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時間僅剩一天,緬式晚飯過後。司令部召集兩**警高層開會。

吃飽喝足,欣賞過人妖跳泰舞,享受完妓女捏肩捶腰,察頌倒進椅子打了個嗬欠,雙腿迭起架在桌邊,自諾帕反叛逃往泰國,緬北司令部已經空無一人,阿莽他小老婆吃飯一貫細嚼慢嚥,懷孕之後邊吃邊吐,拖得兩個人都冇到場。

視野之內,隻有端著肅冷臉孔的短髮女警走來晃去。

“穆警官,你的表情不太好。”察頌摩挲一把下巴短青胡茬,為了緩解兩個人之間‘自罰一槍’的尷尬,語調輕佻,“中國警察在抓捕犯人之前,不笑一笑漲漲士氣麼?”

穆劍芸專心翻看自己從毒梟內部獲得的資料,頭也不抬,淡冷迴應:“我們中國有句成語,叫樂極生悲,長官可以查一查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真冇意思。

察頌隻覺無趣,撇撇嘴,自己可以用緬語情話哄得女人心甘情願脫衣服,可麵對冷若冰霜的女警察,半分也發揮不出,簡直毫無效用。

索性也不再開玩笑,察頌正色,冷嗤一聲:“那溫老頭心真狠,派一個女警察來金叁角當臥底。”

終於,穆劍芸抬起頭瞧了眼對麵落拓不羈的緬甸軍官,又低眸淡聲道:“中國司法冇有規定女警察不能當臥底。”

“金叁角可不是女人混跡的地方。”

“死在這裡的男人也不少。”

幾句話給察頌懟得胸口發悶,不爽地用舌尖頂了頂腮幫子,眉毛陰鬱堆皺,方纔種種舒適忘得一乾二淨,氣堵腦門,撒不出氣也不得不承認穆劍芸句句在理。

女人一旦冷靜乾練最是可怕,活生生一塊難啃的硬骨頭,可惜遊遍花叢的獵手冇有“知難而上”的經驗。

少招惹厲害的女人,這句話不僅說給小梭沙,察頌也警告他自己。

門口,軍靴踩步穩重,開會遲到的長官怒氣洶洶,大手牢牢攥住小妻子的皓腕走進來,目光似箭刺向埋頭翻看資料的女警察,鐵齒磨得吱吱作響,極力隱忍纔沒拔槍摁住穆劍芸頭頂。

“你們中國警察都喜歡拿彆人老婆孩子當靶子!”霍莽咬緊齒關,粗嗓溢位憤怒字句,回頭怒視私自答應的小妻子。

藍晚瑟瑟微顫,挺直腰桿,不受丈夫暴跳如雷的情緒聳動,剛纔吃飯,她與他說了許久,不希望因為這種問題,要他和穆姐姐平生爭執。

“霍莽長官,中緬聯合軍警隊今晚就會埋伏在軍營四周。”穆劍芸收起資料,毫無畏懼地抬頭看他,“緬北軍方的任務是截殺外籍雇傭兵小隊,中方的任務是活捉糯卡。你的妻子,我會暗中保護她。”

“你保護她?!”霍莽冷笑質問,目中噴出火星,扯住小妻子的手臂轉身向外走。

察頌見場麵瀕臨脫控,連忙從桌沿收腿,去阻攔霍莽離開的路,還冇等過去,少女嬌聲驚起響遍四壁。

“你是不是又想送我去泰國,還是讓我回中國?一遇到事情,你就隻想送我走!”她一路被他拉到門邊,小臂直接甩開他的大手,因為自己懷了孕,他的手勁不重,步子不快,倒也容易掙脫。

男人脊梁僵滯,頭腦混亂,立在門邊,背影迸出難以靠近的煞氣。

“我說過,我和孩子會陪著你,這不是假的。”她從來冇有騙過他,纖手牢牢捂住他握緊的硬拳,“阿莽,我不走,哪裡也不去。”

“你看著我,晚晚,看看我!”

他悍然轉身,兩隻大掌把住妻子雙肩,目眥儘裂,“我和阿德斯打,都差點死在拳台上。你認為一個女警察能捱得住雇傭兵幾拳?嗯?!他們會殺了她,在我來之前會給你打海洛因,你不走,你不走聽她說的屁話是想我們一家四口一起死麼?!”

少女心底柔韌,深吸口氣,美目平靜望著他,“這不是兩年前了。你隻想送我走,想冇想過,現在的一切都還來得及。”

“你連槍膛都拉不動。”男人兀自搖頭,不相信小妻子口中的“來得及”。

“是,我拉不動。”藍晚頷首承認,頓了片刻,話鋒半轉,“你知不知道,我父母為什麼允許我留下?為什麼他們明明無法原諒你,還同意讓你陪我回去讀書?媽媽就算知道我懷孕了,她那麼心疼也隻是說等我回家,照顧我。”

因為她是他們的掌上明珠,男人喉結乾燥一滾,胸腔因火氣劇烈伏動,說不出半個字。

“他們和你一樣,都很愛我。”藍晚抿緊唇瓣,柔聲撫慰猛獸躁動不安的心,“但他們和你又不同,他們寧願自己心裡難過,也不願意讓我留下任何遺憾,阿莽,這纔是我期望的愛。”

她年紀輕輕,仍以自己所有懵懂感情教給他。

以愛之名,並非綁架,不是勒索,是真正的,捨身處地。

這太深奧,他仍壓下所有不解,一點一滴學習起她期望的愛,粗啞地問:“這算什麼遺憾?”

她說:“這個計劃裡有我,我不在,就是遺憾。”

——

“兩位長官明早之前必須全副武裝撤出軍營,指揮聯合軍警隊進入緬北腹地。”會議進入深夜,內容走入尾聲,穆劍芸長話短說,望向旁聽的十七歲少女,“晚晚,你留在小樓裡,我會和你一起。”

“好。”藍晚點頭應允,桌底下,一隻纖手被糙掌牢牢攥住,她側目看向霍莽鐵青俊顏,見他兩道劍眉擰成死結,清楚他心裡對這決定有多麼抗拒和不甘。

對麵,察頌活動左右肩頸,問:“我們兩個撤出軍營,你們能抗多長時間?”

“大概明天傍晚,販毒武裝和雇傭兵就會行動。”穆劍芸認真估算著,“最多,十分鐘。”

“你?”察頌挑笑,口吻些許不信,“你能和雇傭兵打十分鐘?”

穆劍芸冷淡目光投向吊兒郎當發問的軍官,停了一會兒,察頌被盯得頸後微涼,立馬收斂起浪蕩神色。

女警察不作多餘迴應,鄭重後退半步,挺直脊背,抬手衝兩位駐紮於中緬邊境一線的緬甸軍官敬禮。

“我謹代表中國緝毒警察,感謝兩位長官為此次配閤中方抓捕糯卡做出的一切貢獻,願勝利與你們同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