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60章

content->“不用她來殺人,我來殺,她得跟我回家。”

這一拳足夠驚心動魄。

父親為了女兒不再維持溫文爾雅的風度,而對麵的暴戾男人目色如虎狼凶狠,麥色小臂灌入力量爆出青筋,正被姑娘緊緊抱住,連連幾聲“求求你”桎梏住他所有暴動血脈。

秦梅心驚肉跳地打量了一眼麵前高大強碩的緬甸男人,電話裡早聽溫局說過他的身份情況,但當親眼得見,才知多麼難以對付。

來的路上,夫婦倆早已做好心理準備,即使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但隻要女兒好好活著回到身邊,再彆無他求。

“長官,這是我的女兒。”中年婦人上前一步,不願丈夫和年輕男人再起衝突,仍竭力保持平靜,哽嚥著試探出言,“晚晚年紀還小,明年。。。明年她就考大學了,讓她跟我們回家吧。”

“媽媽。。。”藍晚回頭輕喚,濕潤美目望進母親泛紅眼眶。

父母肯定已經清楚她和霍莽之間發生過什麼,隻是他們因為愛她,纔不將如此難堪的事擺上檯麵,也不想她夾在中間難做。

“走!晚晚,回家!”藍謙之氣得呼哧帶喘,急喝一聲,作為父親,恨不能儘快領妻子女兒離開這是非之地,更心疼女兒這段時間以來在這暴躁男人身邊該如何自持。

身體受的侵害自然不必言說,女兒身形舉止添了幾分成熟風韻,他們知道是這個男人帶給她的。

可傷害已經鑄成,一切於事無補。他們一家如今隻想回到正確軌道,忘卻這段令人痛心疾首的經曆。

藍謙之伸過手拉女兒到身側,她緩緩鬆開雙手,剛轉過身,正處於躁戾的男人伸出粗糲大掌扼住她皙白後頸,力道不重,但足以摁住她即將邁出的步子。

“放開她!”父親怒極瞪眼,金絲邊眼鏡都晃了一晃。

“我用五百萬買她回家做女人。”霍莽胸膛起伏劇烈,極力壓抑胸口怒火,鐵齒幾乎磨碎,低狠喑啞,“你問問她,我算什麼東西。”

父親見女兒動彈不得,瞪向蠻橫無理的男人,七竅生煙地重重連說兩聲,“好,好,五百萬,我藍謙之出得起,回頭我會托溫局轉交,當晚晚受你這段時間的恩惠!”

還錢,果然父女同脈相傳,這招他早在第一天見她就見識過了。

他大掌嵌住小妻子的後頸子,感受她的瑟瑟發抖,凶悍目光來回審視對麵的夫婦和手底摁住的少女,嗤著冷笑:“你們中國人一邊想讓我賣命,一邊搶我女人,溫局還真讓老子開了眼。”

“不,不。。。”少女慌得迭忙搖頭。

藍謙之聽他口氣,怒斥一聲:“你無端將我女兒推向國家之間的政治事端!她才十七歲,身家清白,承不起這重擔!”

再血腥的政治事端也不需要她上前線,他隻一個要求,沉聲應著,“不用她來殺人,我來殺,她得跟我回家。”

“你——!”藍教授一口氣提不上來,急火攻心,滿腹經綸卻在喊打喊殺的年輕男人身上栽了跟頭,又想起溫局說配合警方工作,不得不先妥協,“好,我們不走,不過晚晚今晚必須跟我們一起住。”

無論如何,父親也不可能將女兒再還給蠻不講理的野獸,接下來萬事可以和溫局協商再定,最好儘快離開緬甸境內。

許久,霍莽放開嵌住她後頸的大手,他也曾有過父母親人,現下早已天人永隔,那倒不如,讓她去替他嚐嚐團聚是何滋味。

秦梅連忙將女兒擁進懷裡匆匆帶出會議室,藍謙之也不作停留,以一家之主的姿態,展臂護著妻子女兒離開,與晃盪進來的察頌錯身而過。

察頌難以置信地望向走廊離去的一家叁口,回頭看向屋裡俊麵鐵青的兄弟,問:“放走了?”

“一晚上。”霍莽沉聲應著,雖然心裡不願承認。

“可以啊。”察頌看向他紅腫下頜,笑了笑,故意咋舌又問,“嘖,捱打了?冇躲?”

他氣不順,罵聲“滾蛋”,掏出褲兜煙盒,痞裡痞氣坐倒進椅子,點燃掐煙吞雲吐霧,菸圈嫋嫋拂過沉冷俊顏,回手胡亂抓了幾把腦後短髮,想不通自己為什麼不躲。

明明以他的身手,避開綽綽有餘,但仿若這一拳是他該挨的孽,如同欠債還錢天經定義。

的確,是他親手將他們的女兒扯進人生錯軌,再無回正的可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