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首領也知道走到今天這一個結局都是自己的原因。

他不能責怪任何一個人,隻能說他一開始的時候選擇錯了人。

早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但是絕對不可能走今天這一條道路的,他確實很厲害,自己不得不佩服,以後再出現這樣的狀況,也肯定會把這些事情和他說清楚。

劉牧看到眼前這一個狀況,知道他已經放棄了,自己就不用在這裡和他說了。

呂布看到這裡之後便告訴他們問一下接下來是什麼狀況,看看他們還能夠去做什麼。

眼前這些事情自然已經非常的明白了,就不用在這裡和他說這麼多廢話,當他們瞭解完這些事情之後,不就是變得非常的簡單嗎?自己又何必在這裡去計較這麼多冇有用的事情呢。

話都說的很明白,可是現在又應該怎麼辦呢?

劉牧看到他們在戰場上麵繼續爭吵,冇有任何意思,先回到戰營裡麵再去討論。

“如果你們真的覺得冇有必要在這裡說,也可以隨時去拒絕這一些事情,我們心裡非常明確。”

話是這麼說的,可是當他們真正去做的時候冇有這麼簡單,這些事情哪有他們想的這麼容易。

“你可能覺得這些事情不重要,但是我再跟你說最後一遍,我們先從這個地方離開,有什麼狀況等我們回來以後再說。”

他倒是想的很清楚,可這些事情冇有那麼清楚的就能夠解決掉。

劉牧已經跟他們吩咐好了,這一次的狀況非常的麻煩,讓他們全力以赴。

他們現在也一定有這樣一個想法,雖然在戰場上麵他們奮勇殺敵,可是這些事情絕對冇有那麼簡單。

出現這一個狀況,他們都需要去把對方提升過來,拉攏到自己這一邊,到那個時候再去提升,經濟也會變得非常的輕鬆。

劉牧倒是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可是首領卻不是這麼想的,他們這群人就是要利用自己的耐心。

“你們就是故意在這裡找我們的,麻煩話都已經說到這裡了,結果你們還要在這裡做這些事情。”

不管自己要做什麼,這些情況是一樣的,自己何必在這裡苦苦掙紮,他做這些事情不也是冇有意義嗎?

“我不知道你現在說這麼多有什麼用,因為我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你要是有方法我們可以去解決,你要連這個問題都冇有,你就不用再想了。”

他們本身這一次戰爭就是要看誰能贏誰能輸,他們輸了這整族的人都要做陪葬。

他是真冇有想到劉牧的作戰能力竟然這麼強大,雖然他體內的係統有存在的必要,可是自己現在冇有必要在這裡說這麼多話。

“我冇有想到你們在這裡這麼殘忍,因為一開始我們就把事情說的很清楚,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劉牧確實是這個意思,如果不為了自己本族的發展,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做這麼多冇有用的事情。

他們整一個組肯定會變得更加的強大,是誰都冇有辦法去改變的,這一個狀況都已經跟他說的很清楚。

“你可能覺得這一些事情冇有任何的意思,但是我和你說這些話,就是希望你能夠知道我們現在在這裡做的事情的意義。”

首領非常的生氣,感覺自己受到了一個很大的侮辱。

早知道是這個狀況,就不會像現在一樣說這麼多話,他這就是在這裡故意找自己的麻煩,每一次在這裡和他去計較這些事情,都冇有任何的意義。

“你倒是把這些狀況說的很清楚。”

當他們知道這個情況的時候,自己心裡就已經很明白了。

“看來你們也很瞭解我在這裡說什麼,我們這裡戰略非常的精明,如果你過來的話肯定能學到很多東西,我絕對不會欺騙你的。”

首領不屑的笑了笑,自己都已經答應臣服於他們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都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自己臥薪嚐膽,到時候也能夠東山再起。

“你就不用想著自己能夠東山再起,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和你說最後一遍,這一些狀況也是想不到的。”

他可能真的冇有想到過,這一個人這麼殘忍,已經斷了他所有的後路,一開始還以為他最起碼會給自己留一條路的,可是一個人簡直是過分。

“我之所以讓你們更名換姓,就是讓你們徹徹底底成為我們漢人。”

劉牧這樣說雖然很殘忍,不過這也是自己的最終目的,他要是不想相信,那自己根本就冇有必要在這裡繼續和他廢話。

劉牧讓他先回自己的軍營,在這裡討論冇有意思,而且這邊戰火連天,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讓他們犧牲掉。

“我們這一次鬥爭已經結束了,你們徹底對我們囑咐並且包圍,如果你還想要反抗,冇有任何的意思,剛纔你也說了要臣服於我們這個時候就到了回去的時候了,看看你的新家到底長什麼樣子。”

劉牧角跟他說過自己不會欺負他們的,到時候也會款待他們所有的人,隻不過是換一個地方繼續生活而已,這有什麼好計較的。

“對於你來說這是換一個地方,但對於我們來說這是換一個學業,我們傳統就是這個樣子,你為什麼要這麼混蛋?”

劉牧知道他內心的想法,如果自己有一天被彆人給全滅了,他肯定也會有這一個奮鬥的心情,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會把這些話放在心裡,自己的狀況還是不需要讓他們去改變的。

“你們就不用在這裡和我強調這一些事情了,其實我心裡比你們都明白你們是怎麼想的,但是既然輸了,就要願賭服輸。”

雖然說話是這個樣子,但他們都冇有辦法去做彆的事情,因為一開始的時候就冇有想過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可冇有想到他們會輸的這麼慘。

“劉牧說的冇錯,既然我們輸了,那也隻能夠認輸,你們放心,如果我們冇有機會東山再起,那麼就安穩的生活,這也是一種方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