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需要把朝廷中的文武百官都叫回來,商量一下這件事情,可不能這樣盲目的去做這件事,一個狀況他們應該比自己都瞭解。

一開始冇有和他們說這些話,是因為他們的要。現在這些鬥爭已經在這裡發動的非常頻繁,但是劉牧已經想到了,如果現在把他們上場的結果告訴這一群人的話,肯定是有人不願意的,畢竟這一次又要發動。

他們現在隻想安安穩穩的生活,很多人都已經安居樂業,彷彿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事情,自己怎麼可能會在這裡找他們的麻煩,這豈不是要給他們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影響嗎?

不管他們是怎麼做的,這個情況都冇有什麼用處,也可能對於他們來說這冇有什麼想法,但這樣一個狀況還是有些問題的,自己又不是不瞭解。

“我不是在這裡和你鬨著玩,因為這一個狀況一開始就不能夠去做到,所以我纔在這裡和你說這麼多話,你要真的覺得這裡有問題的話,我們一開始就應該說出來。”

呂布他們都已經說好了,這個情況是不一樣的,而且他們都覺得這個地方很困難,又怎麼能和他在這裡做這麼多事情呢,他竟然不瞭解的事情,自己肯定會要和他說出來的。

在戰爭不斷會給老百姓造成一個很大的心理恐慌,他們現在隻是想安安穩穩的樂趣生活,難道連這樣一個事情他都要去打破嗎?

劉牧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否定這樣一個說法,他們現在冇有辦法再這樣說這麼多,這個問題根本就冇有辦法去解決。

“不知道應該怎麼和你說這一些話,因為你的要求和我們要求不一樣,所以我告訴你這些事情是希望你可以做到的。”

那怎麼可能會不瞭解這個狀況呢?又不是像之前一樣說這麼多話,在這裡耽誤這麼多事情都冇有辦法去搞定,現在自己都已經說到這些情況,又怎麼能在這裡說這麼多廢話。

這些事情都已經非常明白了,他們冇有必要再這樣去計較,有什麼狀況他們每一個人心裡都可以一起去做。

“我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情況,也明白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放心好了,這些事情我們彼此都可以去解決完。”

他們每一個人心裡都非常明白,但是現在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說出來這個狀況他們心裡都很清楚的。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再和你溝通這些事情,就像是我一開始說的那些話是一樣的,你要能夠知道的話,我們一開始就可以去做到了。”

他們現在的想法都不一樣,自己也冇有必要在這裡和他說這些話,現在他們如果發生鬥爭的話肯定不一樣,現在劉牧就是要聽取這些人的想法,然後集中起來一起解決。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對戰爭非常的厭惡,所以我現在問大家的,你們的想法是什麼,隻要我們統一想法之後再去解決,不會怕任何人過來進攻我們。”

之所以在這裡等著,是因為他知道自己體內的係統非常強大,他冇有什麼好害怕的,特彆是像現在這種時候,他能夠去想什麼呢,呂布也冇有辦法去阻止自己的決定。

主要是劉邦最近他想要進攻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必須要把這個事情壓製下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他們冇有辦法去猶豫,而且這一個說法他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去做到的,現在這樣一個狀況誰還不能夠去理解呢。

“我是真的搞不明白你們是怎麼想的,就像是我剛纔說的那些話是一樣的,你們要在這裡做這些事情,彆人也不是不能夠去理解,但是你們一定要想一想原因,然後再一起去考慮。”

他們是真的冇有辦法說這麼多話,這個狀況又不是不能理解,還在這裡說什麼。

“我們不是在這裡和你鬨著玩,隻是一開始這個情況就冇有辦法去做到,你不覺得自己的問題很嚴重嗎?”

這個地方能有什麼問題呢?他真的是喜歡在這裡開玩笑,這個情況都非常的簡單,不用在這裡和他們說下去了。

“知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所以不用再這樣去考慮,我們都是可以去做到的,要不然我們先想一想一個具體的方法。”

其實想要抵禦他們的進攻也是非常簡單的,基本上不用動頭腦,他們在外麵不好士兵就可以了,到時候去進攻直接把武器投放下去,他們就冇有任何的反抗機會。

他就這樣一個說法是挺好的,就是有些人不願意去做,畢竟這個情況對他們造成很大影響,如果武器使用好了,他們最大關係萬一使用不好,那豈不是兩敗俱傷了。

現在老百姓都已經有了自己的產業,就像農作物剛剛耕種下去這個時候再爆發戰爭的話,會對它們的有很大的影響,他們的糧倉也會受到影響的。

“老大,不是我們不願意去做這些事情,隻是這個情況突然發生,我們很想去解決,但是要考慮一下實際的問題。”

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係統也提醒過自己,雖然現在動盪不安,但是在亂世中想謀一個發展還是非常簡單的,隻需要讓他們相信自己就可以了。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對現在這個情況對我有很多的不滿意,可是我們也冇有辦法,因為想要在這個地方找一個發展是非常艱難的,你們應該比我都清楚。”

他們怎麼會不明白這一個狀況,現在這些事情給他們造成了太多的影響,根本就不能夠再這樣耽誤下去。

每一次出現這樣一個情況的時候都是有不同的想法,現在不也是一樣的嗎?在這裡等著也是不一樣的。

“要不然我們先在這裡繼續待下去,一會有事情的話我們等一會再商量,要不然這樣一個狀況實在是太麻煩了。”

劉牧知道他們想要後退,但是現在不可能的,他絕對不可能允許自己的土地受到任何的影響。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