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b市後,我來到我閨蜜待的城市。閨蜜讓我先和她住一起,還給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去上班的第一天,雖然同事們都對我很好,但我知道她們對我那麼好是因為這家公司是我閨蜜家開的,要不然肯定不會對我一個新人那麼好。下班後,同事們拉著我一起聚會,我本想拒絕,但想想這樣太不合群,倒顯得我在擺架子,最後還是跟著他們一起去了。...

離開b市後,我來到我閨蜜待的城市。

閨蜜讓我先和她住一起,還給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

去上班的第一天,雖然同事們都對我很好,但我知道她們對我那麼好是因為這家公司是我閨蜜家開的,要不然肯定不會對我一個新人那麼好。

下班後,同事們拉著我一起聚會,我本想拒絕,但想想這樣太不合群,倒顯得我在擺架子,最後還是跟著他們一起去了。

聚會完後,外麵正下著點毛毛雨,閨蜜本來說來接我,但臨時被家人喊回家了,估計她這次要在家裡待整整一個國慶假期。

我看著手機上打車軟件的紅色圈圈轉呀轉呀,一直冇人接單,心裡頓時有點煩躁。

忽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肩,同時還伴隨著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

薑小姐,那麼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扭頭一看,原來是部門的陳經理。

我看了眼手機,發現已經有人接單了,開口拒絕:不用了陳經理,我自己打了車。

女孩子晚上打車多不安全,彆和我客氣,還是我送你回去吧。說完,陳經理就攬著我的腰準備往前走。

我剛想讓他彆碰我,眼前就出現一個人影,拳頭直接朝陳經理打去。

我看著眼前的人驚叫一聲,連忙跑去拉著他:沈適,你怎麼在這?

沈適反手握住我的雙手,眼底猩紅:你們什麼關係?

我蹙起眉尖:我和他隻是上屬和下屬,還能是什麼關係!

那最好。說完,就拉著我往他停車的地方走。

放開我,你是不是有病。哪有一上來就打人的。

我甩開他的手,轉身將陳經理扶起來,從包裡遞給他一張紙巾,向他道歉。

道歉完剛好收到司機打的電話,剛接起電話打的車正好朝我駛來。

我冇和他說話,直接鑽進車裡。

回到家後,剛洗漱完就聽到門鈴聲響起。

我以為是我閨蜜從她家裡逃回來了,想都冇想直接將門打開。

忽然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壓下來,他緊緊抱著我。

沈適,你快放開我。聞到他身上的酒氣,我皺起眉頭推他。

邊推邊想,他怎麼知道我的住址?

他趴在我的頸窩裡,聲音很啞:年年,彆……彆離開我。

我推他的手頓時停下,心動了動。

把他扶到沙發上坐下,準備衝杯蜂蜜水讓他醒醒酒。

回來時就看到他已經倒在沙發上,上衣襯衫的釦子崩開好幾顆。

我扶起他:沈適,快起來把水喝了。

他隻喝了幾口,就把杯子往旁邊推,水一下子就撒到我的睡衣領口處。

他看我的眸子也越來越黑,一把將我扯入懷中:年年,我不信你對我冇一點感覺。

說完,直接覆上我的嘴唇。

不論我如何掙紮,他都不肯放開我。

到最後我居然鬼使神差地勾上了他的脖子。

看來我還是會心動,身體還是會不受控製。

過了一會兒,他纏著我親得更深了。

我感覺嘴唇都快被他親禿嚕皮,呼吸也快跟不上了。

我試著輕輕推他,冇想到一推他就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