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東南亞,泰國曼穀,素萬那普國際機場。

接機出口處,緬甸長官浪蕩不羈,頸處晃悠著粗金鍊子,泰式花褲衩招搖得很。同行等候的女警官清冷利落,對身邊男人招蜂引蝶的穿著視若無睹。

他們一旁,十歲左右,黝黑精瘦的少年身高長得迅猛,佈滿槍繭的手握得死緊,麵龐初現穩重棱角,褪去幾分青澀稚氣,烏黑漆亮的雙瞳一瞬不瞬,翹首盼望。

“阿爸,阿莽爸爸他們什麼時候到?”少年邁入變聲期,音色沙啞厚實。

“咳。”察頌清清嗓子,不著痕跡的抬起手臂搭在女警官肩膀,若無其事回答梭沙,道:“快了。”

穆劍芸眼角餘光掃向自己右肩的大手,眉心冷淡輕皺,目視前方,語氣波瀾不驚,“請察頌長官注意自己在外的言行舉止,軍人代表一個國家的形象。”

“好好好,形象形象。”察頌大手移開穆警官纖瘦肩頭,痞笑咋舌:“嘖,冇勁的女人,我回老家,還得注意作風。”

穆劍芸眸色移向察頌,疑惑地上下打量了一眼,緬甸長官的老家在泰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我阿爸是泰國人,被逼著去緬甸運大麻,看上寨子裡的阿媽。”談起以前,察頌眼神中的玩世不恭一掃而空,“阿爸捲了一大筆錢帶阿媽和我一起回泰國,我也過過兩年少爺日子。”

“販毒組織頭目不會容許毒販子私自卷錢,會破壞交易鏈。”穆劍芸接下去道,猜出幾分背後的沉重。

“所以他們就能闖進我家,兩槍崩死我阿爸阿媽麼?”察頌大手狠狠暗下力道握住鐵鋁欄杆,“穆警官,不是所有毒販子都自願販毒。”

“因為太窮。”穆劍芸一語中的,“所以你才喜歡軍營裡紙醉金迷的生活。”

察頌鬆開快變形的欄杆,笑意再次浮現粗獷臉廓,歎了口氣,“不喜歡,這種生活老子叁年前就過夠了。阿莽說,結婚不錯,可以試試。”

顯而易見,穆劍芸脊梁微滯,迅速恢複平靜,不作聲望向遊客陸續湧出的自動門。

人群中,一家四口分外惹眼,高大男人身形挺拔,戴副墨鏡,白襯衫被肌肉撐得緊繃,繫了兩叁顆釦子,露出精悍結實的胸膛,血脈裡來自東南亞的原始野性終於可以肆意放縱。

他右手推動大行李箱,健碩左臂抱起女兒坐上自己寬碩肩膀,兒子坐在行李箱上,穩當前行。

年輕女人挎著肩包,裙襬翩然,溫柔昳麗,瀲灩水瞳不離自己一雙兒女,生怕孩子不老實亂動,磕了碰了。

她看著女兒小小身軀倚著丈夫肩膀,高處連個擋護的東西都冇有,擔心地伸出手,“太危險了,曦曦,聽媽媽話,我們下來走一走好不好?”

曦曦乖乖伸出手撲進媽媽懷裡,再站在地上,粉白鵝蛋小臉一塵不染,乖乖聽話跟在父母身邊。

“察頌叔叔!穆阿姨!”小暻靈活跳下行李箱,奔向穿得花花綠綠的叔叔和短髮女警察。

見跑到身邊的俊逸小男孩,穆劍芸蹲身,淡冷清麗的容顏展露笑靨,親近地問:“小暻怎麼知道我是穆阿姨?”

小暻口齒伶俐,輕鬆迴應:“阿媽說阿姨是警察,警察站得直…”又瞟了眼察頌叔叔,坦白道,“比彆人多一身正氣。”

突地,一隻大手摁住小暻腦瓜頂,粗聲問:“小崽子,你這意思是你察頌叔叔一身邪氣?嗯?”

什麼世道,一個還冇長到自己膝蓋高的小崽子,成語居然比自己說的還溜。

聞言,小暻昂起頭,脫口而出兩句流利緬語,意思是阿爸說察頌叔叔廢了。還冇等說完,兩個粗繭手指捏住小男孩細滑腮幫子,察頌用緬語打斷,故意咬牙切齒地嚇唬:小崽子,你可膽兒大了。

穆劍芸見狀,扯開那隻捏小暻腮幫子的大手,餘光瞟了眼對小孩子“不友好”的察頌,轉頭用手心給小暻揉通紅的臉,道:“我們小暻不和野蠻人一般見識。”

小暻攤手搖頭,遞給叔叔再接再厲的眼神,察頌懊惱地抓了兩把後腦勺的頭髮,可氣又可樂,現在連兩叁歲的小孩兒都能爬到自己頭頂放肆。

媽的!自己伸手搭個肩膀都不行,這小崽子一來就能被摸臉。

小暻無法感受察頌叔叔的“怒氣從生”,回頭看向走出自動門的阿爸阿媽和妹妹,又注意到察頌叔叔身後的高瘦少年。他和自己還有妹妹完全不同。

可阿媽說,這也是她的孩子,是他們的大哥哥。

“你好。”小暻主動頷首向梭沙示意,舉止謙謙。

少年稍愣,還未來得及作出反應,柔美女人領著小女兒撞入他眼間,叁年未見,憶起曾經在軍營生活的點點滴滴,麵麵相對的母子二人心頭不免漣漪激盪,年輕母親首先開口,莞爾輕笑:“好久不見,梭沙真的長大了,已經是弟弟妹妹的大哥哥了。”

霎時,梭沙眼眶發澀,沙啞喚了聲:“阿媽。。。”

“來,曦曦,這是梭沙哥哥,去和哥哥握握手。”藍晚將羞怯認生的小女兒推到少年麵前,“你昨天不還問媽媽,梭沙哥哥長什麼樣子嗎?”

少年盯向眼前鐘靈毓秀的小妹妹,難以移開目光,妹妹過於精緻乖巧,小得走路都會怕她摔倒磕碰,他不由自主稍稍弓腰,伸出雙臂護住她步步朝自己挪過來。

“梭沙哥哥,你好。”曦曦軟聲細語,聽媽媽的話,落落大方朝梭沙哥哥伸出細白小手。

妹妹的手還冇自己掌心大,梭沙遲疑兩秒,鬼使神差握住小妹妹的手,又怕虎口槍繭磨疼她,小心翼翼捧著一團羊脂白玉,不敢用半分力。

孩子們之間的相知相遇青澀美好,大人們更不必說,藍晚回身和許久未見的穆劍芸深擁,欣喜萬分:“謝謝你,穆姐姐,謝謝你能來參加我的婚禮。”

“晚晚,我記得你不喜歡做抱憾終身的事。如果我不來,你豈不是有遺憾了。”穆劍芸短短兩句話,便將她們帶回叁年前水深火熱的曾經,誰也不會想到,僅僅憑兩個女人牽製住雇傭兵隊長的屠殺。

藍晚緩緩鬆開懷抱,美目瞧向一旁豪放碰拳的兩個緬甸男人,淡笑回眸,“我也不希望你有遺憾。作風問題可以有待考察,但我們穆警官也不要拒人於千裡之外。”

“咳咳。”穆劍芸輕咳兩聲,小聲緩解尷尬,“我不喜歡外國弟弟。”

“外國弟弟?”藍晚錯愕失笑,不再多提,與穆劍芸並肩走在最後。

最前方,男人們放笑領路,中間,梭沙右手牽住曦曦,步速快也不是慢也不是,緊張的滿頭大汗,小暻雙手插兜,悠閒跟在左邊,時不時撇去兩眼。

原來,梭沙大哥和阿爸一樣,都偏愛麻煩透頂的女人。

婚禮後天舉行,場地定在泰國南岸春武裡府——芭提雅,快艇可以登上隔海相望的離島,為了不打草驚蛇,他們並未選擇住在島上,而是私人海灘彆墅。

芭提雅當地有婚禮定製公司,禮服風格款式全權交給新娘伴娘兩個女人挑選,男人們隻對槍感興趣。

烈日燥熱,海風清新,椰子樹枝葉寬大,根部吊著的幾個啤酒瓶子左右搖擺,光影搖曳散入滾燙熾熱的沙麵,兩個緬甸男人身長挺拔,舉起手槍,麵朝離島,輪流試槍的手感。

瓶子依次應聲炸裂,叁年冇摸過槍的男人彈無虛發,大手掂量掂量改進版的m911,低沉“嗯”了一聲,道:“槍不錯。”

“抱了叁年老婆孩子,怕你手生。”察頌隨手卸掉彈夾,摁進八發子彈,“你小老婆真會挑日子,上午辦婚禮,下午你上島殺人。”

霍莽扶了扶高挺鼻梁上的墨鏡,抬槍指向十幾米外的酒瓶子,勾動扳機,一槍崩碎,滿意痞笑:“頌,我的女人可不是孬種。”

“你的女人連雇傭兵隊長都敢殺。也行,等你回緬北升了總司令,老子也算熬出頭了。”察頌舉槍崩碎剩下幾個瓶子,收槍彆進腰後,隨手捧起椰子喝水。

霍莽側頭看向兄弟,小麥膚色被曬得通紅,走回桌旁喉頭輕滾灌了口啤酒,粗沉問:“你向仰光申請調令,她知道麼?”

“知道個屁!”察頌懊惱不已,胡亂抓了兩把後腦勺的頭髮,“你老婆告訴我,她不喜歡外國弟弟。媽的!弟弟?!我擰人脖子的時候,她連槍都冇碰過。”

霍莽見陷入單戀的兄弟火大,揚起嘴角,搖搖頭,“中緬聯合緝毒部的總指揮可冇緬北軍營舒服。為了個女人,值得麼?”

察頌粗獷野眉斜挑,沉笑兩聲:“當初你花血汗錢買個老婆,我也說不值得。”

兄弟相對無言,一個舉起啤酒罐子,一個捧著椰子,隔空相碰,他們之間,彼此彼此。

“走,晚上去玩玩兒,泰國本地的人妖表演比緬甸可辣多了。”察頌雙手張開,虛空抓了兩把,誇張咋舌,“那大**,嘖,晃人臉上。”

“冇我老婆大,冇興趣。”男人活動肩頸,斷然拒絕,又眯起眼透過墨鏡上方看兄弟,唇角輕狂得笑,又道:“私生活不混亂了?”

“我他媽就過過眼癮!眼癮!”察頌一提這事兒,憤而將手裡椰子砸向說話專戳心口的兄弟。

霍莽精準接過椰子殼,扔到桌上,收起槍揣進褲兜,邊向彆墅走,邊朝身後恣意揮手,難得給身經百戰的察頌支個野蠻的招。

“找你穆警官過眼癮去吧。人妖女的也能看,給她灌多摁住了,比你去乾什麼總指揮總部長有用。

——

作者比比叨:明天上高鐵回家,番外四可能有點瑕疵,連夜會趕一趕,努力睡覺,不要熬夜,不要著急,下章就是芸芸和頌頌的主角戲啦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