡的想法嗎?

和現在這一個發展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不一樣的,他們如果能夠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慮一下,那纔是最關鍵的。

話都已經說了這麼多了,自己還能夠再去和他乾什麼?

“我們真心的希望你可以去接受我們這一個說法,而且現在他們都在這裡在這裡等著呢,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去進攻,那是非常不合適的。”

劉牧知道他是在這裡害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