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35章

content->這片被毒品腐蝕到千瘡百孔的土地,禁不起再失去一個“守護神”

“阿莽在哪兒?”

“報告長官,霍莽長官在二樓包房。”

皇家賭場走廊,前麵侍者戰戰兢兢領路,後麵緬甸軍官腳踩軍靴走路帶風,粗獷麵容不修邊幅的冒著胡茬,氣場淩厲。

栗色門板緊閉,察頌脾氣犯急也懶得叫門,抬起一腳大力踹向門板,咣的一聲巨響,門鎖斷裂,門板合頁來回呼扇作響,發出毫無生氣的嘎吱聲,活像風燭殘年的老人。

察頌前腳踏入包房,還冇等再邁進一步,門板後手槍上膛的聲響驟起,冷風滑過耳側,後腦勺已在頃刻之間被硬冷槍口頂住。

察頌下意識摁住自己腰間配槍,同時,身後是男人氣性極大的沉聲:“你小子不會敲門麼?”而後是手槍收膛的磕噠聲,又衝浴室說了句,“出來,冇事兒。”

浴室門緩緩推開,裡麵走出一個身穿白色浴袍的漂亮姑娘,雙頰紅裡透白,雙手十指糾結,無措地站在他們麵前。

察頌見到眼前出現的少女咧嘴一樂,誇讚粗直不通情調的兄弟:“你現在是真行,帶老婆來賭場開房,不錯,這裡的床可比你那破倉庫強多了。”

下半身隻裹浴巾的健碩男人麵容陰沉,冷哼出聲,“這門可冇倉庫鐵門結實,禁得住砸。”

霍莽收槍,長腿邁步繞過察頌,向門外早已嚇傻的侍者交代兩句,關上門板,走向浴室門口受驚的小妻子,扯住她冰涼小手攥在掌心裡替她回暖。

對昨晚淋水歡愛回味無窮的糙漢子還想在浴室裡狠狠摁住她再來幾發,用**填滿這個美好的早晨。

剛纔,他抱她到洗手檯上親吻摸胸正起勁,忽而察覺到門外沉而有力的疾步聲。

具有多年叢林作戰經驗的緬北軍官反應迅速機敏,立刻將她藏進浴室,拿出包房抽屜裡的手槍,結果是察頌。

霍莽漆黑眸色裡堆滿躁怒,仍用大手拍拍她的背,粗聲粗氣的說了句,“好了,去吧,換衣服吃飯。”

“嗯。”藍晚輕微頷首,聽他的話走進浴室去換衣服。

看她進浴室,霍莽坐到包房餐桌旁,俊顏陰鬱不快,左右活動肩頸肌肉,按耐自己衝過去揍察頌的拳頭。

察頌坐到他對麵,見他一臉慾求不滿,摸摸自己冒胡茬的下巴,放聲笑話他,“以前讓你找個女人開開葷,看看你現在,就是個剛嘗女人味兒的雛,恨不得死在床上。”

“總比妓女把套戳破了懷我的種強。”俊朗男人不爽的閉了閉眼。

察頌搖頭挑笑,點了根菸叼在嘴邊,語氣絕算不上輕鬆,“仰光那邊的訊息,阿德斯這次帶了二十個外籍雇傭兵護送糯卡那批毒品過境。”

“送到哪兒?”霍莽冷聲問。

察頌吸了口煙,撥出菸圈,搖頭應道:“不確定,泰國想讓緬北軍方在金三角攔截這批大麻海洛因。”

這話一出,霍莽眉宇橫立,惱得鐵齒咬緊,走到窗邊吹風,深邃黑瞳眺望這片由罌粟鴉片占領的土地。

“所以明天那場拳賽,阿德斯為了不讓你回軍隊會拚儘全力,而你和他之間最好的結果是兩敗俱傷。”察頌指縫夾煙,看著他的背影,對好兄弟說出最殘忍的話,“阿莽,金三角的地下拳台從來冇有平局。”

而這片被毒品腐蝕到千瘡百孔的土地,禁不起再失去一個“守護神”。

察頌索性直截了當的問,“兩年前,你和阿德斯交過手,你有多少勝算能贏一個頂級雇傭兵隊長?”

窗邊,男人不自覺掌握成拳,儘管他打過的生死拳賽不計其數,而阿德斯,他冇有辦法估算。

一半對一半,誰生誰死都有可能。

霍莽從這片土地收回目光,回頭正看見換好衣服走出浴室的姑娘,她婉約明豔,走到桌旁,規矩地坐在他座位旁邊。

“明天帶你看阿莽打拳。”察頌看向斜對麵的小姑娘,打趣道:“見見世麵。”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