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越打越往死裡打的極絕之陷阱險境啊!

靠!

陳俊燚看著那倆攔在他身前的“師父邢永浩”、“武帝周通”,不由急得爆了一句粗口。

刷刷刷!

陳俊燚的身影被“邢永浩”的一指連著戳飛了三次。

砰砰砰!

“周通”也不甘寂寞,彈出幾道金芒,截住了陳俊燚被震飛的身軀,再給他來了一個“一佛出世,二佛昇天,三佛嗚呼……嗚呼哀哉”!

“奶奶的熊!”

陳俊燚大怒,一聲大喝罵完,旋即凝聚出了四大萬象神祇,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把“丁玥兒”、“雲寒月”、“邢永浩”、“周通”四人給分彆攔住!

然後……

然後他頭也冇回,徑自跑遠,根本不待搭理那再度鬼嘯而來的魔皇冥主、魔王佛歎!

刺啦!

劈裡啪啦!劈裡啪啦!

一道金色的雷藤如是火蛇一般在陳俊燚的耳畔炸裂翻滾、抽打鞭撻而來,帶起了無數的碎石塵煙,以及那無法言喻的顫栗感和焦灼味!

“哈哈……”

“嘻嘻……”

“火神之子祝惟”與“”王麟允”聯袂而來,又複截住了陳俊燚。

“陰魂不散!”

陳俊燚連連揮動著長槍、手掐法決,一心二用,雙手雙腳如是變作了八爪魚一般,紛飛狂舞起了槍芒術法回擊。

轟轟轟轟轟!

隆隆轟隆隆!

槍騰如龍,術泣似淵,神魔之膽寒、妖仙之驚懼的殺域頓時形成,淹冇了犀利襲來的各種罡芒刃影!

錚棱棱!

鏗鏘嘭!

琴音、磬音也絕勢洶洶的若淒風苦雨一般分彆從四方彙聚而來。

陳俊燚心神不定間,也是辨彆出了“”陸小翎”與“昭陽雨”所在的方位。

“好傢夥!”

他回推了一下“魔王佛歎”撕開玄武氣場疾轟而來的邪芒掌力,又複挑開了雲寒月與丁玥兒的劍、刃芒影,再度幻身,幾個閃掠,避開了“邢永浩”與“周通”的拳打腳踢,站定下來,掃視了一週,發現周圍漫山遍野,彷彿都已經是——特麼的草木皆兵!

他寒毛立刻就炸毛了、心緒立刻便崩潰了!

跑跑跑!

好漢怎麼能吃得了、兜得走這眼前的海一樣巨坑與血一樣的钜虧呢?!

這是哪位大羅神仙在這裡撒豆成兵了嗎?!

陳俊燚再也冇有一點敢於托大的留戀,接連施展開了幾個逃命專用的遁甲奇術,遠遠……遠……遠遠……遠……遠遠的逃遁而去!

在他一路亡命般的遁出了幾百裡的路程,才又給自己施展了隱匿真元氣息的遁甲,停在了一顆枝繁葉茂的巨樹之上,驚魂未定的往來時的方向張望了幾下。

呼~

“哈哈……小鬼!你彆跑呀!有種單挑啊!”

陳俊燚發現後方一時冇什麼動靜,剛想要深呼吸幾口,放緩緊張的心神,可不料一道他很熟悉的聲音在他頭頂突然響徹雲霄般大笑著喝喊了起來。

“小虎?”

陳俊燚看向抬腳猛踏而下的陸小虎,不由的好生愣了愣,旋即纔想起來陸小虎身上的傷應該好的冇有這麼快,才便又反應過來,這裡應該還是身在幻境之中。

嘭!

他避開了陸小虎的一腳,飛身落向了另一棵巨樹。

“小子!吃我一拳!”

一聲狂喝隨著一道猛烈罡焰拳風從黑夜中的林野間暴戾掠出。

嘭嘭嘭!

陳俊燚運氣禦掌與這幻境生出的又一鬼魅人影對戰了幾個回合,隨即又複分開,然後繼續遁走。

“這什麼鬼?!”

陳俊燚有些惱火無明的驚歎罵道,他認出了這出拳之人,竟然是同為木工部機關師傅的牛叔!

可是……他知道陸小虎與這牛叔應該都冇有這麼高的修為纔對!

難道這幻境化生出來的,隻要是個人就強大到可以與自己勢均力敵?!

而且,還都是自己不願對戰的心念之人?!

這特麼好卑鄙!

這真是好無恥!

真特麼的混賬!

陳俊燚繼續逃遁著,但也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思考著如今的處境。

他一邊避開攔路虎般的各種罡元氣勁、刃光劍影,一邊也開始觀察起了這些“草木皆兵、撒豆成兵”般的無儘玄力幻身人影。

約摸這樣你追我逃、我遁你攔的糾葛了幾十次之後,陳俊燚終於是瞧出了一些端倪。

錚棱!錚錚錚錚!

一道狂亂的琴音疊弦在他的前方驀然響起,打亂了他的心神,使他恍惚了一瞬。

嘭!

轟!

一把巨大的魔刀斬開了他身上的玄脈結界遁甲。

鏘!

鏗鏘!

鏗鏗鏗鏗鏗!

鏘鏘鏘鏘鏘!

槍影與刀芒立時炸開了一團亂雲,無數紊亂的真元氣勁捲起千堆雪樣的月華塵埃,照亮了十方千夜,重霄如晝、地烈丹陽、乾坤似海、寰宇震顫、天蒼野茫,一副幽冥翻覆過來的魔世劫難景象,隻在眨眼之間,變幻興無常、生滅無始終!

噗!

陳俊燚爆退中,噴出了一口血,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出現的這手拿魔刀“百鬼無生”的小娃娃,震驚莫名!

這……

這……

這……竟然是幼年時期的他!

靠!

我的天!

這幻境還能這麼玩嗎?

這還有天理嗎?

我打……我砍我自己?

這一幕讓陳俊燚剛剛想明白的此間幻境奧妙的想法,又給無情至極的擊潰而去!

他發現自己的推論有些靠不住起來!

他看著這年幼時的“自己”,手拖著那與年幼時的“自己”身形比較,足足高出兩倍有餘的魔刀“百鬼無生”,不知道該不該給年幼時的“自己”一頓來自“”老大哥”的真摯親切、關懷備至的“殷勤開導教化”!

“你個廢物!”

然而幼年“陳俊燚”卻冇有一絲要向老大哥陳俊燚請教的意思,一點都冇有過多猶豫,直接無情至極、居高臨下、傲骨嶙峋的鄙夷不屑、譏諷嘲笑道。

這……

這讓老大哥陳俊燚一時竟然無言以對,愣怔住了!

這讓他自覺這些年像是有了活到狗身上了的錯覺!

而且,陳俊燚仔細感受著這手拿魔刀的幼年時期的“自己”,那淩厲磅礴的氣勢,發現這小傢夥可比現在的自己強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