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霜停下腳步。

慢悠悠的轉過了身。

呆滯的目光落在了端王的身上,“你不是很討厭我嗎,你不是噁心我嗎?”

端王苦笑一聲,“可是,好像我這一輩子,你是唯一一個喜歡我的人,讓我在臨死之前,再感受一下最後關於人世間的溫暖吧,帶著這一份溫暖,我去投胎轉世,興許就能托生到一家幸福溫馨的人家,再也不用斤斤計較,不用爾虞我詐,不用藏拙,不用裝瘸了。”

孔霜走過去。

抱住了端王。

就在這個時候。

端王早已將解開束縛的手,忽然拿起了孔霜放在旁邊的匕首。

手起刀落。

隻聽到一聲悶哼。

匕首已經徹底的刺入了孔霜的腰腹,唯恐孔霜死不了,端王還拔出匕首又用力的紮了幾下。

孔霜的整個後背一個個血窟窿不忍直視。

血像是小溪流水一樣流淌下來。

就在端王覺得自己大仇得報的時候。

端王猛然一疼。

好像是心臟被鑿出了一個大窟窿,涼風陣陣,掃過了心臟,痛到了五臟六腑。

孔霜笑起來。

笑著笑著。

嘴巴裡邊吐出了一口,又一口的鮮血,含糊不清的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會這樣......”

端王用儘自己最後的力氣。

想要把孔霜推開。

卻冇想到孔霜兩條胳膊像是鐵一樣,緊緊的鎖住了端王的脖子,端王根本冇有辦法。

兩人隻能用最親近的姿勢擁抱在一起。

可偏偏。

互相捅了對方刀子。

端王紮了孔霜八刀,刺壞了孔霜的五臟六腑,而孔霜隻紮了端王一刀,刺穿了端王的心臟。

.

兩人都恨不得將自己手裡的刀柄都捅進去。

可偏偏還是緊密的擁抱著。

似乎無論如何都分不開。

兩個人無論誰張一張嘴巴,大股大股的鮮血便一湧而出。

孔霜撐著最後的一絲清明,在意識模糊之前,“下輩子......再也不要遇到你,王爺,我這輩子讓你害得好苦啊......”

孔霜的意識正在一點一點的脫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