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18章

content->後座長官一聲令下,隨從小兵不敢含糊,猛踩油門打方向盤駛向軍營中唯一一棟二層立式小樓。

純白二層小樓塔尖矗著旗杆,緬甸克欽邦獨立軍軍旗飄揚於上空,二者於金三角的日輝照耀中顯得格外莊嚴肅穆。

這裡是危險和安全之間的屏障,是黑與白的交界,是東南亞三國地下販毒武裝和外籍雇傭兵團從金三角進入緬北地區和中國邊境需要突破的第一道軍防。

前車剛熄火停穩,後麵飛馳上山的軍用越野同時急刹車,輪胎險些突破刹車帶的巨大阻力撞上前麵後車燈,地麵還蹭過因超速而灼燒出的清晰黑印。

咣——!

後方突然一聲巨響雷動,車門因絕對蠻力撞過車框的瞬間邊緣鐵條向下凹陷,高大硬朗的年輕男人大跨步走到前方,大掌悍然握住後車門把手,開門時門邊鐵軸吱呀作響,那力量足可以將後車門生生掰斷。

車座裡,頭暈目眩的姑娘身邊突然冇有車門支撐,順勢倒進熾熱寬闊的胸膛中,胃裡仍不斷上湧,難受的甚至無法睜眼看清抱自己的是誰,鼻尖卻襲來一股熟悉的清冽陽剛的氣息。

霍莽俊麵鐵黑,周身斥滿強悍且具有張力的野蠻線條,一言不發轉身邁步要抱她回到自己車上。

“阿莽,是司令想見你。”後麵,身著迷彩軍裝的緬甸長官看他抱小妻子轉身即將離開的背影。

“搶我的女人來見我麼?”霍莽駐足,唇邊挑起冷笑,“頌,這命令你執行的很徹底。”

“曾經你比我更清楚,是你告訴我,執行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察頌深沉望向兄弟寬闊挺拔的脊梁。

那年在地下拳台拚死搏命的少年們決定參軍的那一天,就註定了他們肩背扛起的責任與分量。

霍莽低頭看向懷裡緊閉雙眼,飽受暈眩作嘔折磨的少女,心裡清楚她現在不適宜再坐車下山。

並不是少女嬌弱,即便是普通人第一次開車上那段腸子般九曲險繞的盤山路,都會吐得稀裡嘩啦,更何況是她。

他目色沉戾,抱她回身徑直走向軍營,當下是先得給她找個地方躺著休息。

————

“報告長官,您的妻子冇有大礙,隻是暈車。”軍用墨綠色帳篷的簡易衛生所裡,軍醫站在一張簡易摺疊床邊,又一次早已離開軍隊的長官和床上這位從中國來的白淨姑娘見麵。

“暈車怎麼還不醒?”霍莽坐床邊,看她難受蹙緊眉頭的小臉,恨不得出門衝察頌肚子結結實實來兩拳。

床上,藍晚額頭冒大片大片的虛汗,暈車終於起了反應,實在忍不住扒著床邊乾嘔。

軍醫迎上男人冷冰冰回看自己的利眸,瞬間大汗淋漓,報告道:“回長官,暈車吐一吐,會好很多。”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