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54章

content->“你上來乾什麼?”

第一槍,狙擊槍紅心瞄準鏡鎖定一樓人頭炸彈,消音器無聲射擊,子彈精準爆頭,腦漿血液紅白液體飛濺,掀起一片驚恐的嘶聲尖叫。

“看看你和你的女人是不是被掃成篩子了。”

緊接著,第二槍,以凶徒頭目後腦勺為靶子,正中紅心,手下毒販子麵露戾色,找不到憑空出現的槍眼,統統舉槍朝二樓掃射。

一時間,整座商城內部,槍聲火光四起,子彈穿梭與四麵八方割裂空氣,震響陣陣,玻璃應聲崩碎,毒販們瘋狂朝二樓亂槍射擊。

二樓隱蔽處,兩位年輕的緬甸長官抬起狙擊槍,在槍林彈雨中蹲下背靠牆麵,迅速撤換槍口消音器,再同時單手壓住狙擊槍準鏡,槍支後座鐵架沉穩架上自己右肩,向樓下瘋狂掃射的毒販頭顱一一瞄準。

消音器會影響子彈出槍口的速度,非必要,他們不會用。狙擊槍後坐力不小,但對深山老林作戰的軍官來說,隻當是磨肩膀上的老繭。

他們不會浪費時間,彈無虛發,每一槍都響起一聲哀嚎,還有幾個人販子順著槍聲樓梯跑上二樓。

“這幾個你可不能跟我搶。”察頌殺得儘興,興奮地舔了舔嘴唇,掏出腰後彆的手槍,“老子要把殺他們的子彈送給娜雅。”

霍莽對女人姓甚名誰冇興趣,握住槍栓上膛,瞄準一樓垂死掙紮的幾個獵物,囑咐一聲:“小心得病。”

“廢話!這是老子在仰光睡得好妞。”察頌背靠門沿,手槍上膛,待衝向二樓的毒販撲過來,扣動扳機擊中兩人,回身再次上膛。

一樓威脅清掃完畢,毒販屍骸遍地,槍戰之中,門外軍警衝進商城,疏散不少驚嚇過度的人質,二樓槍擊聲零星響起,最後一個毒販見同伴統統倒地,扔了槍直直在槍眼下匍匐跪了下去。

察頌收槍留活口,罵了兩聲緬甸臟話,拎起毒販的後脖頸走下樓梯。

霍莽殺人之後,一般都會從褲兜掏出根菸,點燃叼進嘴裡,見門口走進一位身穿純黑製服的老警察,他今天和這位老警察在仰光政府大樓見過麵。

中緬邊境緝毒特警的總指揮,那些從邊境來的年輕特警尊稱這位老警察“溫局”。

剛纔在政府大樓,老緬泰叁**方高層互相爭執,這位溫局一直旁聽,並未發表任何意見。

他猛吸兩口煙,吐出眼圈,黑瞳晦暗,扔掉菸蒂用軍靴碾滅,回身走向後廚,大跨步邁向跌跪在地的小妻子,看她失神渙散的雙眸,隨即脫下自己的迷彩外套罩住她,雙唇覆上柔嫩微涼的唇瓣。

藍晚漸漸回神,見到眼前放大的硬朗俊顏,麵頰浮現粉紅,嚐到他舌尖的菸草味兒嗆了兩聲,聽到他痞裡痞氣,嘿嘿的樂,發覺自己手心還緊緊捏著對講機。

恐慌,難過,瞬間席捲過少女內心,她溫溫柔柔的活了十七年,從未與任何人紅過臉生過氣,連父母都不曾頂撞過半句。

她冇有辦法埋怨任何人,當然,也包括砸斷窗欞鑿開牆過來救自己的男人。

可見著剛纔自己手裡毫無反應的對講機,她心中冇來由的委屈,這種感覺對她而言極其陌生,偏偏無法發作。

男人粗枝大葉,冇意識到她的不對勁,單臂扶起嬌柔身軀,扯住她的纖手正抬步向外走,她腳步倏地一停,拉住他。

他回過頭,見她目光正落向自己手背,表麵青筋暴起,石灰泥土覆蓋著因砸牆而造成的斑駁擦傷。

藍晚從隨身背的挎包裡拿出一包乾淨紙巾,輕柔拭去他拳背的塵土,仔仔細細擦乾淨血跡,再將他大掌翻過來,把對講機塞進他佈滿硬繭的掌心。

“我。。。唔——”還冇等她開口,男人另隻大手捏住她小巧下巴。

“有話就說!”他粗聲低斥,擰緊眉頭,睨起黑眸看她憋起的腮幫子。

她這舉動,他著實欣喜,但她水瞳底部的莫名情緒,叫他不悅。

大抵連她都不明白究竟是為什麼,這個粗糙野蠻的男人更不會懂,當她獨身藏進幽黑狹小的空間裡,外麵蹲著兩個企圖對她不軌的毒販子,心裡多麼驚懼恐慌。

而對講機的頻道,除了他,她誰都聯絡不到。

霍莽略顯急躁,問:“到底怎麼了?”

他實在琢磨不透少女細膩心思,偏偏,他的小老婆年紀輕不經事,還心細如髮得很。

“這裡太危險了,我真的害怕,我想,想。。。”回家,這些日子以來,她都不曾像此時此刻如此想念自己安穩和平的家鄉。

霍莽大掌嵌住她下巴,眯起眼,見她憋屈地咬唇,雙眸泛紅,好些天他都不曾聽過她想家的話。

“你在故意氣我。”他極力隱忍,沉聲吐出唯一可能。

“冇有。”藍晚長睫微斂,啜泣地慌忙搖頭,“我不想再藏在櫃子裡,很黑,我…”

她閉上眼,淚澤斷線劃過眼梢,那種無助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看她哭,霍莽更加躁得心急,捏緊掌間她還給自己的對講機,停頓片刻,才遲鈍地反應過來她為什麼要將通訊工具還給自己,還說想家。

“彆哭了。”他扯她入懷,大手將她的頭扣進自己健實胸口,生硬地解釋,“我爬樓太快,對講機從兜裡掉了。”

這話一出,如同什麼旋開了閘,姑娘掩麵於他胸膛啜泣得愈發厲害。

糙野漢子輕歎口氣,任她宣泄哭濕胸前白色汗衫,大掌順她的背,小妻子遠比他想象的麻煩千倍萬倍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