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49章

content->她曾不止一次地承諾過他,哪裡也不去,什麼也不看(二更)

等她晨間轉醒,美目悠然睜起,映入眼簾的是周圍墨綠色的竹木牆體,先是驚詫,頓了三四秒才反應過來自己身處軍營小樓。

藍晚輕撫身底下鋪了幾層軟厚褥子的木板床,美目抬起掃過門口,門邊摞的兩個紙箱子冇封口,裡麵是她所有日常衣服用品。

表麵好幾個精美別緻的絨布首飾盒子亂七八糟疊摞成堆,可以得見,買它們的主人並不在意價值。

霍莽不在,但褥子有褶皺,床的另一側存在他躺過的溫熱。

驚覺自己渾身**的姑娘玉顏臊紅,揪住毯子捂緊雪白胸口,裸足踩著鞋子走到門邊,蹲下翻找衣服,簡單換上一件乾淨棉裙,隨手紮起烏黑長髮,自己動手將箱子裡的物件整理出來。

果然,什麼都在,除了自己給父母寫過的卡片,剩餘冇寫過字的空白卡片也全然消失無蹤。

姑娘巴掌大的姣美小臉掠過一絲失落,抿抿唇,慢條斯理地將自己的東西整齊擺好,推開窗戶,剪水雙瞳眺望緬北山區,呼吸山野密林吹進屋內的鮮活空氣。

是啊,她曾不止一次地承諾過他,哪裡也不去,什麼也不看,溫順聽話地待在屋內,遠離軍營不堪入目的臟汙黑暗。

“阿媽,阿媽。”門板推開,應聲響起小男孩的呼喚。

藍晚驀地回頭,見梭沙端著食盤走進來,糙黑的童稚臉孔衝自己綻放質樸笑容,漆黑純真的瞳孔躍動喜悅光芒。

“阿媽,阿莽爸爸讓我看著把飯吃光。”梭沙懂事地將餐盤放上矮桌,像是獻寶一般道,“阿媽,我去看過你洗澡的屋子,裡麵什麼都有。”

聽梭沙提起霍莽給自己單辟出一間用來洗浴的房間,藍晚坐上矮桌椅子,臉色不自然的微紅,羞臊地隻想將頭埋進米粒縫隙。

如果可以,她也不希望給他添太多麻煩,但這遠不是她所能決定的事。

梭沙察覺出漂亮阿媽情緒變化,小心翼翼的問:“阿媽你是不是生氣了?”

小男孩沮喪垂下頭,以為漂亮阿媽不喜歡彆人去看她洗澡的屋子。

她回過神,主動拉起梭沙的小黑手扯到自己身邊,輕柔淺笑,“梭沙很懂事,不會有人和懂事的小孩子生氣的。”

“阿媽…”小男孩哽嚥著撲進漂亮阿媽懷中。

藍晚輕輕拍小梭沙的背,她年紀也不大,也正是需要父母陪伴安慰,可如今,她要像個母親一樣哄哭泣沮喪的孩子。

門板應聲開合,邁進屋內的高大男人睨向撲進自己小妻子懷裡的兒子,大手一把拽過梭沙後衣領提起離地。

小梭沙腳離地好幾寸,回頭怔然看著凶神惡煞的阿莽爸爸,嚇得縮縮脖子大氣不敢喘。

這一幕的姑娘看得心驚不已,她連忙站起來,伸手護著梭沙兩側,生怕霍莽一鬆手給小孩子摔到地上。

“憋回去!”他眉毛橫立,衝梭沙沉喝一聲,“你是男人,不準哭!”

“阿爸…”小男孩憋起腮幫子,努力咽回喉頭酸澀。

霍莽手臂放低,大掌一鬆,梭沙趔趄落地,旁邊的姑娘連忙走上前扶起小孩子。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