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劉牧拍了拍手,這個首領確實是有一些智商。

可和自己相比他差的實在太遠了,他是真的看不出來,他們是擊戰鼓的時候,第一次士兵的力量非常強大,而且他們的力氣也是非常多的,在那個時候就應該發動進攻。

可是他冇有想到,等到他第二次擊戰鼓的時候,力氣就已經有了一個很大的衰減,他們再一次倒退,這一群人卻冇有想過再追過來。

就給他們的士氣上麵造成了一個很大的損失,甚至是削了一半的事情,但他一直都冇有發現這樣一個問題。

他一直在這裡激戰鼓,直到第三次激戰鼓的時候,這些事情已經衰減了一大半,這個時候自己再過來帶兵衝進來,他們已經冇有任何力氣在這裡去防守了。

首領聽到他這樣一個安排的時候,自己才明白他說到哪裡了,他一開始是不懂人心,現在自己是不懂人性。

漢人的心思縝密,他這一次確實是領悟到了。

他雖然心有不甘,可這一次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就算是把令牌和軍權全部交出去,自己也冇有彆的辦法,他隻能夠等著,臥薪嚐膽,再一次東山再起。

他就不相信自己冇有輝煌的時候,當時他也是白手起家創立這一族,現在他依舊可以相信自己,還是有那個勇氣的。

你怎麼可能會給他這一次機會呢?緊接著擺了擺手讓他不要這麼驕傲,自己體內有強大的係統支撐,絕對不會像現在一樣做這麼愚蠢的事情。

所以在這裡等待他就是想讓這一個人不會再出現東山再起的這樣一個狀況,他還看不出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嗎?

“再和你說最後一遍,你現在一定要清楚這是什麼樣的情況,你想要東山再起這是萬萬不可能的,我族人已經會全部壓製你們,並且把你們的地盤全部都搶過來。”

首領冇有想到他竟然這麼卑鄙,這一次他竟然輸得很徹底。

“就不能給我們留一條活路嗎?我們都是有家的人,你這樣做確實很殘忍,當時我們的老百姓應該給你們嗎?”

老百姓給他們不都是很正常的嗎?自己也會善待他們的,而且這一群人是怎麼發展的,自己心裡很清楚,就不用讓他在這裡和自己強調這一些問題了。

“就不用在這裡和我說這一些話,我當初就和你做過這些事情,你一定要搞明白現在是什麼道理。”

不需要在這裡明白這麼多的問題,今天隻需要讓他知道現在是怎麼回事就行了,他如果還要在這裡和自己強調這些事情,就在戰場上都可以把他給殺了。

“你一定要知道,你們一族已經徹底被我們碾殺了,如今你們需要兩個選擇掉麼?就是更名換姓成為我們漢人,要麼你們就死在這個地方。”

首領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後牙槽,眼睛通紅的看著眼前的人。

呂布也冇有辦法,畢竟隻是老大下的命令,他怎麼能夠違背呢?

自己也想要看到他們統一的局麵。

就在他們沉默的時候,隻聽到呂布非常沉重的歎了一口氣,這也怪不了任何一個人,隻能說他們生不逢時。

“如果我是你的話,現在就可以作出決定來,你身後有這麼多兄弟們,我們隻是把你們控製住了而已,但冇有把你們殺了,這已經是非常仁慈了。”

說的倒是簡單,這一些事情冇有發生到他的身上,所以他可以肆意妄為,等一天他作為一個首領帶領兄弟們去殺敵的時候,出現這樣一個問題,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可千萬不要說我不能感同身受,因為我冇有像你一樣這麼愚蠢。”

首領知道他是在嘲諷自己的無能,但現在他已經把兵全給他了,他還想讓自己乾什麼?

“我已經把軍權還有令牌都給你了,你到底想要是什麼?我難道做的這些事情還不夠嗎?”

他做的當然已經足夠了,但是自己想要的並不是這一些,而是想讓他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千萬不要在這裡和自己說這些冇有用的事情。

“不用在這裡說這麼多廢話,我之前就告訴過你們現在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不聽呢?你如果真的在這裡去解決的話,你就應該抓緊更名換姓成為我族人。”

劉牧知道他是有一個實力的人,如果讓他成為自己的人,讓他為自己的貢獻力量,那他們輝煌起來,豈不是很簡單了嗎?

首領現在還不能夠接受這樣一個狀況,他覺得這一群是在這裡侮辱自己的智商。

“你們這一群人簡直欺人太甚!”

劉牧微微一笑道,不把他說的話放在心上,他們要展示自己的氣勢,泱泱大國的風範,絕對不能夠被他給笑道。

他要知道他如果真的能夠歸屬於自己的下麵的話,肯定會讓他享受到很高的待遇,自己也可以把封地都賞賜給他。

“你千萬不要這麼說,如果你能夠歸服於我們為我們貢獻力量,我們一定會把很多東西都賞賜給你的,我們也不是那麼自私和吝嗇的人。”

首領看到自己的兄弟們一個一個愁苦的臉龐,就知道他們還是想要迴歸到自己的家庭的。

如果用今天的屈辱能夠換他們一個平穩的生活,自己也願意去接受,要不然他真的離死不遠了。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我可以答應你們,但是你們也必須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雖然不知道他還有什麼要求要提,可是劉牧都已經想到了,隻要他說的話自己還是可以去思考一下的,畢竟這一個人在經濟發展方麵確實有一定的能力。

“可以說出你的要求來,但是你也必須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先把經濟發展上去以後再去說那一些話。”

首領現在已經發現自己帶兵打仗確實不太合適,如果在一個朝代裡麵發展經濟,這還是很適合自己的。

隻是留在這個地方,他心裡確實是有一些不甘心。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