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麵對著曹孟德的投誠,

自然不可能視若無睹的,至於拒絕,那就更加不可能。

所以,毫不猶豫地選擇一。

緊接著,那係統的提示音,就是重新響起來。

“叮咚,恭喜宿主確認選項一!收服曹操。獲得獎勵:燕雲十八騎,逐日弓X1。”

看著係統給出的獎勵,

不得不說,

相當豐厚呐!

那逐日弓暫且不論,但是,燕雲十八騎,那可是曆史中,響噹噹的精銳騎兵。

尤其是,曾經有著,倒追數千餘敵軍的恐怖戰績。

且這些燕雲十八騎,全部乃自幼開始培訓的,一個個都是冷冰冰的殺人機器。

以一擋百不在話下,

有他們的護衛,天下之大,何處不可去?

得到獎勵後,

看著這位曹孟德,卻是更加的順眼。

當即便是開口道:

“好,好,孟德不愧是朕看重的人,從即日起,你便是朕的肱骨。有孟德相助,朕猶如遊龍得水也!”

“陛下謬讚,臣惶恐。”

曹操有些顫巍的道,畢竟,他自認為可冇有那麼大的本事。

而劉牧倒也是冇有和他爭執,便是繼續開口道:

“對了,孟德,剛剛朕和你說的話,你應該還記得吧?”

“如今,我大漢十三州,諸侯林立,那些自立為王的州牧,皆是聽調不聽宣,且還是以剿滅黃巾賊為藉口,不願撤去軍隊編製。”

“對於此,你覺得朕,因當如何是好呢?”

說著,

話音中,還是有些詢問之意。

“啟稟陛下,有關於如今的大漢局勢,臣倒是也有所見解。”

“首先,便是那幽州牧劉虞,後者貴為皇室貴胄,且其的官職,乃是世襲罔替的,再加上他胸無大誌,所以,不足為懼,但是,那公孫瓚乃是後起之秀,更在遼東割據為王,所以,若是想要收服幽州的話,卻是必須要先將其解決掉。”

“另外,還有那冀州牧韓馥,此人麾下雖然有些兵馬,但是並無謀臣武將,所以,想要將其拿下,並非難事!”

“至於徐州陶謙的話,後者世代都是大漢忠臣,所以,絕對不會叛亂。”

“……”

這曹操當真是有些見解,後者可謂是將大漢十三州給分析遍了。

而有關於他的分析,劉牧也是有些讚同之意的。

正如他所言,

如今的天下諸侯們,雖然是有些兵力,但是,能夠像董卓這樣,直接掀起來叛亂的話,還是冇有的。

但縱然如此,

卻依舊是有些不甘,畢竟,這些諸侯們,可是不能夠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坐大呐,若是任由他們不斷地擴張,不加以轄製的話。

遲早有朝一日會控製不住的。

因此,

劉牧便是開口問道:“難道,依照愛卿的意思是,朕現在隻能夠坐視他們壯大,但是,並無任何節製的辦法嗎?”

“陛下此言差矣,想要節製其,並非難事,眼下,便是有個機會。”

“哦?說來聽聽!”

“啟稟陛下,您不是要起兵討伐那西涼軍嗎?正好,您可以藉此機會,直接下達天子詔令,命令,所有的州郡全部派遣大軍來支援,如此一來,非但是可以消耗他們的兵力,更是可以助我軍拿下西涼軍,可謂是一舉兩得。”

說著,那曹操還是有些欣喜道。

“哦?但若是他們不來支援呢?”

劉牧開口問道。

“陛下,您可是天下正統,皇室血脈,如今更是龍袍在身,若是他們不來的話,豈不是等同於公然違抗皇命嗎?到那個時候,即便是陛下您不出兵討伐他們,天下的百姓,卻也不會饒過他們的。”

“好,好主意!孟德你當真是朕的智囊呐!”

思索片刻後,

劉牧不由得點點頭,不得不說,這個主意當真不錯。

那些諸侯們,明明知道這是個坑,但也是必須要跳進來。

畢竟,如今的他,可並非是虎侯,而是大漢帝王,在這種情況下,誰敢不遵命呢?

那豈不是作死嗎?

所以,當即就是寫好聖旨,蓋上傳國玉璽。

隨後命人送往各個州郡。

緊接著,

劉牧便是繼續開口道:

“對了,聽聞,孟德你喜好結交一些文人俠士,如今,我朝正是用人之際,不知道,可否推薦一些給朕篩選呢?”

劉牧還是有些期待的感覺,要知道,論武將和謀臣的話,那無論是任何一個諸侯,恐怕都是冇有,這位曹孟德結交的多吧?

且後者麾下的,還基本全部都是名將和鬼謀,所以,若是能夠推薦出一些,後世三國有名的人物,倒也未嘗不是好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