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畢竟,

有關於那西涼內亂的事情,他們也是聽到了些訊息,但即便如此,羌族卻也是不敢輕易進犯的,這些年來,他們屢屢造反,屢屢被大漢鎮壓。

且不少的部落,都是損失慘重。

所以,

在這種情況下,這位首領讓他們各部落調集大軍,攻占西涼。

那各部落的勇士們,自然是不敢輕易下決定的。

而這也在那羌族首領的意料中。

因此,這位首領就是提議,派遣先鋒軍,先行進攻西涼邊境。

若是放在往日的話,

羌族一旦進軍邊境,那很快就會迎來西涼軍團的報複。

但此番,

他們進軍,屠殺了近百個村落,竟然是冇有任何西涼軍團複仇,所以,從這裡,顯然是能夠看得出來,那西涼經過內部叛亂後,早就是兵力空虛了。

也唯有此,才能夠解釋,為何西涼軍團,居然是不複仇!

而西涼空虛,

這確實是他們進軍西涼的一次絕佳機會,故此,那各部落的勇士們,在這個時候,都是有些蠢蠢欲動的感覺。

半晌後,終於是有人開口了。

“咳咳,各位,我覺得首領所言極是。”

“這些年來,我等在邊境劫掠的時候,相信,各位應該是深有體會,那西涼軍團,絕對是會複仇的,但此番我羌族的先鋒軍,在那西涼邊境屠殺數日,都未曾遇敵,所以,我相信,必定是內部兵力空虛,所以纔不敢出兵,此時進軍西涼,是絕佳時機。”

“廢話不說,我燒當羌,絕對支援首領!”

說著,那燒當羌族的勇士,就是第一個站出來擁護。

而隨著他的話音落下,

那原本坐在那裡的,各個部落的勇士,卻也是紛紛站出來表態。

“既如此,那我先零羌,自然也是不能示弱的。”

“攻入西涼,屠殺漢人,一直都是我滇那羌族的夙願。”

“我等願為首領,征伐西涼,何況此戰若勝,我等便是部落中的英雄,且我們的兒郎,以後就不需要受到這荒漠之苦!”

“……”

隨著幾個大型羌族的部落表態後,

那所有的羌族將領們,

在這個時候,卻也是紛紛開口請戰。

原先他們之所以不願意出戰,不過是因為覺得西涼防守的兵力,還是很強的。

所以,輕易間不敢動兵。

但如今,

經過先遣軍的試探,那西涼內部,顯然是防守空虛。

且有著幾個大型的羌族部落帶頭,他們自然是樂的打打秋風的。

因此,

所有的羌族部落,在這個時候全部都是同意進軍。

而在他們的目光中,還是有些期待的感覺。

要知道,

這些年來,生活在這無儘荒漠中的羌族,對於西涼那樣的大城,還是相當渴望的。

聽到所有部落勇士們的話後,

那高座上的羌族首領,便是露出來豪邁的笑意道:

“好,哈哈,說得好。既然如此,那你等速速準備大軍吧!”

“不過,要記住,這一戰,可是關乎著我們羌族未來百年命運的戰爭,所以,隻能夠勝,絕對不許敗,務必要召集,我羌族所有的力量,一定要將那西涼給拿下來。”

“你等能夠明白嗎?”

看著羌族中的各位勇士,

這位羌族首領,還是特意開口叮囑道。

這可不是小規模的邊境劫掠,而是攻城,所以一定是不可以失敗的。

更何況,這可是多少年來,唯一的天賜良機。

如果說,這個時候還攻不下來西涼城的話,以後可就是更加冇有機會。待到那大漢帝國喘過氣來後,恐怕就不是他們進軍的事情了,以那位昔日虎侯的性格,恐怕,直接就是將整個羌族給滅掉,也並非不可能!

所以,此戰決不能敗。

“我等請首領放心,此站的關鍵性,我等明白。”

“此次必定召集全族之力,相信到時候,一定是可以拿下整個西涼的。”

“首領請放心,區區一個防守空虛的西涼,我等拿下,還是綽綽有餘的。”

所有的羌族將領們,在這個時候,紛紛開口道,而聽到他們的話音後。

那位羌族王,卻也是稍微放下心來。

畢竟,正如他們所言,這麼多的大軍,此戰根本是不可能會敗的。

隱約間,

甚至已經是能夠看到,自己的羌族大軍,攻破那西涼的景像了。

叮囑完後,諸位羌族將軍們,便是向著外麵走去。

而待他們離開後,

那羌族族的各個部落,卻也是開始調兵遣將,源源不斷地羌族大軍,從各個部落駛來。此次,羌族也算得上是,傾全族之力,近乎集結起來二十五萬的羌族大軍,如此多的軍隊,必然是可以,攻陷西涼的。

甚至於,藉助西涼踏板,直接進軍洛陽,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在那羌族準備大軍,一舉踏平西涼的時候!

此刻西涼境內的劉牧,自然也冇有閒著。

自武威郡出兵後,

劉牧率領著麾下的眾將,和近二十萬的大軍,就是向著那邊境處的方向趕來,且在半路上,還是特意將那玄甲兵團和李存孝,還有劉伯溫給召喚出來。

然後,就是混入軍中!

至於這隻軍隊從何而來,怎麼來的。

也冇有人問及,

這可是陛下的事情,誰敢多問呢?

且要知道,這位在未登帝王寶座前的時候,可是那鎮壓無數異族的虎侯,所以,即便是麾下有什麼暗手,卻也並非不可能。

隻不過,雖然冇有問。

但那軍中的眾將和士卒們,卻也為自家的陛下感到驚駭。

畢竟,出身於軍伍的他們,自然是能夠感受的出來,這支玄甲軍團的強大。且還有那李存孝的厲害,饒是呂布站在其身邊,都有些壓力的感覺。

另外不僅如此,

還有那劉伯溫,足智近妖。

哪怕是一向自負的賈詡,卻也經常向其請教,而大軍,也就在這樣平靜的氣氛中,慢慢的向著西涼荒漠的方向行走而去。

……

接連行軍數日後,

終於,

那大軍總算是,來到西涼邊陲處。

隻不過,入目的,卻並非是祥靜寧和的村莊。

而是一處處斷壁殘垣的現場。

凡是目光所及的地方,全部都是被燒燬的瓦舍,那地麵上還有殘留的屍體,隻不過,鮮血都已經乾了,且除此外,各種農具,鍋,碗等等,都是散落一地,那空氣中,還是瀰漫著血腥的味道。

當看到這一幕幕的慘象後,

彷彿能夠回想起來,先前在這裡,曾經發生過的慘劇。

所有的漢軍,

在這個時候都是憤怒起來。

那軍陣前的劉牧,在這會,麵色卻也是變得有些猙獰的感覺。

畢竟,雖然在來之前的時候。

早就是已經得到馬騰的通報。

且已經大概能夠想象到,這邊境的場景,究竟會是如何。

但縱然如此,

卻也未曾想到,居然能夠慘烈到這個地步。

那些該死的羌族,

所犯下的罪行,簡直就是罄竹難書。

此刻的劉牧,彷彿能夠感受到。

那羌族先鋒軍,在這片土地上作亂的時候。

這些民眾們的掙紮,無助和哭訴,但即便如此,那些羌族的士兵們,卻也是並冇有放過他們,反而還是直接屠殺殆儘。

想到這裡,

那劉牧不由得,緊緊的捏著手中的霸王槍。

在他的目光中,還是露出來幾分的殺機。

畢竟,這些該死的羌族,絕對是不能夠留他們的活口,否則,如何能夠對得起,這些死在荒野裡麵的百姓呢?

此刻的他,

恨不得即刻就是發兵,立刻率領大軍衝到,那荒漠中,將所有的羌族給全部屠滅的乾乾淨淨,但雖然是恨,不過,劉牧作為帝王,自然還是有些理智的。

經過那麼久的行軍,

麾下的大軍,早就是疲憊不堪了,所以,如果這個時候進兵的話,可未必是個好主意,且還會白白損失許多士兵。

因此,幾經思量後。

最終還是決定,先行安營紮寨。

待到明日一早後,

再率領大軍衝入那荒漠中,與羌族仇敵決一死戰。

翌日清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