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雨繁體小説 >  強迫臣服 >   第12章

content->柔弱無助的姑娘見他躁怒陰戾的神色,泣聲抽噎,連連點頭,“我聽話,我聽話,你彆生氣好不好?我不會再出去了。。。真的不會了。。。”

霍莽閉了閉眼,兀自搖頭,不相信自己的小妻子會聽話。

凡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再漂亮乖順的小貓也需要教,纔會老老實實待在他身邊。

他鬆開捏住她下巴的大手,後退一步,反手脫掉上衣露出精悍結實的胸膛,雄健偉岸的身軀隻穿一條子彈底褲站在木榻邊沿,喉結上下一滾,像是饑腸轆轆的猛獸凝視即將入口的獵物。

“我不會了,真的,真的不會跑出去了。”藍晚驚慌斂眸,纖細嬌軀縮在木榻靠牆,懼怕他渾身熾熱的體溫。

貪婪如猛獸的男人爬到木榻,俯頭嗅姑娘雪膚散發的沁香,高挺鼻尖輕蹭她細膩頸窩,撥出的熱氣拂過她頸後豎起的寒毛。

不舒服,這次他不是像以前一樣隻想摸她,雄性本能裡**昂揚的摩擦輕蹭,使她不舒服的發抖,慌慌張張的抬起纖手,衝自己頸側的俊臉推了過去。

啪——

一聲清脆的響刮過他下頜,這聲音把姑娘都嚇得不輕,小手顫顫巍巍的舉在半空。

少女剪水雙瞳震驚輕晃,她隻是想從自己頸旁推開他的頭,細嫩手心卻拍到了他側臉,成了一個耳光。

正汲取她頸窩芬芳的男人頭歪向一邊停頓了片刻,俊眸陰戾微闔,舌頭頂了頂她拍過的腮幫子。

突地,霍莽陰冷哧笑一聲,兩隻大手猛地伸出握住她兩隻手腕,粗魯蠻力的將瑟縮驚恐的姑娘壓倒在榻上。

藍晚雙手被鉗製住動彈不得,眼梢處的眼淚斷了線,一個勁兒的哭聲求他,“不,不要,求求你。。。我冇想打你,我就是害怕。。。霍莽,你彆這樣。。。”

凶悍猛獸被她柔弱反抗激怒,雙目佈滿猩紅血絲,沉吼低斥,“怕還跑!跑到那兩個人販子麵前,讓他們摁在地上**到死麼?!”

他俊魅五官火氣遍佈,緊咬齒關,兩隻大手怒而下移。

“不,不要——”

“記住了!你是老子買回來的小老婆,明白麼?!”霍莽厲聲低吼。

他不許她放聲哭,性感雙唇蹂躪上她櫻桃小口,逼她吞下所有眼淚。

直到他側臉也沾上她不少淚水,才放開她,喝了一聲,“彆哭了!”

“霍莽,你給我些時間好不好?”她全身癱軟無力,仍撐起最後一絲力氣向他請求,抽泣的連一句話都說的斷斷續續,“我,我還冇喜歡過誰,你等我,等我對你。。。啊——”

“我不在乎。”他粗聲喟歎,血液愈發熾熱,慾火灼燒黑眸瞳底。

大山深處特殊氣候時有,狂風驟雨於偏僻寨子間肆虐不休。

直到第二天上午,雨才停。

同時,克欽邦獨立軍的軍用直升機降於原始森林旁的大片荒地。

走出後艙的軍醫身穿白大褂,手拎急救藥箱,軍靴踩進坑坑窪窪的泥地,邁向寨子裡的竹樓。

剛邁進院子,軍醫抬頭,目光望向背倚門板的年輕男人,他也不過十**歲的模樣,上身精悍赤果,體魄高大雄健,兩道劍眉擰緊,滿臉堆著躁不可耐。

軍醫小跑步上竹樓,下意識的想抬手敬禮,年輕男人揮揮手示意不必,推開屋門,疾步走向牆邊的木榻。

“媽媽。。。媽媽。。。”榻上傳出姑娘細弱微啞的嗚咽聲。

軍醫走近木榻,看到上麵躺著的姑娘稍顯詫異。

她精緻嬌豔的小臉麵色泛出異常紅潤,蓋著三層被子,唯一露出的細白頸子佈滿青紅斑痕。

霍莽劍眉擰緊,坐在床沿伸進被窩攥住她的手,對身後的軍醫道:“我老婆發燒了,先給她退燒再登直升機。”

“是!”

軍醫立即翻開醫藥箱,取出體溫槍在她額頭量體溫。38度7,看見這個數字,男人劍眉鬱鬱不展。

他怎麼也冇想過**還能給她做到昏迷,還發高燒。

其實也不儘然,她本身就遭一道風雨,受小瑜眼睜睜死在麵前的刺激,再經第一次做就被他凶猛破處,長時間的蹂躪**得不到休息,纔在他瘋狂**射入的關頭暈在了**上。

軍醫取出一管口服試劑,敲開玻璃蓋子遞給霍莽。

他接過藥瓶在手心握緊,藥液暖些才往她小口裡灌。

可這藥苦如黃連,她雖然雙目闔起神誌不清,但是味覺抗拒這苦味,喝不進去,咳出來不少。

吐!都病成這樣還吐藥!

看她不喝藥,霍莽急躁地扒拉幾下頭髮,仰麵往自己口腔裡灌入藥液,再低頭覆過她鮮嫩唇瓣,一口一口將褐色藥液硬生生渡到她嘴裡。

苦澀瀰漫在兩人唇齒間,藥液自他口間儘數流入她咽喉,又防止她吐,以唇堵口,渡了兩口氣幫她吞嚥。

“找兩個人把那些東西搬上直升機,拿走。”霍莽喂完藥,手指牆角堆得兩個未拆封的大箱子。

可惜,十七歲的嬌柔姑娘還冇來得及看一眼他給的新婚禮物,就暈乎乎的倒在他身下。

霍莽俊麵沉戾,連被子帶人一起打橫抱出竹屋,走向荒地那邊停駐的直升機。

藍晚高燒暈沉,嗅到周圍風雨過後的草木清新後微微睜眼看他堅毅下頜,輕聲緩緩問:“我們。。。我們去哪?”

“金三角。”抱她前行的男人沉聲應道,“去我們的新家。”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