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24章

content->霍莽五官刹那覆著一層冷冽冰霜,起身坐到床沿,寬闊脊背僵直成一條直線,另一隻大掌不自覺死死握緊成拳頭,拳背儘是斑駁傷痕。

兩年前,他和察頌兩個人闖入東南亞三夥販毒武裝的老巢,是這個國際雇傭兵小隊的阿富汗籍隊長當著他們的麵,對毒癮發作的圖昂解開褲腰帶,仰天大笑將尿液噴在滿地打滾的緬甸軍官身上,嘲笑羞辱他們來得太遲。

兩年前,他和察頌兩人對峙十人組成的頂級外籍雇傭兵小隊,幾乎送了半條命,纔將圖昂從鬼門關拖回緬北軍營。

也是兩年前,是他執行命令,親手給日夜受海洛因折磨的兄弟一顆子彈。

“阿德斯。”這個名字,他說出口時,口中鐵齒近乎碾碎。

“聽說霍莽長官,不在軍隊了?”阿德斯不流利的語調滿是謔弄,“我很抱歉,是你們國家的heroin,害了你們。”

罌粟之地,毒品之國,是閉塞落後的緬甸,永遠無法擺脫的國際黑稱。

儘管如此,這裡也是緬甸小夥子們用儘生命保護的家鄉。

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後代在罌粟花之間唱山歌,活在毒梟和戰爭的黑暗中永無寧日,在金三角靠拚死拚活度過餘生。

年輕男人怒目切齒坐在床邊,全身肌肉暴烈,雙臂肱二頭肌青筋凸起,大掌將手機攥得咯吱作響,胸膛本以乾涸凝固的血口再次因怒氣衝湧而崩裂,滲出鮮紅血珠。

“霍莽長官,你是我見過東南亞最勇猛的戰士。”電話那頭,阿富汗籍雇傭兵隊長咬字漸狠,“我很期待,三天後和你在拳台的見麵。”

那邊剛掛電話,他大掌憤而捏緊,玻璃螢幕呈蜘蛛網狀應聲碎裂,電子零件七零八落由拳縫滑落掉地。

響聲驚動大床裡麵熟睡的少女,她四肢無力,腰部是折斷一樣的痠麻,艱難睜眸,懵然望向男人寬碩背影,他將陽光擋得嚴嚴實實,如同大山巍然不動。

藍晚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喉嚨經過一晚的吟聲嬌呼,乾澀說不出話,輕咳幾聲才發出點點細弱音色。

霍莽聽背後出聲,背影才動,回眸沉聲問:“想洗洗麼?”

老老實實給我當老婆,在家大著肚子生孩子,少想些冇用的事兒。”

她因他雙目間陰森戾氣,雙肩忍不住向後瑟縮,纖手拉著床單,不敢對上他沉鷙眸色,垂眸緩緩頷首。

他從床底抽出一個容納人坐進去的大盆,走出門,給她接回滿滿一大盆黑色橡膠袋裡曬熱的暖水,自己則從揹包裡抽出條乾淨內褲又走出大門,拿個小盆用大缸裡的冷水澆頭。

十七歲的姑娘心思細膩,將這一切都看在眼底。

她環抱膝蓋坐進熱水盆,洗淨身上汗漬和腿間白涸,換衣服時餘光掃到床邊碎一地的手機零件,再看向窗外,正好和五官冷硬的年輕男人對上目光。

粗糙漢子全身隻穿一條深灰平角內褲,光天化日也無所顧及,進去拉著換好上衣短褲的嬌柔姑娘出門,讓她坐在廢棄輪胎上陪自己劈柴。

他隻會煮不算稀,不算乾的粥飯,想先給體力透支嚴重的小妻子墊墊肚子。

燒火架鍋,倒水放米好一陣忙活,纔將熱乎粥飯端到她手裡。

霍莽則坐到她對麵的破輪胎帶皮子旁,開罐啤酒,喉結上下滾動喝了好幾大口才解渴。

藍晚見他給自己做飯他也不吃,心裡也不好意思,抬眼看他:“你,不吃飯嗎?”捧著粥碗看向那口大鍋,“煮了很多,我也吃不完,你。。。”

霍莽手裡捏著易拉罐頓了頓,看她拐彎抹角讓自己吃飯,慍色俊麵扯起笑意。

他長臂一伸,將溫順小妻子攬到自己身邊,用手裡易拉罐和她的粥碗清脆對碰,仰頭乾儘,沉聲決定:“等你以後懷了孕,我送你回緬北寨子住。”

察頌說的不錯,自己這小老婆不適合留在金三角,外籍雇傭兵和販毒武裝四處橫行,她整日整日出不去,在大本營憋也會憋出病。

趁能和他平心靜氣說會兒話,藍晚顏色緋紅,低聲頷首,“霍莽,我現在能不能不懷孕?”

他笑她天真,“我不帶套,你懷了打得掉麼?”

“那你能不能…能不能…”做些安全措施,就算咬碎了舌頭,她也說不出如此難堪粗陋的話。

這不就等於默認他可以碰自己嗎?

可不同意,自己又能有什麼自保的辦法。

“彆想了,老子不可能讓你避孕。”他扔掉手裡空蕩蕩的易拉罐,語氣稍顯不快,

藍晚聽出他不高興的前兆,抿緊唇瓣也冇再繼續說,委屈低聲呢喃:“懷孕,爸爸媽媽都不知道,什麼也不知道。”

他察覺到小妻子提起懷孕的落寞,低頭粗暴地在她粉頰猛嘬出一口響,“老老實實給我當老婆,在家大著肚子生孩子,少想些冇用的事兒。”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