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後,刀疤忠哭喪著臉走了回來。

瘋狗強罵道:“你他麼那是什麼表情啊?”

刀疤忠就差哭了,“那個王八蛋說了,一場要加10萬,否則就不打。”

“嗎的,他怎麼不去搶啊?”

瘋狗強聽到刀疤忠的話,都忍不住罵了起來。

要知道,他當初答應幫刀疤忠運作到大角咀話事人是位置上,一共也不過纔要了20萬的費用,這裡麵起碼有10萬塊錢需要拿出來打通關係。

他冇想到薑森那麼黑,打個擂台賽,居然敢獅子大開口的要10萬一場的出場費。

瘋狗強和刀疤忠一塊罵了十分鐘薑森,最後卻不得不麵對一個問題——如果放棄的話,那20萬就扔到水裡麵去了。

“算了,隻要拿下大角咀,這些錢很快就能賺回來的!”

刀疤忠點頭,然後又無奈的說:“可是強哥,我現在冇錢了,最近花了很多錢,剛纔那20萬,還是我東拚西湊來的。”

瘋狗強一聽,頓時不滿道:“你他麼什麼意思啊?我幫你爭取大角咀話事人的位置,你不會還要我出錢吧?”

刀疤忠氣得差點罵娘,什麼叫讓你出錢?我之前不是給了你20萬嗎?那是我的錢。

可惜刀疤忠根本不敢說出口,隻能說:“要不……強哥你先借我一下,回頭我慢慢還給你?”

瘋狗強遲疑了一下說:“行,那我先借給你!不過親兄弟明算賬,記得打欠條啊。”

刀疤忠無奈點頭道:“我知道了強哥。”

心裡卻恨不得拿刀砍了瘋狗強。

他現在突然發現,比起瘋狗強,其實薑瘋子還是挺不錯的,起碼薑瘋子拿錢辦事。

比如,說不碰阿娟,就再也冇有去找過阿娟。

說幫他贏了擂台賽,真就贏了。

這個瘋狗強呢?收了他20萬,什麼事都冇有幫他解決,最後還要靠他自己。

現在跟他借個錢,居然還要自己打欠條……

“嗎的,風水輪流轉,早晚到我家,到時候我讓你們統統跪下來求我!”

……

……

薑森和賴皮文他們一塊吃了晚飯,然後獨自來到玲玉和姍姍的租住公寓時,已經快八點鐘了。

不過玲玉和姍姍居然都不在家裡。

他也冇有奇怪,最近姍姍她母親身體越來越差,隨時會翹辮子,兩個女孩估計去醫院陪床了。

隨後他便離開公寓,去了尖沙咀的一家高檔夜總會。

其他事情可以耽誤,但是練功可一天都不能耽誤。

尤其是今天碰到了懂內家心法的人,更是讓他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感。

雖然隻是一個,但是也說明,這個世界有內家高手的存在。

何況還有熱兵器的威脅,所以千萬不能以為自己身手過人就麻痹大意。

當然,雖然著急練功,但是本著寧缺毋濫的原則,他還是仔細挑選了一番。

可是一直冇有看到滿意的。

趁著媽咪重新換人的時候,薑森正好尿急,於是去上廁所。

等回來的時候經過一個包間門口時,裡麵衝出來一個小姐,不過在快要撞到他的時候,後麵追出來的紋身男,一把抓住小姐頭髮,罵道:“草泥馬的,往哪跑啊?”

“啊……你放開啊!”

小姐雙手護在頭髮上,拚命的掙紮著。

就在這時包間門打開了,裡麵七八個雕龍畫鳳的黑澀會成員,正在吆五喝六的喝酒,好幾個人正摟著小姐的脖子,往她們嘴裡灌酒。

其中一個光著膀子,手裡拎著酒瓶子的光頭男,走過來伸手捏著門口這個小姐的嘴巴,拿起手裡的酒瓶子往小姐嘴巴裡麵灌,同時笑罵道:“稀裡嘩啦,你他麼的不能喝酒,出來混個屁啊?”

小姐死死的抿著嘴,同時拚命搖頭,不讓酒液灌進自己的嘴巴裡。

雖然薑森也覺得,既然做這一行了,就應該愛崗敬業,你不能喝酒就不要出來做。

但是看到她被灌酒拚命掙紮,還是忍不住說道:“不能喝就算了唄,換個能喝的不就行了。”

誰知道他話剛說完,那個正在灌酒的光頭男惡狠狠的罵道:“關你屁事啊,滾!”

薑森皺眉道:“你出門忘刷牙啦,嘴巴這麼臭?”

“呦嗬?”光頭男說著放下手裡的酒瓶,轉笑嘻嘻的喊道:“哎,兄弟們,快過來看,有人英雄救美呢!”

包間裡六七個男人,呼啦啦一下衝過來了,甚至有兩個還抽出了腰後麵彆著的砍刀,眾人呈扇形把薑森圍在中間。

光頭男走到薑森麵前,微微偏著腦袋,把耳朵對著薑森,十分裝逼的說:“來,把你剛纔說的話,再說一遍給我……”

光頭男逼還冇有裝完呢,突然身後小弟一把把他拉了回去,顫抖著說:“大大大……大哥,他……他是和聯勝的薑森。”

“哪個薑森啊?”光頭男楞了一下,隨後嚇得差點冇跳起來,“你,你說什麼,他是那個薑瘋子?”

小弟看了眼薑森,聲音顫抖的道:“他就是那個薑……森哥,我看過江湖龍虎榜的照片,一模一樣。”

香江水淺王八多,到處是大哥,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惹到某個幫派大哥了。

為了防止哪天莫名其妙的被人砍死,私下裡有人搞了個“江湖龍虎榜”,裡麵有100個最不能惹的社團人物照片,惹到了真會死無葬身之地的那種。

而且照片實時更新。

薑森掌摑東英禿鷲,槍指新記吳四海,尖東之虎斟茶賠罪,因此也登上了江湖龍虎榜,而且排名已經到了53名。

光頭男一聽江湖龍虎榜,酒立刻就嚇醒了,看著薑森冰冷的眼神,魂都快嚇冇了:“那個…我……對不起森哥,我,我有眼不識泰山……”

“森哥你大人有大量,我……”

“啪啪!”

說著光頭男直接甩了自己兩個嘴巴子,聲音清脆。

香江除了那些四大嘿幫家族外,小幫派更是多如牛毛,兩三個人也能自稱一個幫派。

而光頭男就是混跡在九龍城的一個小幫派老大,今天帶著一幫兄弟來尖沙咀見識見識的,萬萬冇想到居然會碰到薑森這個“殺神”,自己還罵了他,差點冇嚇尿。

雖然有無數矮騾子都想踩著薑森屍體上位,但也有更多矮騾子想趁著他冇有發達之前,成為他的馬前卒。

隻要薑森一句話,他今天晚上就會在臭水溝裡麵過夜。

無數矮騾子會搶著把他腦袋砍下來,向薑森納投名狀。

他又怎麼可能會不害怕?

薑森冇時間跟這種小蝦米計較,何況對方都自己抽自己耳光了,轉身就打算離開。

誰知道剛纔被灌酒的小姐,一把摟住他的胳膊,然後另外甩手一巴掌抽在了光頭男的臉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並且狐假虎威的罵道:“曹尼瑪的,下次招子放亮點,連我森哥都敢罵,砍死你個王八蛋啊!”

被扇了一耳光的光頭男,聽說小姐和薑森認識,嚇得連連點頭,“對不起華姐,是我不好,我該打。”

薑森看到這個小姐如此小人做派,心裡非常不高興,立馬就打算給她一個嘴巴子。

但是當聽到這個小姐的名字後,再仔細一看她的臉,一下子樂了。

“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他之前還在想呢,既然有應召女郎1988,那麼會不會現代應召女郎裡的幾個女人也會出現呢?

冇想到還真出現了。

要知道,相比於第一部,印象中第二部裡麵的幾個女主,那可都是神仙顏值。

比如麵前這個外號“稀裡嘩啦”的華姐,雖然顏值比不上另外幾個神顏女主,但也算得上是個大美女了,配合上她臉上那桀驁不馴的模樣,彆有一番味道。

難怪那麼多男人喜歡他,連偉仔都被她迷得神魂顛倒。

不過雖然心裡高興,但是薑森臉上卻不動聲色,甚至臉色看起來比之前更加冷淡,“鬆開!我認識你嗎?”

讓薑森冇想到的是,華姐絲毫冇有感到尷尬,反而很自來熟的笑說:“森哥你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玫姨啊,我乾媽和你母親,是多年老友了。”

鑒於華姐胡說八道的性格,薑森追問道:“你乾媽誰啊?”

他一時間還真冇想起來。

華姐笑說:“廟街紅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