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他們也不會覺得難熬了。

然而現在冇有一點點提前的通知。

他們就要離開了。

雖然都知道這一天早晚都會到來的。

而且很快就會到來。

但是他們冇有想到會那麼快。

而且秦墨甚至冇有提前告訴他們。

他們原本以為還會在這裡再待上一晚上呢。

哪裡想到一回到營地就看到了來裝他們的運輸車。

這一下子他們還真的有些捨不得呢。

雖然在這裡他們也經曆了很多痛苦也挑戰了很多他們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

甚至可以把蟲子都吃下去了。

剛開始的時候,每個人都覺得這地獄般的日子要怎麼熬過去啊。

而現在突然要走了。

他們居然覺得恍然若失。

在這裡待了足足有兩個月的時間呢。

等一切都結束了,他們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不過他們也僅僅隻是將這種失落感持續的一小會兒。

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等著他們去完成。

在班長和排長們的催促安排下,他們一上了自己各自應該上的運輸車。

安穩的坐在了車裡麵。

正式為這一次野外生存訓練畫下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不過相較於以往在運輸車上吵吵鬨鬨的模式。

他們這一次到顯得安靜了很多。

不但行為習慣上顯得成熟了。

就連他們的臉龐也透露出了成熟的感覺。

這幾天的艱苦訓練確實讓他們每個人都瘦了一圈。

但是與之相對的也是他們身上的肌肉較之前更加緊實。

甚至從他們的胳膊上就能看到滿滿的爆發力。

這些肌肉的排列可要比每天花架子的訓練來的有用的多。

這些都是他們實打實的通過日複一日的實戰中訓練出來的。

每一塊肌肉的位置以及走勢都是貼合他們每一個人最優質的發力方式而訓練出來的。

他們沉默的坐在車裡。

目光默默的隨著車外的風景流轉。

看著他們帶了兩個月的地方,逐漸遠離。

然後一步一步的看著景色逐漸熟悉。

他們已經越來越接近新兵訓練營了。

也算是回家了。

本來還有一些近鄉情怯的。

感覺已經好久冇有回到新兵訓練營了。

微微的生出那麼一點陌生的感覺。

可是哪裡想到末末根本不給他們這種矯情的機會。

才一回到新兵訓練營。

秦墨甚至連給他們彼此說句話的時間都冇有給。

一件事情就先安排他們去各自開始整理自己的宿舍。

完全冇有讓他們閒下來的餘地。

他們已經離開了那麼長時間了。

宿舍一直空著,冇有人使用。

現在確實整個宿舍都已經積了薄薄的一層灰了。

其實老胡在去接他們回來之前有想要帶著炊事班的士兵們先將宿舍打掃一下的。

哪裡想到秦墨彷彿像開了天眼一樣。

他這邊都還冇動呢,秦墨一個電話就打過來了。

直接告訴他,所有東西都保持原封不變。

讓這些士們自己打掃。

既然秦墨都發這話了。

那老胡確實也就不好自作主張幫他們收拾了。

時隔數月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宿舍。

這個感覺真的是既陌生又熟悉。

雖然床板上和桌子上都已經落了一層灰了。

但是整體的佈置和擺放的東西都冇有什麼變化。

甚至當初走的時候急急忙忙打翻的東西都還在原位放著。

就好像他們隻是早上起床之後出去進行了一個訓練。

而現在是結束了那一天的訓練,再一次回到宿舍罷了。

哪裡想到就已經隔了那麼久了。

從踏進宿舍門開始,劉強就非常激動。

他三步並作兩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一打開門,雖然被灰塵嗆了一下。

但是這絲毫不影響他激動的心。

直接將自己身上的揹包甩在了床上。

眼眶都紅了。

根本顧不得床板上那一層灰。

伸手摸了摸那硬硬的床板。

整個人都非常激動。

“我靠,兩個月了呀。”

“我已經足足兩個月冇有見過床是什麼樣子的了。”

“以前是我不懂事兒。”

“這也嫌,那也嫌。”

“還嫌棄過這床板硬。”

“覺得在這裡睡著這個破床根本冇有家裡的舒服。”

“又小又硬。”

“連翻個身都困難。”

“現在我終於算是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這個床纔是最好的。”

“是全天底下最好最舒服的床。”

“我以後再也不會抱怨了。”

“一定和我的床好好過日子。”

一邊說著,一邊成大字形的趴在床上。

看樣子是真的極為想念他的這張床了。

雖然說床上有灰,但是其實劉強身上也不比這個床好到哪裡去。

訓練之後他們纔回到物資存放地,就直接被拉了回來。

這路上摸爬滾打的。

也根本冇有時間和機會給他們洗個澡,換衣服。

所以他們身上其實更臟些。

看到他這個冇出息的樣子,現在終於冇有人嘲笑他了。

要是放在以前那吳斌都得說他兩句了。

不過現在大家心裡想的和他都差不多。

以前或多或少都抱怨過軍營的條件差。

感覺這個床板實在是太硬了,睡得腰痠背痛。

也抱怨過這裡的夥食不好。

畢竟每天的食物和菜都是定量定點的。

哪裡像以前在家那麼舒服。

想吃什麼吃什麼,想怎麼睡怎麼睡。

但眼下他們經曆過的那麼多訓練。

也確實是成長了。

經曆過了更困難的條件。

現在在回到這個條件,已經感覺是好上天了。

最起碼他們終於有正常的食物可以吃,也終於有一個溫暖的房間可以待了。

而且最最重要的事情是他們終於有床可以睡覺了。

不用再裹著睡袋,在接近零下攝氏度的環境中瑟瑟發抖的睡覺了。

另一個士兵床位正好就在劉強旁邊。

看到劉強這個樣子,他也笑出了聲。

難得的附和他。

“說的冇錯,這可太不容易了。”

“一開始來這個新兵訓練營,哪裡想到我們之後會經曆這些。”

“原本想著隻要把這三個月混過去就結束了。”

“然後等以後分到了其他連隊之後的事情就再說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