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傭人有問題!你看3分26秒前他出去幫忙搬東西的視頻,前後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聞言,賀斐把自己電腦上的視頻往回拉到秦舒所說的時間線。

十幾名傭人從辛家大宅後門出去,不一會兒又陸續搬著貨物進來。因為每個人都埋頭抱著東西,看不清臉,隻能看出身形和體態。

賀斐反覆播放這一段好幾遍,才總算找到秦舒指的那個人,就是走在隊伍最後麵的那個。

他按下暫停鍵,和秦舒電腦螢幕裡的那人進行比對。

但,他實在冇看出什麼區彆來,隻好朝秦舒看去。

“你看他的手。”秦舒仍指著自己麵前的螢幕,目光瞥向賀斐的電腦,說道:“這人的膚色白了一些,這可不是燈光問題。”

在看不清臉的情況下,視頻裡,唯一露出來的就隻有對方抱著東西的手。而那手掌占據整個視頻畫麵隻有小小的一點,基本上就直接略過了,不仔細看是根本不會發現的!

“燕景的膚色呈現一種病態的白,我猜到他會對自己麵部進行偽裝,但手掌是最容易被忽略的,所以我著重關注了這一點。”

秦舒說著,繼續播放監控視頻,關注燕景假扮的這名傭人的後續舉動。

但監控範圍是有限的,而且這份監控並不完整。

燕景所扮的傭人在辛家宅子裡兜兜轉轉,很快就不見了蹤跡。

把視頻看完,賀斐基本認同了秦舒的判斷。

他關掉視頻,點頭說道:“冇錯,這人似乎知道辛家的監控佈局,有意無意地避開了大部分監控。”

“燕景藉著傭人們搬貨的時候,混進了辛家。那名被他冒充的傭人又去了哪裡?這個送貨的大卡車是從哪兒來的,會不會為燕景的行動提供了幫助?這些都是我們下一步要弄清楚的。”

秦舒一邊說著,一邊陷入了思索。

賀斐想了想,正要開口,門口突然傳來動靜。

秦舒的思緒也被打斷,和賀斐一起轉頭看了過去。

看到邁步走進來的男人,兩人的神情俱是一鬆。

“臨沉,你怎麼來了。”賀斐淡淡說道。

“我那邊的事情辦妥,就過來看看。聽說有了新的線索?”

褚臨沉隨口說著,邁著長腿自然而然地走到秦舒麵前。

秦舒把自己剛纔的發現跟他說了一遍,想聽聽他有什麼好建議。

“雖然從監控視頻裡知道了燕景冒充傭人進入辛家的方式,但是不找到那名失蹤的傭人和送貨的卡車,說服力還是不夠。隻是......調查的難度有點大。”

秦舒有些悵然地輕歎了口氣。

褚臨沉寬厚的手掌溫柔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京都商會掌握著京都境內的所有貨運,我可以借這個便利去查。”

“另外,”他頓了頓,嗓音低沉地緩緩說道:“調查失蹤人口是胡警長的特長,這事兒我認為你可以交給他去辦。案子本來就是他在查,由他出麵也無可厚非,我從旁協助,外人也挑不出刺來。”

秦舒輕皺的眉頭舒展開,唇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嗯,我剛纔也有這個想法。”

“看來大家都想到一塊兒去了。”賀斐說道。

秦舒主動表態:“那這件事我去跟胡警長說,你們就不用出麵了。”

反正胡誌坤已經知道自己對辛家的案子十分關注,不會再多問什麼。

......

另一邊,宮弘煦和宮雅月幾乎同時來到國安司。

兩人互視一眼,宮弘煦率先瞥開了目光,對衛兵說道:“我要提審辛寶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