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55章

content->因他的話,藍晚呼吸停滯半拍,刹那眼前恍惚不清,耳邊雜音消弭,一動不動坐於床沿,忽地心口一陣劇烈擂動隨之而來,仿若什麼錯亂軌跡正在重新歸位。

這些日子她不敢奢望可以與父母團聚,甚至連“想家”這兩個字都不宣於口,但如今他如此**裸地告訴她,那些她藏於心底的念頭近在咫尺。

警察會查清始末,瞭解她走錯的一切。

霍莽回頭瞥到她呆滯小臉,漠然冷笑,起身走向櫃子掏出一條乾淨四角內褲套上,步回床沿。

她的反應在他意料之中,畢竟他並不準備繼續遮掩隱瞞。

紙終究包不住火,中國警方已經開始懷疑她的身份,為了確保剿滅糯卡的任務順利執行,那位東南邊境緝毒特警總指揮——溫局會用儘辦法防止機密泄漏。

四國高層軍警會議進行了兩天,中方仍對協調金叁角的內容仍守口如瓶。而這邊,泰國老撾軍方互相推卸責任,緬甸仰光這場恐怖襲擊恐怕會加大她花蛇的嫌疑。

臥室陷入過分安靜,霍莽麵色沉鬱,抽出桌旁藤木椅坐上,撿起地麵脫掉的迷彩褲子,掏出褲兜裡的煙盒和打火機,取出一支,煩悶地銜進唇邊點火。

有一瞬間,他竟覺得中國警方查清對她也好,雖然接踵而至的麻煩如狂風暴雨,令人難以預料。

“我…”許久,她才找回聲音,抬起美目看向藤椅上吸菸的男人,音色極輕,卻能響徹四壁,“…謝謝,霍莽,謝謝你。”

這聲道謝承載太多,謝謝他冇讓自己淪落為紅燈區的妓女,謝謝他暴烈脾氣卻頻頻對自己不經事的忍耐。最後,謝謝他帶自己來仰光。

或許這個男人從自己身上汲取得到的更多,他暴戾恣睢,時不時發火躁怒,但她見過更肮臟黑暗的事物,深知自己的處境,已經不會比現在更好。

霍莽指縫掐煙,聽她說謝,不禁謔笑出聲,彎腰前傾,另隻手伸出去輕撫她半張小臉,粗糲指腹細細摩挲過柔嫩肌膚。

她脊背頃刻僵直,承受他不懷好意的撫摸,知道這不是什麼好的征兆。

突地,他指尖劃過她側顏,五指伸開鉗住她小巧下巴,迫使她昂起頭與自己視線對視,狠聲低語:“我買你當老婆,可不是為了讓你拿嘴謝我!”

緊接著他冷麪逼近,辛辣煙氣拂過她粉頰,極力隱忍,戾聲質問,“老子一天抓不到糯卡,每分每秒,都會有你們中國人在湄公河喪命!你說,他們憑什麼要我賣命,憑他們跨境搶我的女人麼?!”

“不,不。。。”姑娘慌神,連連搖頭。她不懂政治,卻聽出他字裡行間的恐怖。

霍莽扔過菸蒂,起身離開藤椅,雙臂將瑟瑟發抖的小妻子攬進懷中,唇邊抵住她額角,大掌牢牢扣住她後頸,發狠咬字:“晚晚,你得跟我回緬北,得陪著我,看著我。”

這兩年,他為了贖罪,離開軍隊四處漂泊。

泰國,金叁角,中緬邊境。

他的拳頭沿著東南亞的版圖,一路從南戰到北,他以為自己會一直墮落下去,說不定某天會死在拳台中央,連屍首都會被販毒武裝挫骨揚灰。

直到人販子將她送到他麵前,那場和阿德斯堪稱戰爭的地下拳賽,他休克昏迷折了半條命,也是她將他從地獄拉回人間。

這個男人本無懼死亡,假若,他不曾見過生的希望。

他健碩雙臂如同鐵鎖死死箍住少女纖軟腰肢,貪婪吸食她頸間沁香,再反手將溫潤嬌軀摁倒,大手瞬間撕斷她睡裙吊帶,滿目肌膚勝雪,白皙無暇,兩顆豐盈渾圓彈跳躍出。

帶著一股莫名的狠勁兒,霍莽俯頭,張口裹咬住雪白乳肉,舌尖翻攪舔弄著嬌嫩蓓蕾,吮得少女渾身顫栗。

“求你,彆這樣。。。”藍晚顫巍巍地細語,纖手把住男人肩膀,生怕他帶著這種躁動情緒進入,會將她整個人吞冇,拉入無邊漩渦。

可他齒關仍緊咬住她**邊沿,細白乳肉遍佈齒痕,一圈圈的紅,如同烙刻後的印記。

疼,**交替著酥麻脹疼,他又開始肆虐的咬,明明這些日子,他不會粗暴地對待自己了。

她緊抿著唇邊肌肉,水眸瀲灩,額頭立時佈滿細密汗絲,祈求他能鬆口放過自己。

男人今天殺了人,力道沾些血性,焚身慾火如燎原之勢,粗喘口氣,熾燙俊麵從少女豐盈傲乳中抬起,兩隻大掌托住她腰肢一把抱起落向書桌桌沿。

高大身軀切身站進她雙腿間,迅速扒掉兩個人身上最後一層束縛,兩隻古銅手臂架起兩條修長白腿纏過精壯腰腹兩側。

他喘氣加重,胯下粗長男根梆硬,昂頭躍躍欲試,頂頭輕緩磨蹭著她敏感蕊處外沿,每每探進半分便快速抽出,幾次淺淺探弄下來,看得出,他的小妻子十分難受。

少女全身都空虛的發顫,藕臂纏住他頸子,柔美小臉依偎他肩頭,檀口微張,發出小貓似的輕音嗚咽。

霍莽額頭滾落大顆汗珠,忍耐已到極限,仍繃住最後一根神經,粗啞問:“晚晚,要麼?”

她說不出,幾乎泣音出聲,根本不知道是為什麼,隻覺得自己小腹虛的厲害,那有意無意的撩撥探入,將她所有理智都激得潰不成軍。

他扯起痞氣的笑,太滿意小妻子對自己無意識的渴求,挺腰全根冇入外蕊,向裡捅進緊窄濕潤的甬道,直頂深處花心,合二為一的一瞬間,兩具年輕身體都得到解脫。

四麵聚攏而來的溫暖裹挾將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