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劉牧抬手示意接過那錦盒,正當此時,係統突然產生了感應,腦海中語音提示:“恭喜宿主,收穫仙家寶物一件。”

【廣繡留仙裙:上古宮廷至寶,式樣華麗無比,望之心醉,穿之可益壽延年,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劉牧心中一亮,係統還有這作用,小有收穫啊哈哈!!隨即想到這是一件女裝,臉色一暗,將錦盒遞給身旁的貼身侍從,看向剩下的那名使者,端詳起來。

使團眾人紛紛躺在了血泊中,隻剩下中間一人,

這人身形單薄,低著頭身體微微顫動。

此時一抬頭看向劉牧,正好四目相對,隻見這使者麵容頗為俊秀,一時間竟小臉微紅,略顯嬌羞

冇錯!正是嬌羞之相。。。

此時,劉牧似乎明白了些什麼,表情微動,轉而嚴肅起來。

厲聲道:“你且回去,告訴你家首領,五日之內,朕必將你羌族全族上下,屠戮殆儘,以慰我軍亡魂。

隨著劉牧話音落下,身後眾將士齊聲大聲嘶喊了一聲“殺!”

送走了那名使者,謀士荀彧上前道:“陛下何故不直接將他殺掉,突襲羌族大營,反倒是將他放去?”

劉牧慢聲道,此前一戰,羌兵逃走了那麼多人,野先大敗的訊息羌人自然已經全族知曉,羌族又是全民皆兵,此時必然已經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隨後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如今此舉,必是出於激怒我軍我就貿然前行。若是貿然前行,我軍定會傷亡慘重,我們何不將計就計引蛇出洞。”

荀彧接道:“陛下英明,我軍連日行軍,也確有待休整,恰逢此時此處,周邊地勢複雜,可就地安營紮寨,大布陷阱。跟他們耗一耗。讓他們主動出擊。爭取以最少的犧牲,換來最大的勝利。”

劉牧悅聲笑道:“哈哈,果然不愧是朕的麾下第一謀士,深得朕心。”

隨即就號令全軍將士就地休息,安營紮寨,特命一部分人去佈置陷阱。

刹那間,20萬人齊行動。,一座座帳篷拔地而起。中軍大帳內。劉牧與眾將士商議完軍事部署,待眾人退出,就移駕到側帳休息了。

拿出那廣繡留仙裙,拉展開來,此裙確是華麗無比,望之心醉!

奈何,

尚未遇得佳人,共賞此裙,總不至於一一介大漢天子穿此衣裝,孤芳自賞吧!!

心中想到,這等寶物,想來他人未必識得,隻道此裙華貴,做功細緻,實乃天衣無縫。

那羌族首領,整日縱情深色,自然也不會知曉此裙堪比神級戰衣。

送來這種禮物,想必就是為了激怒朕大舉進攻,落入圈套。

之所以冇有送一件普通的凡品過來,也正是因為羌人衣著服飾與漢人差異過大,怕這大漢帝王識彆不得。

這些天來,大軍連日開拔,雖然士氣高昂,身體上卻是有些疲憊了,漢軍安排好值崗,就儘數睡去了。

也不用擔心夜裡羌兵來襲,雖然羌人的凝聚力強,但是其精銳儘散,一些老弱殘兵,加上所有的持家民眾,想必也隻會以逸待勞,不會輕舉妄動。

此時此刻,那荒漠儘頭,羌族王帳裡麵!

那羌族的首領,依舊縱情聲色,醉生夢死。

這時,一個守衛進來單膝跪地道:

“啟稟首領!那大漢的王已經收到您送去的禮物了,並且震怒不已,還殺光了我們使團所有的人。僅留有一人回來報信,說是五日之內,必將屠戮我羌族全族上下。”

緊跟著之前的那位老賢者也走了進來。道:“恭喜首領,賀喜首領!計劃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我羌族男兒,整整三十萬,已經集結完畢。隻待那劉牧突殺過來,叫他們有來無回!

聞言,羌族首領大悅。

“賢者,您快快請上座,您在何愁天下不破。

當時聽了野先那莽夫的話,冇有讓您隨軍出征,這才釀成大禍。不然的話,野先現在應該已經拿下西涼了,也不至於如此。

在此危難之際,就全仰仗您老了。”

坐罷,

老賢者慢慢說道:“首領,野先大元帥英武不凡,這大漢的王想來也是英明神武。能夠輕易擊敗也先大元帥他一定頗有智謀,為何還會留有一人前來報信,而不是直接突襲我軍大營!”

首領淡笑道:“虎侯!虎侯!想來也隻是匹夫之勇。之所以能擊敗野先,那野先必然是仗著是我族第一勇士的名號,輕敵被敵方一擊斬殺。

導致我大軍群龍無首,這才四散潰敗!這一次,那漢人的帝王,就冇有這麼好運了。”

賢者接道:“那劉牧心胸狹隘,坑殺我族數萬不爭氣的降兵。不管怎樣,那也是野先的過失,他們都是我族的好男兒。如今我羌族草木皆兵,士氣蓬勃,必要一雪前恥,為我十幾萬羌族兄弟報仇雪恨。”

首領到倒是冇有多少悲憤之心,隻有憤懣之情,好傢夥,枉我那麼器重他,給我打了這麼個仗!他就算活著回來,我也要殺了他泄恨。

“傳我大令,今日犒賞全軍,這幾日時刻準備做好引戰的準備。贏了,這大漢的天下,也會是我們的。”

一邊說著,一邊舉起了酒杯。大嗬道,“來,眾兄弟,喝。”

王帳中,四座族中權貴,皆是拿起了酒杯對飲,歡聲一片,彷彿完全忘記了之前的大敗!

……

一天過去了。

兩天過去了。

三天過去了。

這些時日來,羌族上下,男女老幼。無不磨刀霍霍,時刻準備著,迎接突襲而來的漢軍。就連夜裡,也都不敢輕易放鬆警惕。

畢竟,萬一要是放鬆警惕的話。

那可能會冇命的!

七天過去了。

八天過去了。

夜黑風高之夜

荒原的另一邊,劉牧的中軍大帳中。劉牧正站在軍事沙盤前,還有數位名士,司馬懿,荀彧,賈詡,程昱,郭嘉等等。

眾人道:“陛下,所有部署已經完畢,就隻等羊入虎口了。”

劉牧淡笑著說道,“我想,是時候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