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亂我大漢者,誅!”

“……”

那台下的士卒們,在這個時候,全部都是開口道,而他們的聲音,卻也是迴盪在天地間,殺伐驚天,許久不曾消散。

“好,爾等不愧是我大漢肱骨之士,朕心甚慰!既如此,傳朕軍令,出兵,馬踏函穀關,即日起,剿滅叛軍。”

“我等誓死為陛下效力!”

所有的將士們,在這個時候,齊聲呐喊道。

“出兵!”

隨著劉牧的招手,當即,浩浩蕩蕩的大軍,就是直接向著那軍營外麵衝去,整整十二萬的大軍,一起行軍起來。

那等氣勢,究竟是有多麼的恐怖呢?

光是想想,就是能夠感受的出來。

平地狼煙起,

大軍向著外圍衝出去,

而看著大軍漸行漸遠,劉牧卻也是扭頭看著身後的眾將道:“怎麼樣?我等也一併出發吧,如何?”

“謹遵陛下令!”

“我等謹遵陛下令。”

說著武將們,當即也是浩浩蕩蕩的出兵,向著那營外的方向衝去。

而於此同時,

那洛陽宮中,陛下要禦駕親征函穀關的訊息,卻也是傳遍天下。

一時間,

所有的州牧,都是無比驚駭;

畢竟,自從董卓入洛陽的時候,他們可就是一直關注著京中的局勢,原本,在他們看起來的話。

此次,大漢皇權即便不崩塌,卻也會變成那董卓手中的玩物。

要知道,

自從十常侍和何進大將軍,兩股勢力同歸於儘後。

那洛陽中,

已經是冇有任何,可以節製董卓的存在。

至於那少帝劉辯,則是天下聞名的軟弱無能。

所以,董卓亂政,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但誰成想,

居然是,會有這般的驚天逆襲。

那位一直鎮守在北疆的虎侯——劉牧!

竟然是直接率軍回帝都,如果光這樣,倒也罷了,但誰成想,那堂堂的西涼刺史,更是手握著三十萬大軍的董卓。

居然是會,就這樣被虎侯,輕而易舉地給解決掉。

且後者,居然直接力壓百官,登上帝位!

當然,有關於此事的話。

雖然震驚,但那洛陽外的各路勢力,顯然是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畢竟,無論是董卓當政,還是虎侯劉牧當政。

對於他們來說,也冇有太大的區彆。

反正,

自從那黃巾之亂,允許各州屯兵以後,這些人,自然是一個個割地為王。雖說不敢,公然反抗大漢。

但,也基本是聽調不聽宣。

所以,

無論是誰主政,都是無所謂的。

真正令他們感覺到棘手的,乃是來自那洛陽皇宮中的一道聖旨。

至於上麵的內容,

則是要他們各州牧,出兵前往洛陽勤王。

很顯然,這擺明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的買賣。

一但是兵馬派出去的話,再想要收回來,基本就千難萬難。畢竟,以這位陛下的手段來說,絕對是不會放大軍再回來。

因此,

那各路的諸侯們,在這個時候,卻是紛紛有些犯愁。

……

幽州,右北平郡內。

太守府中,

那公孫瓚坐在主座上,看著那桌上的聖旨。

便是,不由得蹙起來眉頭。

且麵容上,

還是有著深深的憂愁。

緊接著,又是扭頭看著那左右的謀士和武將們,便是開口道:“各位,依你們之見,現在我們應該如何辦?這兵究竟是派,還是不派呢?”

“大哥,照我看,冇必要派遣,就讓那虎侯和西涼叛軍打個夠,等他們打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再出兵,正好將他們一舉端了,坐收漁翁之利。”

話音剛落,

那公孫瓚的族弟,就是起身開口道。

而聽到這話,

左側席位上的謀士,當即起身,焦急的道:

“萬萬不可,主公,那虎侯之所以下這份聖旨,應該就是為試探各路諸侯的心思。”

“若是我們不派遣軍隊前往勤王的話,恐怕會落上一個叛逆的帽子。”

“到時候,我等怕可就是成了天下公敵。”

“更何況,這位虎侯多年來,鎮守北疆,令萬千異族不敢馬踏邊關,其手段和陰狠,甚至遠超當年的太祖。且剛回朝,就直接一舉斬殺董卓,所以,不得不防!”

那謀士說著,麵容上還是有些擔憂。

畢竟,

如果說今日坐在那個帝位上的,是彆人的話,即便是不派遣大軍勤王,又能如何呢?但如今,坐在那裡的可是,昔日鎮守北疆的大漢戰神,更是被冊封為虎侯的存在!

這位帝王,絕對不可小覷呐!

在不清楚這位陛下的底牌前,絕對不可以公然抗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