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25章

content->可我喜歡邊操邊說,在床上和你一起冇日冇夜的爽。”

簡單吃過幾口粥飯,霍莽開車載她出門駛向大本營外距離最近的開放集市。

第一次經過這裡還是從皇家賭場離開,但那時已是深夜,街上行人寥寥無幾。

現在白日,人來人往,路邊突突車和摩托車四處穿梭,臨街矮房小店大開,路邊搭塑料棚子的小吃攤位前麵聚成人堆,拋開浮華喧鬨,是彆樣的返璞歸真。

集市嘈雜,男女老少膚色大半黝黑,男人們三三兩兩聚堆在角落裡抽菸,女人們雙頰都塗著兩團黃色粉末。

她好奇這種緬甸當地特有的妝容,來的路上,明眸大眼追著那些緬甸女人盯過去,那些女人也注意到越野車裡的漂亮姑娘,私下捂嘴低笑。

越野車停到集市裡麵一家極不起眼的手機店門口,門口玻璃貼著不少緬甸語小廣告,窗縫裡還插幾張妓女赤身**的招嫖小卡片。

副駕駛出來的姑娘頭戴黑鴨舌帽,帽簷遮住明豔白淨的麵龐,曲線窈窕的上身罩在寬鬆t恤衫底下,緊身牛仔褲裹住修長雙腿。

裝束打扮十分普通,可氣質出落得極為出眾,即便紮進人堆,一眼望去,仍能覺出大家閨秀的出淤不染。

她明眸掃了一眼手機店門口,注意到那些不雅觀的小卡片,皙白小臉飛上兩朵紅暈,立馬轉眸,瞥見旁邊一家中餐館招牌,心頭咯噔一跳,才意識到這裡應該也會有中國人生活。

身邊打赤膊的高大男人隻穿了條鬆鬆垮垮黑色大褲衩,臂膀腰腹有棱有角,古銅肌肉如鋼鐵鍛造,溝壑縱橫,坦坦蕩蕩現與人前。

霍莽冇給她多看兩眼旁邊中餐館招牌的時間,長腿一邁,長臂攬住她的腰走進手機店。

手機店老闆是當地蓄絡腮鬍的大叔,大概是認識霍莽,看見他摟個姑娘來,詫異停頓兩秒,而後熱情大笑兩聲拍霍莽臂膀,用緬語恭喜他新婚。

她身邊的年輕男人俊顏咧起笑意,大手撓撓後腦勺嗬嗬直樂,用緬語回了兩句,另隻長臂順勢將她纖細腰肢攬得更緊。

藍晚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但當看到手機櫃檯後的緬甸大叔聽霍莽說話,瞳孔驚訝瞠大看向自己,又用疑問語氣問著什麼,也明白他們是在談論自己。

她羞怯無措地緊挨他站著,心思漸漸飄虛,一想到旁邊中餐館裡會有人聽得懂自己說話,難免心頭湧起一陣親切欣慰,連纖指都不由得暗暗揪緊寬鬆t恤的衣襬。

有小瑜受人淩辱慘死的前車之鑒,她明白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翻過橫跨中緬邊境的十萬大山,而當下唯一心願,僅僅是希望爸爸媽媽可以知道自己還活著,即便托人轉告也好。

僅僅是如此微小的願望,僅此而已。

十七歲的姑娘悵然垂眸,心裡已經不敢奢望可以離開這寸步難行的金三角腹地。

過會兒,手部突然傳來唇部摁壓的溫涼觸感,她驚詫回神,見他攥住自己手,肆無忌憚在手背親出好幾聲響。

她麵色頃刻漲紅,慌亂望向四周,發現大鬍子老闆正在櫃檯後麵的倉庫翻箱倒櫃找東西。

霍莽袒裸精悍上身,高大身軀悠閒倚著手機櫃檯,粗繭指腹摩挲她細膩手背,墨眸鎖定她帽簷下的羞紅小臉,笑問:“想什麼呢?”

姑娘微覺心虛,搖頭頷首,“冇什麼。”

他眉峰上揚,“想吃中國菜了?”

她本就不會說謊騙人,他雙眸炯炯又太過熾熱,給她看得心亂狂跳,手心觸感,抿緊唇瓣什麼也說不出口。

霍莽將姑娘纖柔嬌軀攬進懷裡,大手摸過她後腰,痞氣一樂,葷話脫口而出,“去吃,必須多吃,你這小身板不養養過兩年都得被老子操廢了。”

“你彆…”她羞臊,慌忙抬手捂他的嘴,柔聲製止,“。。。能不能彆在外麵說這樣的話。”

他冇動,劍眉輕挑,似笑非笑地看她,挺直鼻尖甚至嗅得到她手心沁香。

這實在是下意識來不及思考的動作,她也覺不妥,緩緩從他唇邊撤手,小聲喃喃著:“對不起,我隻是。。。隻是。。。”

“隻是讓做不讓說?”他站直俯眸,大掌將她的腰貼緊自己火燙身軀。

藍晚因他逗弄的話語和他身體熾燙體溫燒得麵紅耳赤,垂頭細若蚊喃,“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真的不是。”

他低頭,俊顏湊到她跟前,熱氣撥出噴到她頸側,渾厚音色低啞,“寶貝兒,可我喜歡邊操邊說,在床上和你一起冇日冇夜的爽。”

他變本加厲說粗話欺負自己含蓄的小妻子,惹得她臉色羞紅滴出血來,還冇反應過來,後腦勺被一隻大掌摁住,眼前俊顏放大,四唇相貼,結結實實捱了一口。

這一幕,正好被拿著新手機出來的大鬍子老闆撞見,拍腿放聲直樂,說的話雖然她聽不懂,但也猜得出是笑話他們。

姑娘羞得躲到他背後去,等他拿好新手機,纔敢探出頭,被他牽住手離開手機店。

出門拐彎,隻向上抬頭,中餐館招牌近在咫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