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不是把這個狀況說明白嗎?

他們想的倒是很簡單,可這樣一個狀況應該怎麼去和他們說出來,這一次的意外已經發生了很多,現在也不用再這樣去和他考慮,接下來的這一些情況肯定是能夠和他說清楚。

就算是把這些話全部都說明白,那也是個彆的事情的,這一次的事情已經說的很清楚,就不用再這樣去猶豫了,以前和現在的狀況肯定是可以說明白,更不用像現在一樣再這樣去計較。

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他們當然已經瞭解了現在是怎麼樣的,不過他們現在進攻的速度很快,劉牧雖然已經拍了很多次防守,但是冇有他們想的那麼簡單,這一次他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可不管接下來的事情是什麼樣子的,也不用再這樣去和他們計較,這一次的想法跟他們之前遇到的也不一樣,不用在這裡和他說這麼多費用。

每一個人想到這個狀況的時候都是有不同想法的,也不能再和以前一樣這樣說下去。

“我不知道應該你們怎麼說明白才能夠去瞭解,可是這樣一個狀況是完全不在考慮範圍之內的,你們要知道現在是怎麼回事。”

他們當然已經瞭解完這些情況,所以無論如何今天都必須要把他的話告訴他們,看看接下來是什麼樣的一個結果。

他們現在不用再這樣去說這麼多話了,而且這個情況也不用再這樣去和他考慮,如果他們現在還有這樣一個要求,就必須要看一下他們現在是怎麼想的,然後才能夠去做這些事情,如果他們現在被彆人進攻的話,他們也不用再這樣去說彆的。

可現在這一個狀況應該怎麼去和他們解決?這一次的要求已經越來越嚴重了,要是還能夠去說這一些廢話,他們之前就不能夠去解決。

劉牧讓呂布在這裡多加防範,這個情況可是不能夠搞定的。

他雖然把這個事情說的很明白,但是如果在這裡去防範他們的話,那還有什麼意思,這不都是在和自己鬨著玩嗎?

可現在這樣一個情況都不一樣,自己如果還要在這裡和他討論的話,那他們這一個狀況根本就不能夠去解決。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和你說這些話,因為你的要求和我的要求都不一樣,如果你現在還這樣去考慮,那我們是冇有彆的辦法的。”

他們想的倒是很簡單,可這樣一個事情根本就不能夠像之前一樣去說這麼多話,現在他們的要求也不一樣,所以現在進攻的速度很快,劉邦他們就是故意在這裡找他們的麻煩。

劉牧倒是一點都不害怕,因為一開始就已經說過這些事情了,但是現在應該怎麼去和他們考慮。

我知道是這樣一個結果,就不會在這裡和他們耽誤這麼多事情,現在這個狀況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去解決的。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樣子,那他們還能夠去乾什麼這一些事情簡直是太讓人頭疼了。

你們知道現在這樣一個情況是什麼樣的,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和他們說這些話,如果現在還有彆的方法,那他們一開始就不會在這裡去討論。

現在劉邦的進攻速度非常的凶猛,他們一開始的時候方倒還是有一些作用的,但是現在一點用都冇有了。

要把這個事情全部解決掉是冇有那麼簡單的,現在這個狀況可都已經和他們說的很清楚了。

當這一群人想到這個結果的時候,就冇有辦法再這樣繼續說下去,這種情況之下根本就不能夠去考慮。

“我不能夠在這裡和你說這麼多話,因為現在這個情況你也能夠看得出來,如果我們這一個事情還有彆的方法,那這一切都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他們倒是能夠把這一切想的很明白,可是接下來這個狀況,已經給他們造成了很多的困擾。

“可能你們現在這個要求是很不一樣的,但是我們又不能夠在這裡說這些話,現在你們還有什麼要求嗎?然後再一起去解決。”

這一群人已經想到這樣一個情況,就不用再這樣去說那麼多話,如果還有這一個事情,他們就不用再這樣去猶豫。

這一群人瞭解完這一個想法之後,就不用再這樣去考慮下去了,他們現在如果還有這樣一個想法,應該一開始就應該說清楚。

可現在這個問題已經越來越嚴重了,他們又何必再這樣繼續說下去呢?

現在最重要的是阻止這一群人在這裡繼續進攻是一個情況,可不能夠他們三言兩語就解決完,現在的問題已經越來越多。

他們現在最重要的是抵抗這一群人的進攻,現在還能夠去和他們說下去,如果這一群人的想法就不用再這樣去說這些廢話。

他們這一群人一開始就已經想到過這一個狀況了,而且這些事情就不用再這樣去浪費時間。

既然事情都已經說的這麼簡單,那就不用再這樣繼續和他說下去了。

看來他們必須要馬上發動進攻,這一次不用再這樣去猶豫。

“你們一定要想著該怎麼樣發動進攻,這一些事情可不能夠再像之前一樣耽誤下去。”

雖然話是這麼說的,可是這樣一個結果,又應該怎麼去和他們猶豫下去呢?

不過他們現在還是有彆的要求的,就像現在呂布他已經把人給帶過去了。

“之前都告訴過你們什麼樣才能夠把這個人給帶過去,你們可千萬不要在這裡害怕,有我在這裡一切都是可以去解決的。”

他們當然冇有想過怎麼去解決這些事情,隻是這個情況出現的特彆突然。

他們進攻的速度很快,劉牧也不會去害怕,並且自己一開始就已經預防好了這些事情,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我之前就和你說過,劉邦會過來進攻的,他肯定會趁著我們虛弱的時候,狠狠的給我們一擊。”

這肯定是很正常的這個事情還有什麼好說的,不過這也是很現實的事情。

“你說的很對,我已經明白過來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