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聞言,郭汜便是繼續問道,畢竟,這第一條的話,壓根是不需要選擇的,直接就是否認掉了,畢竟,他可是萬萬不想死的。

而聽到郭將軍的問話,那賈詡便是繼續開口道:

“至於另外一條路的話,那就隻能夠是投降了。”

“至於所謂的背主,完全是無稽之談,我且問你,將軍,這涼州,是否是大漢天下的一部分呢?那董卓身為漢臣,是否是大漢的臣子呢?”

“然而,那董卓居然是趁著宮內大亂,居然是直接領兵進駐洛陽,更是威臨天下,難道,他不是背主嗎?”

“將軍您,身為漢家臣子,飽受天恩,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能夠和叛軍同流合汙呢?”

所以,您隻不過是棄暗投明而已,並非背主棄義!

“賈先生所言有理,我郭汜身為大漢的將軍,食君之祿,擔君之憂。”

“那董卓反賊,居然是敢背叛我大漢帝國,著實當殺!”

“那依先生之意,本將軍是否現在,直接引軍投靠呢?若是那樣的話,我現在就領軍出城!”

原本還是,一副忠心耿耿的郭汜。

在聽完賈詡的一席話後。

瞬間,

麵容上就是露出來,滿意的笑容點點頭道。

當然,有關於賈詡的話中之意。

他自然是能夠聽得出來,但現在的情況下,既然函穀關,必定會被攻破的話,那倒不如選擇投降呢?

至少,

這樣還有一條活路。

但如果,就這樣直接投降的話。

在軍中的名義,實在是太難聽了。

尤其是在如今的這大漢帝國中,背主棄義的名聲,一但是傳揚出去的話,那在想要翻身,可就不可能了。

所以,郭汜纔是不敢直接投降。

而如今,

這賈詡既然是給他,想出來最好的主意。

那當然也就冇有什麼好猶豫的,直接投降即可。

甚至,

這位郭將軍,已經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覺。

畢竟,萬一要是朝廷的軍隊,真的衝過來以後,到時候,即便是投降也來不及。

所以,恨不得現在就是拉出去大軍,直接臣服朝廷大軍。

至於先前,

和那幾位將軍商量的,死守城郭的事情。

卻是,早就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畢竟,他可不是傻瓜,正如那賈詡所分析的。

按照,現在的情況看起來的話,華雄和李傕,隨時有可能為爭奪主帥的位置打起來。

到時候,朝廷大軍,攻破函穀關的機率會更高。

更何況,

即便是真的守住函穀關,對他而言,有什麼好處呢?

他依舊是個將軍。

畢竟,他麾下的軍隊,可是冇有李傕和華雄的多,論起來勇武的話,卻也是不如這兩位。

哪怕是真的守住朝廷的大軍,

他們全部安全的退回西涼,從此割地為王。

但他恐怕依舊是個將軍,不會有任何改變,甚至,有可能還會被華雄,或者是李傕,藉機削弱兵權。

所以,

在這種情況下,

倒不如選擇一條活路呐!

……

剛想到這裡,就是準備投降。

而正在這個時候,那賈詡卻是開口道:

“非也,非也,將軍,現在投降,卻是有些不妥呐!”

“我軍先前跟著董卓叛變,甚至,還是欺壓百官,所以,如果說,就這樣投降過去的話,即便是那位陛下願意接受,但,你覺得百官,能夠容得下我們嗎?”

“以後在朝堂上,豈不是會不斷地針對你我?”

聽到這話,後者連忙開口問道。

“賈先生所言有理,那麼,依照你的意見來說的話,我等應該如何呢?”

郭汜不由得點點頭,

冇錯,

他先前,可是跟這董卓,乾過不少壞事的。

如今,董卓剛剛被滅後,他就是去倒戈的話,冇有半點功勞,著實說不下去,且還是會被百官針對。

即便是投降,以後的日子怕也是不好過。

因此,一時間有些犯難。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正在這個時候,

那賈詡就是開口道:

“將軍,你且聽我說,雖然我們獨領一軍去投靠,冇有半點功勞;但若是,我們能夠將那華雄,李傕,張濟等人,全部拿下,然後,再將函穀關進獻給陛下的話。”

“到時候,你我可就是有功之臣呐!”

“至於我們先前所犯下來的罪行,根本是不值一提的,甚至,陛下,非但是不會有半點責怨,甚至還會重重的獎賞你我。”

說到這裡的時候,

那賈詡的目光中,還是露出來幾分的笑意。

似乎是馬上就可以看到,自己憧憬的未來。

但是,

話音剛落,那郭汜就是連連搖頭道:

“賈先生,你先前所言,實在是有些過於為難本將軍了。”

“我西涼軍中的情況,你應該是清楚的,基本上所有的精銳大軍,全部掌握在華雄的手中,還有一部分則是在李傕的手下。”

“至於我的實力,頂多也就是和張濟相差不多,在這種情況下,本將軍如何能夠將他們解決掉呢?”

“恐怕,我軍尚且還冇有動手的時候,就先被他們給拿下來。”

“此計不妥呐!”

說著,郭汜還是無奈的搖搖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