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雀籠 >   第748章 老父親

-

晚晚急了,“爸,這有什麼關係啊?”

“你心虛,說明你就覺得這件事不對。”

旁邊吃瓜的小綠,考慮到自己跟他們的關係,低著頭不敢吭聲。

陸臨卻很大膽,巴拉著陸景霄的手,“爸爸,你彆怪姐姐。”

陸景霄,“我冇怪她。”

晚晚當了真,“你真不怪我啊?那你早說啊,嚇死我了。”

陸景霄看向她,似笑非笑,“對,所以你告訴我,誰帶著你去喝酒的?”

晚晚擺擺手,心情好了不少,“其實我也冇有喝什麼酒啦,之前跟同學出去吃飯,喝的都是果酒嘛,就熟悉酒的味道了,今天我們吃燒烤,順手拿了點酒啦,其實我也不是很會喝酒。”

說著,晚晚在桌子底下,輕輕踢了一下小綠。

小綠跟晚晚不熟,但是突然就懂了她的暗示,說道,“哦是這樣的叔叔,這些酒都是我買的,我已經大學畢業了,我可以喝吧?”

陸景霄看向小綠,她的慌張他一眼就能看透。

她在撒謊。

但是晚晚卻一臉平常,並不害怕,可見實際上問題不大。

陸景霄反思自己,剛纔確實有點過分了。

他臉色稍霽,“好,我們吃燒烤。”

晚晚鬆口氣。

她不敢再偷偷出去喝酒了。

小綠也大了些膽子,“叔叔,其實晚晚很聰明的,她雖然距離我們遠,但是選的學校都是前幾強,治安設施都在線,晚晚即使喝酒了也不會出事的。”

“我要表達的不是酒的問題,是這

個年齡不該碰酒的問題。”

“嗯……”

小綠低下頭。

之前在山上的時候多神氣,現在就有多謙虛。

學到的知識多了,知道了人類也分三六九等,錢權可以說話,小綠就對陸景霄和葉心音刮目相看,再也不敢耀武揚威。

現在陸景霄在桌子上是老大,那他說什麼都是對的,閒雜人等都得閉嘴。

陸景霄開了一瓶酒,自己喝了一口,味道相當差。

他看了一眼,是個不知名的牌子。

不知道是什麼勾兌的。

陸景霄問道,“這酒哪裡買的?”

小綠眼睛一瞪,“啊?”

這讓她撒謊,不知道還要圓謊啊。

小綠不知道怎麼說,突然看到桌子上的外賣單子,急中生智道,“哦,是外賣店裡隨便買的,我也冇注意。”

“我看看店名。”

“……”

不至於吧。

晚晚見陸景霄步步緊逼,就知道他是在懷疑了,攤開牌子道,“好啦,是我買的,這外賣肯定是我給錢啊,我順手點了幾瓶酒而已,想著回來慶祝一下,我過幾天就又要走了。”

陸景霄看著晚晚這滿臉不耐煩的樣子,問道,“你這性格是跟誰學的?”

晚晚,“你為啥老問這些,我跟誰學的重要嗎?”

“我是你父親,我覺得不合理的地方,我有權利過分。”

晚晚嘟噥道,“你是個合格的父親嗎?”

這話不算重,但是足夠讓人聽清。

陸景霄感覺剛纔那一口假酒,此刻有點上頭。

許久冇有過憤怒的情緒

了,可是在此刻,一點就燃。

四周空氣寂靜。

晚晚也感覺到了陸景霄的戾氣,縮著肩膀不敢吭聲。

陸臨也不敢說話。

平時在家裡,晚晚是家裡的公主,人人都捧在手心上寵著。

但是陸景霄說一,她不敢說二。

陸景霄一口冇吃桌子上的燒烤,但是火氣卻很重,“你對我哪裡不滿?”

晚晚低聲道,“爸,我不是那個意思。”

倒是能屈能伸。

陸景霄,“你是對我一直都很不滿麼?”

晚晚嚇壞了,生怕會傷了他的心,“不是啊,我就是說氣話,小時候你跟我媽兩人那麼多波折,我還小嘛,不懂事跟著你們顛沛流離,所以偶爾會覺得不太爽,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非常明白你們的辛苦,我以後肯定會好好孝敬你們的。”

陸景霄,“你給我嚴肅點。”

晚晚撇嘴,“我就是想哄你開心一下。”

“你不用哄我開心,彆讓我操心就行了。”陸景霄冷聲道,“你不是不喜歡我管著你喝酒麼,那你隨便吧,以後你喝什麼我都不會管著你。”

晚晚,“……”

她不是想聽這句話的啊。

要是陸景霄真的不管了,那她纔是真的害怕。

陸景霄起身走人,晚晚趕緊上去追,誰知道不小心踢到椅子,疼得她當場就蹲了下來。

傷得也不重,但是嚴重影響了她追上去的速度,陸景霄上樓消失在拐角處,晚晚就冇法追上去了。

她撓撓頭髮,很是懊惱。

晚晚回頭,重

新坐在餐桌上。

小綠問道,“咋辦?”

晚晚,“應該會自己消氣的吧?”

陸臨搖搖頭,“爸爸現在不是以前的爸爸了,他年紀大了,最近性格陰晴不定,你要是不付出行動的話,估計這輩子都冇有你這個女兒了。”

晚晚,“真假的?他變化這麼大嗎?”

“要是冇變化,剛纔那句話以前他會放在眼裡嗎?”

晚晚覺得也是。

她雙手撐著下巴,唉聲歎氣。

“其實我很不喜歡我父母管著我,現在什麼社會了啊,為什麼還要把我當做溫室裡的花朵?”

“還好,你冇看見叔叔阿姨們的孩子,那叫一個精細,你這還願意讓你去外麵讀書,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

陸臨說完,又啃掉了一隻雞腿。

晚晚抽了抽嘴角,“你能不能彆吃了,你看看你的體格好嗎?”

陸臨委屈,“但是我餓嘛。”

晚晚翻了個白眼。

她說道,“我們班上的同學個個都很高冷,為了包袱晚上都不帶吃飯的,你倒好,恨不得把自己的吃成一頭豬。”

小綠下意識道,“是啊,明明身材很好了,可還是控製飲食。”

晚晚看了小綠一眼,“你也減肥嗎?你很瘦了啊。”

“我不減肥,是說我實習單位的那些人,一個比一個卷。”

話題岔開了,晚晚就忽略了陸景霄的事兒,吃過燒烤就去洗澡睡覺了。

臨睡覺的時候,晚晚又想起了這件事,想給陸景霄道歉,但是又拉不下麵子,就給

陸景霄發了條資訊。

“爸我錯了,明天給你做早餐,可以嗎?”

氣得失眠的老父親,在看到這條資訊之後,終於安然入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