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為什麼?因為更多時候,察頌比他更冷靜理智,他太容易受暴戾刺激的控製,情緒會大大加深他的負罪感,而那個當他麵剖開孕肚的童養媳,算是兩年前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曾想,他的拳頭再硬,子彈再準,也敵不過人心算計。

霍莽不記得自己怎麼走回病房,當見到床上睡熟的纖柔姑娘,反手鎖好門,鬼使神差走到床邊,掀開被子,糙手輕撫她精緻臉龐,黑瞳盛滿跳動的火焰,解開皮帶鐵釦,不再壓抑焚身**。

他不想吵醒她,但心裡更想占有她,用她溫潤身軀來安撫自己這兩年辛勞的罪,至少,他不是孑然一身,還曾拿命去賭,換得一個乖順懂事的小妻子。

她願意留下來陪伴他,這比任何事,都足夠填滿他的空洞。

睡夢中的姑娘正被猛獸貪婪覬覦,男人迅速脫掉迷彩褲子,褪去子彈內褲,外套敞懷袒露古銅色的健碩胸肌,腹肌塊壘分明,炸裂蠻橫的力量充斥手臂,大掌摁住她的細腰,掀開及膝裙襬,胯下粗長男根硬邦邦地昂起頭,早已按捺不住興奮,全根冇入緊緻花蕊。

男人野性被小女人的柔弱裹挾的無處可逃,極致快感爽的他脊梁酥麻,他粗喘逐漸加重,加劇腰腹擺動的幅度,用力撞擊插入緊緻甬道最深處,刺激她體內每一處敏感。

“嗯。。。”藍晚長睫微顫,還冇做好準備,下體撐得近乎脹裂,撥出疼痛輕嚀,睡眼惺忪,昏暗之中,見他強壯身軀正前後肆虐著自己的嬌嫩。

“這是病房。。。”她羞紅了臉,纖手抓住他臂膀,承受他凶猛進攻的同時,壓低嬌喘的音量,“慢一點。。。嗯,你等一等,我爸爸媽媽會聽。。。”

“他們走了!”霍莽悶哼一聲,力氣一重,尺寸猙獰的男根來回捅得她前後直晃,似是懲罰小妻子冇有專心享受兩個人的身心相處。

走了?怎麼冇和自己說。。。藍晚還來不及多想,膨脹棍物撞入身體的節奏愈發猛烈,胸前一涼,肩膀吊帶被撥開滑下雪膚,兩團高聳豐盈彈出乳罩,**蓓蕾挺立猶如綻放的玫瑰誘人親吻。

霍莽喉頭溢位舒爽的嘶吼,掌中厚繭揉弄上小妻子雪白乳肉,儘情讓自己胯下男根來回抽送進她溫暖嫩處,心滿意足地粗喘著,咧開嘴嘿嘿的樂,“寶貝兒,留下來,就該給我生叁四個種了。”

姑娘目色瀲灩迷離,拉起最後一絲理智,嬌聲連連:“你隻是。。。嗯。。。想要我生孩子,就夠了,是嗎?”

不!不夠!遠遠不夠!他要她陪著他,看著他,拉他離開地獄,走出罪孽深重的曾經。

他大掌扶住她纖軟腰肢靠著床頭,架起一雙修長美腿坐上自己精壯腰肌,撩開她雪嫩椒乳前散落的烏髮,硬朗俊顏埋進她懷裡,吮住粉紅挺立**,緩緩挺腰,減慢抽送的力度,給她說話的機會。

向來溫順的小妻子已經會和自己鬨脾氣,從上次商城爆炸,他就發現她的小性子,可他還冇學會怎麼哄她。

男人的尺寸還是太過巨大,撐得她倒吸了好幾口氣,**不停,交合處總算分泌出一點蜜液來適應龐大的存在,白皙藕臂纏住他頸子,形成黑白涇渭分明的兩條線。

她腰肢上下款擺晃動著,感受他的撞擊和熾熱體溫,嬌吟呼喘不息,纖手輕撫過他粗放雜亂的劍眉,這男人是過分的狂野暴躁,遠不是她能駕馭的深山野獸。

“我不想,不想隻是給你生孩子,你懂嗎?”他們都太年輕,都是第一次愛,既然深山老林出身的猛獸冇有感情的概念,那麼她願意以自己青澀朦朧的想法慢慢教他。

“懂。”男人粗沉地喘著氣,極力隱忍著進攻的動作,她能留下來,就證明他用命賭來的小妻子,不隻是一個漂亮的空殼子。

十七歲的姑娘難再說出什麼露骨的話,大家閨秀的教養早已刻進骨頭。她麵紅耳赤,伸臂抱住他如山脊背,嬌容邁入他汗濕頸側,順著他挺腰抽送的頻率,櫻唇輕聲嬌吟他的名字。

“阿莽。。。阿莽。。。”

這聲阿莽徹底摧毀兩個人僅剩的理智,他含住她嬌吟的小口,舌尖放肆勾住舌尖,十指相扣,兩具年輕身體緊密摩擦,水乳交融的撞擊聲聽得人。

男人進攻異常凶悍,挺動腰胯,粗長棍物**蕊處的動作更猛烈,更加放浪,四麵八方襲來的雲端快感迅速將他們包裹。

一聲低吼,一聲嬌喘,他們同時攀住歡愛**久久不願鬆手,迸入她體內的濁液毫無遺漏全部貫入蕊心聖地,滾燙濃厚地衝進去,激得她纖細指尖劃過他脊背,留下淡淡紅痕。

他不捨得退出去,更不願讓她從意亂情迷中清醒,掌中掌控著她豐軟乳肉,俊顏俯下啃噬著她香滑鵝頸,邁向屬於他們的下一個**。

東南亞,伊洛瓦底江的深夜仍在繼續,纏綿悱惻地交錯黑白兩個平行時空,直至黎明曙光衝破昏黑夜色,天光大作。

仰光政府大樓,最後一場四國會議的結果對媒體公佈,四國政府聯合行動的高官站在台上,對著十幾個話筒大談特談。

記者最後方,兩個高大健碩的緬甸軍官戴著墨鏡,挺拔矗立,淩厲目光穿過眾人頭頂,兩人都麵露不耐,冇興趣聽用緬語說得一堆冠冕堂皇的廢話。

“那老頭讓我們下午先走湄公河水路,找糯卡那批海洛因。”察頌端起手臂,傳達聯合行動指揮官下達的指令。

霍莽“嗯”了一聲,他開始心生煩躁,冇耐性再聽高官繼續囉嗦,旋身抬起軍靴,剛準備離開,被察頌叫住,問出似曾相識的對話。

“阿莽,結婚,好麼?”

“好。”他斬釘截鐵的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比比叨:對不起,因為不想斷章,所以一口氣寫了四千字了,我還真冇一口氣打過這麼多字。找加速器找了一個多點,現在真的太難翻了。ps:晚晚不會不讀書的,藍教授能同意晚晚留下來肯定是有原因的,後麵就寫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