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依你的意思是,派遣人過去?”

“但那虎侯,顯然是不安好心,如果我們的大軍過去,恐怕會被直接當成炮灰。”

“且即便到時候,真的拿下函穀關,若是他以此為功,直接封賞,我們派遣出去的將軍,在朝為官的話,我等又該如何呢?”

公孫瓚麵色帶著幾分猶豫的道。

冇錯,

他所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

畢竟,此次那位禦駕親征,且還是有著西園八尉和呂布麾下的幷州狼騎,以及其北疆的精銳戰力,這些可全部都是強軍。

料想,拿下一個區區的函穀關,應該並非難事。

畢竟,

那西涼軍的主帥董卓,都是被殺了,所以,剩下的人根本不堪大用。

而若是一旦打贏,

那陛下,肯定就是會大肆冊封的。

到時候,直接將軍隊,留在洛陽帝都,待到那個時候,再想要將軍隊給要回來,可就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了。

“主公不必擔憂,既然陛下有令的話,我等當然是要派遣的,但是,派遣歸派遣,但那虎侯,也冇有指明必須要精兵強將不是嗎?”

“我等隻需要將軍中的老弱病殘,組成一支新軍,然後命幾名小將帶著,前往洛陽支援即可。”

“如此一來,即便是那陛下戰勝後,想要將他們留下,我等也是不會有任何損失。”

“另外,也不必背上叛國賊的名聲,這樣豈不是好事一樁?”

說著,

那謀士的麵容上,還是露出來狡詐的笑意。

而左右眾將,在這個時候,也是點點頭,冇錯,相比起來不派遣援兵的話,這個主意顯然是更好。

畢竟,如果說現在真的給他們扣上一頂反賊的帽子,那還真的吃不消。

皇權天授!

在這古代中,可不單單是一句話而已。

“好,好,好,既如此,那就按照你說的做,從大軍中剔除一部分老弱病殘,組成新軍前往勤王。”

“至於武將的話,我白馬義從中,倒是有一個叫趙雲的千夫長,此人戰力不俗,就由他帶隊吧!”

公孫瓚點點頭答應下來,

另外,

還是直接從自己麾下的白馬義從中,選出來一名武將。

那好歹是虎侯,雖然,新軍可以糊弄。

但是,有關於這武將的話,那還是需要像回事的,反正,他麾下的白馬義從,戰力也差不多,因此,直接就是挑中

——趙雲!!!

“主公英明。”

確定好,出兵的人選後。

那公孫瓚的心情,顯然是愉悅不少,當即就是擺宴慶祝。

而同一時刻,

大漢十三州的每個諸侯,都是接到了這份聖旨。

其中絕大部分人的處理方法,和公孫瓚的一樣,當然,也還是有那麼小部分忠心於漢室,卻是派遣出麾下真正的大軍,前往洛陽勤王。

然而,

相比起來,各路諸侯們的發愁。

如今,那函穀關中的西涼叛軍,在聽聞到,居然是,那位虎侯禦駕親征的訊息後,所有的叛軍將領們,都是已經慌亂成一團。

尤其是,在得知到各路諸侯,都已經出兵後,更是在惶恐中度日。

……

司隸州,長安郡境內,

函穀關中。

西涼軍的所有武將們,全部都是齊聚一堂。

那華雄作為董卓的心腹愛將,自然是主座。

至於左右兩邊,則是李傕,郭汜,張濟等人,後者們的麵容上,都是掛著深深的憂愁。

自從聽聞到,董卓在殿內被殺後,所有人都是有些不知所措。

那董相國,可是他們的主心骨,如今,董卓一死,他們哪裡還能夠坐的住呢?

尤其,

如今那位虎侯還是禦駕親征,天下的各路諸侯們,都是出兵討伐他們。

這更讓函穀關內的西涼軍們,有些焦慮,不知道應該如何辦纔好。

畢竟,如今的他們,已經是被視為叛逆。

且天下到處都是有人在聲討他們,可謂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局麵,在這種情況下,似乎已經是被逼上絕路。

那主座上,

華雄看著堂內的眾人,便是開口問道:

“各位將軍,你們倒是說說,我等現在應該如何是好呢?”

“那虎侯的大軍,可馬上就要趕到了。”

“另外,本將聽聞,那呂布叛逆,卻也是倒戈於虎侯的麾下,更是率領著幷州狼騎,作為先鋒軍直逼我函穀關,我等現在………”

華雄還是有些許擔憂。

畢竟,他雖然是自負勇武,但是,曾經也是和呂布比試過的,後者的戰鬥力,完全是可以碾壓他的,如今,連這位都是投靠虎侯的話。

那這場仗,卻是冇有想象中那麼好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