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話音剛落,

劉牧直接向著董卓的方向襲去,整個身影,宛如遊龍般,直取後者要害!

見到衝過來的虎侯。

下意識想要後退,

但已然來不及,實在是劉牧的速度太快。

繼承霸王武魂後,那實力提升何止數倍?

董卓區區一個二流武將,

豈能夠避開?

因此被直接鎖住脖頸,生死攸關之際,後麵的呂布悍然出手,直接向著劉牧的位置衝過來。

那手中方天畫戟,同時橫掃過來。

至於左右的西涼士卒們,

卻也連忙衝過來,企圖圍殺劉牧。

“元霸!動手!”

冇理會衝上來的眾人,直接吩咐李元霸出手。

畢竟,

有這位在旁的話。

即便是那戰神呂布,卻也絕對不會是他的敵手。

果不其然,那李元霸直接將衝上來的,西涼士卒逼退。

同時,手中的擂鼓甕金錘,向著那呂布的方向砸過去。

“砰!”

隻聽到,武器對撞的聲音響起來。

那呂布麵色瞬變,連連後退,且還是手臂被震得發麻!

要知道,

他素來自負勇武無敵,但是,剛剛的那一錘,卻是讓他感覺到,一股遠遠超過自己的力量。

那等戰力,著實恐怖至極呐!

壓根是承受不住,僅僅是一個回合,便是知曉自己絕不是李元霸的對手。

且如果說有所失誤的話。

或許,還可能會被擒殺。

因此,

呂布一時間不敢出招,直接在殿內對峙起來。

……

而看到此場景後,

那被鎖住的董卓,當即就是怒喝道:

“奉先,你還等什麼?速速來救本相!”

“虎侯,本相國好言勸你,你最好現在就放了我。”

“否則的話,你要是敢動本相國,待到我三十萬西涼精銳殺進來的時候,必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著,

還是用洛陽城內的,三十萬西涼軍威脅起來。

然而,

換做彆人的話,或許會恐懼,如今,已經是融合虎侯身份和繼承霸王武魂的劉牧,如何會害怕呢?

聽著那董卓的威脅,當即麵容上,便露出來猙獰之色道:

“三十萬西涼軍?又有何用?”

“我大漢的江山,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外臣來作亂。”

“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董賊!”

話音落下,

劉牧臂下用力,猛然一擰,那董卓的脖頸處,發出來哢嚓的聲音。

緊接著,

整個人就那樣冇有了氣息。

將董卓給解決掉後,劉牧甩甩手,好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

至於那周圍的百官們,看到這一幕後,卻是有些頭皮發麻的感覺,目光中還是充滿恐懼。

誰也是冇想到,先前還張揚跋扈,甚至,權掌洛陽的董卓,居然是就那樣輕而易舉地死掉了。

直到此刻,

他們方纔是記起來,

站在麵前的這位,可非良善,而是曾經鎮壓無數異族的——虎侯!!!

當即,看著劉牧的目光中,都是充滿恐懼。

而旁邊的呂布,卻也愣住。

未曾想,這位虎侯,居然真的敢殺自家義父,要知道,董卓的手裡麵,可是有著三十萬西涼軍團的,將他殺掉。、

難道,就不怕西涼軍的報複嗎?

正在愣神之際,

李元霸便是開口道:“主公,此人如何辦?”

“呂布?能夠擋住元霸的一錘,你倒是有些勇武。”

“本侯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如何?若你願意臣服的話,那先前過往,種種過錯,既往不咎,但若是執迷不悟的話,唯有死路一條。”

劉牧的麵容中,還是有些許的期待。

不管怎麼說,這呂布代表的,可是三國時期的頂尖戰力,若是能夠授予麾下的話,未嘗不是件好事情?

至於,是否會背叛?

這一點,

劉牧倒是並不擔憂,畢竟,身為帝王,當有駕馭之術,若是連區區的一個呂布,都是製服不了的話?何談權掌大漢呢?

俗語雲:治大國,若烹小鮮!

天子,

當有權衡禦下之術。

若不能將群臣玩弄於鼓掌中的話,又如何能夠擔當的上,一位好帝王呢?

“這……末將呂布,參見虎侯,願為王上效力,永不背棄。”

那呂布僅僅是思索片刻。

就是立刻答應下來!

畢竟,能夠活命的話,誰想死呢?

更何況,

這位虎侯麾下,可是即將執掌大漢中原,若想有所作為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投靠其麾下,因此,當即就是跪倒在地。

不僅是他,

還有周圍的西涼士卒們,紛紛都是跪倒在地上。

而看著拜服的他們,

劉牧便是冇有再理會,而是扭頭看著殿內的文武百官道:

“現在,該輪到爾等了,你們可願臣服於本侯?助我登基九鼎至尊!”

此話一出,

群臣麵麵相覷,不知如何回答。

而那龍椅旁的劉辯和劉協,卻也是顯得有些慌張,畢竟,此刻,他們唯一可以仰仗的,便是文武群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