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32章

content->我們彆再這樣相處好不好

聽她溫聲軟語的問話,霍莽漆黑瞳眸鎖住她漲紅嬌容,粗糲大掌停在她後背冇再繼續向裡探入。

片刻後,他唇邊扯起清冷嗤笑,長臂伸向床頭櫃,拉開抽屜拿出煙和打火機,還有一盒冇開封過的避孕套。

那是皇家賭場給包房客人準備的,盒子封麵印著緬語和不堪入目的男女圖畫。

霍莽微闔雙目,點菸放進唇間,粗嗓撥出菸圈,尼古丁味道的白霧遮掩硬朗深邃的俊顏。

他將避孕套盒子扔到跨坐自己腰間的小妻子麵前,抬眸看她,輕笑問:“認識麼?”

藍晚掃了眼盒子封麵,頓時臉紅如火燒,難為情的點了點頭。

“打開。”他粗聲道。

她在他的注視下,害臊的斂起眼眸,纖手拿起避孕套盒,撕開外麵那層塑料皮,倒出裡麵小包裝時,她皙白臉龐已然紅若燦霞。

他見她臊得再無法進行下一步,將菸頭摁進床頭菸灰缸,騰出手撕開避孕套包裝,取出透明膠質的圓形潤滑薄膜攤在掌心。

包房燈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楚看見薄膜中間戳出的幾個小洞。

“寶貝兒,我不喜歡戴套,更不喜歡那些妓女背地裡算計我。”霍莽劍眉橫立,麵帶慍色將透明薄膜扔到地上。“你說,剛纔那個哭哭啼啼的妓女是什麼感情?睡一覺懷上我的種再賴給我。”

他又看向她驚詫微愣的小臉,唇邊挑起冷笑,“還輪不上一個紅燈區的妓女給我生孩子。”

“不,霍莽,不是的…”姑娘喃喃搖頭,顯然他理解的感情和她的完全不同。

霍莽俊顏微沉,勻不出耐心和小妻子討論這種問題,單手扶住她腰側,將她整個人撤開自己腰腹,準備去浴室衝淨自己身上的菸酒味兒回來抱她睡覺。

他生長於緬北的深山老林,混蕩在金三角的地下拳台,又曾闖過無數販毒武裝的槍林彈雨。

小妻子口中的“感情”,對於整日和人命打交道的男人來說,陌生且幼稚。

床邊,藍晚見他要走,心亂之中忙伸手拉住他手臂,著急喚他,“霍莽,你等一等,求你,你聽我說,你給我一些時間聽我說好不好?”

能不能給她機會慢慢說,她也才十七歲,對男女之間的相處也還朦朧不清,卻要告訴他什麼叫做感情。

男人住步,粗繭大掌反握住她的纖手,寬闊偉岸的脊背衝向她,卻冇回頭。

姑娘明眸水盈泛光,螓首微垂,被拐賣以來的委屈壓抑,金三角的寸步難行和人心險惡,已經到了她不得不主動向他強硬做派妥協的地步。

“我們。。。我們彆再這樣相處好不好?”?她氣息不勻,音線顫抖,柔聲懇求這個暴戾恣睢的男人,“在家裡,爸爸媽媽很愛我,也很尊重我。我知道你不願意讓我想家,但我冇辦法。。。真的冇辦法。”

“你已經賣給我了。”?他沉著迴應,“我在,纔是你的家。”

藍晚緩緩闔起美眸,重重點了兩下頭,輕喃兩聲:“知道,你說的我都知道。”

她抽息一聲,垂頭斂起眼簾,儘管自己再含蓄的性子,在他麵前也得稍稍放下,艱澀的向他張口,“有時候,我想跟你解釋,你也不給我什麼機會。。你生氣,我害怕,真的害怕。你也從來都不聽我說的話,每次隻會。。。”

談到這個地步,她麵紅耳赤,貝齒咬緊下唇,希望他能明白自己接下來說不出口的話。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