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52章

content->老子是混,可跟你們不是一路貨色

巨響轟隆震徹整座中心廣場,火光槍聲密集炸開,戰爭城市浮於表麵的和平頃刻墜落坍塌,沖天的火藥味兒混合血腥氣息殘忍瀰漫開去。

廣場中央本安逸慢走的遊客行人撒開腿倉皇竄亂,淒厲驚叫不絕於耳,人人麵如土色,抖若篩糠,順著警隊跌跌撞撞的擁推向前。

烈日瞬間由濃厚硝煙的霧靄遮蔽,商城外部立即封鎖嚴密,不幸的人逃不出生天。

一樓,不少顧客癱倒在地發出絕望喊叫,嚇傻了般眼睜睜見商場一樓血肉橫飛,內臟腸子掛在衣服塑膠模特的頭上,殘肢斷骨如同燒熟的蟲子在血河和汙穢物裡蠕動。

炸斷的手臂帶著火藥燒熟的焦味兒,骨肉黏連部位血肉模糊發黑,晃晃盪蕩掛在天花板震碎半個的吊燈上,淋淋拉拉落下的血跡滴在不少人的衣服和臉上。

人內心深處的極度恐懼正如一雙魔爪死死掐扼住喉嚨,發不出任何尖叫呼救的聲音,僅五臟六腑收縮抽搐,陣陣乾嘔聲如同感染浪潮傳播至每一個在場的人。

圓心中央,十二三歲的緬甸小孩目光冰冷,臉部長滿海洛因吸食過量的水痘,兩隻手握住兩枚手榴彈,向大家展示自己腰腹綁滿的雷管式t5-1炸藥。

這種炸藥威力不大,但自爆肯定會造成周圍人的炸傷,已經有不少顧客被吊燈玻璃炸裂的碎片紮穿手臂。

接近二十個人的組織,凶徒各個手持步槍,目露凶光,嘴裡發狠吐出“蹲下”的緬語,靠牆抱頭的眾人中,女遊客想偷偷拿出電話向大使館求救,還冇等摁開,便被搶奪而過摔在地上。

為首頭目恐怖獰笑的盯著地麵亮起螢幕的手機,扣動扳機,開槍。

砰!

手機在子彈的衝擊中粉碎,與此同時,掀起人群“不要殺我”的救命呼聲。

砰砰砰!

頭目沖天連開十數槍,罵咧咧吼了一句控住場麵,殺雞儆猴的舉動使其他有求救想法的遊客們噤若寒蟬,驚懼地閉上眼,唯恐自己殞命在異國他鄉。

他們不會對外國人開槍,采取自爆的方式挾持整座商城,在仰光政府大樓四國協商這天,這種恐怖襲擊無異於自殺。

外麵當地政府軍警手持防爆盾,查的很快,組織此次襲擊的為首頭目是金三角大毒梟糯卡手底走貨的毒頭,得不到裡麵劫持人質和炸藥分佈情況,政府軍警無法貿然闖入,雙方內外僵持不下。

商城不高,僅兩層。一層大多販賣服飾,緬甸翡翠的鋪子,二層幾家餐館也被毒販子拿槍巡邏把守住各個視窗。

二樓最後,mohinga米線店後廚,庫房食材櫃。

藍晚屏氣緊靠櫃裡角落,渾身止不住發顫,守衛她的兩個士兵遵從長官命令將她安置在隱蔽處,軍人的天職讓他們拿槍為了民眾衝出去,可再冇有回來。

鐵櫃兩扇門透進細微光亮,她手心濕潤,落滿淚澤,猜得到那兩個緬甸士兵遭遇的結局,可悲的是,連句謝謝,都未來得及和他們說過。

她怕得厲害,掩住小口生怕自己發出一點聲音,耳邊隻有自己遲緩不勻的呼吸,另隻手顫抖著捏緊對講機,纖細指尖泛出嫩紅。

外麵寂靜無語,兩個毒販子步踏進後廚抽菸,透過櫃縫甚至能看見他們的褲腿,每一句話都不停挑動少女驚懼到極致的神經。

“那男人買的漂亮孃兒們真白淨,哈哈哈,死之前得好好操兩回。”

“呸!死你媽個屁!你以為這小孃兒們對他來說算什麼稀罕東西。”

“艸,五百萬的孃兒們,說扔就扔了?”

“為了一個睡過的小孃兒們露頭挨槍子兒?不值當,金三角的軍官跟咱都是一路貨色,個頂個的混。他媽的!女人,花多少錢都圖個新鮮,爽完就完了。”

這話毫無遺漏傳入她耳邊,閉塞昏暗中,陪伴她的對講機毫無反應,就連信號燈都不曾閃爍,另一頭冇有傳回任何迴應。

也不知因何,藍晚怔愣出神,全身散了力氣,對講機體外殼沾滿冷汗,發滑掉落出手心。

咣啷

——

這響動太致命,驚動了正靠牆抽菸的兩個毒販子。

他們發現了寶貝,扔掉菸蒂,目中迸射淫光,提了提褲腰帶,放聲獰笑著走向櫃子。

不!

她抱緊自己縮進角落,可這才巴掌大的櫃子,已是無處可逃,隻能眼睜睜透過櫃縫看到兩雙腿一步一步接近自己。

突地,櫃門大開,陽光投射進去。

但這明亮,於她而言,是即將迎來的地獄。

他們彎下腰,衝她咧嘴嘿嘿的樂,露出一口常年嚼檳榔泛黃的牙齒,邪淫眼光將她全身掃了個遍。

兩隻手伸向櫃裡滿臉驚恐的姣美少女,同時,上方一雙大掌悄無聲息落下,佈滿槍繭的虎口死死扼住兩個毒販子的後脖頸,五指悍然合攏掐住咽喉氣管,堵死他們通氣的活口。

櫃裡,藍晚驚睜美目,眼見眼前的兩張臉頃刻憋得通紅,眼球駭人突出,伸出舌頭,不停踢腿扭動在掐住咽喉的野蠻力量中掙紮。

扼死他們的大手驀地一鬆,兩人還未從缺氧目眩中回過神,銳利冷光乍現,一柄長刀從左至右迅速刺入貫穿,刀鋒見血,刹那封住兩個人的喉嚨。

兩顆頭顱如同串起的血葫蘆,噴血嚥氣,兩具屍體因長刀連接,轟然朝著相同方向倒進血泊。

這場無聲殺戮還未開始,便已經在滿地鮮血中落下帷幕。

“老子是混,可跟你們不是一路貨色。”

男人言語冷戾,黑亮軍靴踩住毒販屍體,彎腰拔出沾血長刀,單手將失神驚惶的小妻子攏出櫃子。

藍晚扶住他強有力的臂膀,踉蹌兩步走出櫃子,長睫濕潤掛著淚珠,憋屈地咬住下唇。

對講機孤零零的落在櫃子裡,他再次彎腰取出,硬生生塞進她纖手手心。

見到剛纔毫無迴應的通訊工具,她繃不住啜泣出聲,但又矛盾地捏緊黑色機體,眼梢瞄到後廚開的窗戶。

其實他一直都在,連毒販子交談說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可不知怎的,她卻委屈地淚眼模糊。

“好了,寶貝兒,出去再哭。”

霍莽大手拍了拍她的背給她順氣,此時此刻,他哄不了自己嬌柔的小妻子。

他用不了槍,一旦槍聲四起,樓下人體炸彈會隨時引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