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眾所周知,按華夏人的待客之道,孃家且那是得有賞菜的。

除了常規配置和各人單點之外,林愁在一群鐵血女漢子吃了個差不多的時候第不知道多少次端上新菜,笑得特彆姐夫特彆寵溺:“都是家常菜,吃啊,彆客氣,有容赤祇,再搬兩箱啤酒過來,冰的。”

“哦”

一群舉手投箸皆有起重機般沉重壓人氣勢的小姨子嘻嘻哈哈的笑著。

“姐夫姐夫,這都是什麼菜?”

“看起來好精緻,那個誰,你家不是賊能造嗎,這幾道菜叫啥玩意?”

“問我啊?老孃纔不丟那個人,姐夫給介紹一下唄”

“好!”林愁一一介紹道:“這個呢,是借鑒了江南百花雞的做法,正常的百花雞是把蝦膠蟹黃貼在整雞拆下來的皮上,輔以白菊花,味清鮮,阿冷不是愛吃火腿嗎,我又加了層火腿,口味調得也重了些,菊花倒是自己種的,不過比那些浸淫此道幾十年甚至幾代的種菊大佬差得遠呢,你們湊和著嚐嚐看。”

“這個叫釀黃雀,宋代老方,元倪瓚《雲林堂飲食製度集》中書:‘用黃雀,以腦及翅、蔥、椒、鹽同剁碎,釀腹中,以發酵麵裹之,作小長卷,兩頭令平圓,上籠蒸之,或蒸後如糟饅頭法糟過,香法炸之尤妙’”

“泥蟲雞子海鮮粥和胭脂鵝脯,你們應該都吃過,冇什麼可說的,染色用的是胭脂蟲,鵝用的是四階瓊琪天鵝。”

“禾蟲餅”

“琉璃魚骨、玉質龍筋,這個菜我就不做評價了,噱頭唬人,十年大魚九骨濃湯嘛,牛羊鹿驢鱉飛龍鵪鶉烏雞加上本身的鱘魚骨剛好九骨,不過我加了個鯊魚骨,那玩意炸好了熬金湯顏色相當正,所謂龍骨其實專指鱘魚頭中骨,先蒸再拆骨,號稱潔白如玉宛如琉璃,調金湯還用了藏紅花,喏,然後就是你們看到的這樣。”

“我想著魚都魚了不能浪費,就把玉質龍筋順手也做了”

“這玩意也不一定非要用鱘魚,鯊魚之類的軟骨魚其實都能做,味道麼,絕大多數人都吃不出差彆的。”

“姐姐夫?”

“嗯?”

“你管這些!叫家常菜?”

“嗯,”林愁隨口一句:“自己家人吃的,不是家常菜是什麼,大眼瞪小眼看我乾什麼,趁熱,等會滾滾回來了,還有蜂巢蒸雪梨當甜點,管飽!”

“真好啊”鐘小臉近乎呢喃,“以前我上秦山武校的時候小姐妹找男朋友頂多是一個對象養活整個宿舍係列,和姐夫差遠了,姐夫開口就是不一樣,能把憑一己之力養活匪二大隊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的人,明光絕對找不出第二個!”

“就你廢話多,吃東西堵不住你嘴?”

“這不得好好溜鬚溜鬚姐夫嘛,不然以後怎麼好意思過來混飯吃?”

“好哇,你想吃獨食??”

“”

如此場景,冷涵胃口很好,但吃的其實很少,emmmm,大概是被自己的狗糧餵飽的?

當林愁突然拿出潛水衣的時候,半座山都沸騰了——

“握草啊,這就拿出來了?”

“太突然了吧,好歹給老孃一點心理準備啊喂!”

“好傢夥麼,直接懟冷長官臉上了,什麼他媽叫他媽的直男式送禮物啊!”

“不忍直視。”

“你們懂個錘子,冷長官什麼性格,還玩彎彎繞繞那套?這就是連人家林老闆都有對象你丫還特麼是單身狗的原因!”

“臥槽尼瑪,說話歸說話,人身攻擊過分了!”

“喔吼,彆吵彆吵,冷長官臉紅了,來了來了,這送一套潛水衣,那不得換上看看合不合身,喔吼喔吼,動了動了,哈哈哈,他們鑽小樹林兒了!”

“那他媽叫樹屋,什麼他媽鑽小樹林,挺浪漫個事從你嘴裡說出來怎麼就跟鑽了苞米地似的,不會說話可以把嘴縫上!”

“這劇情不對啊,絕對不對,媽的,這裡麵絕對有老孃不知道的事,該不會冷長官已經把我們可愛的林老闆偷偷拿下了吧,”某大姐發出泣血悲鳴:“不要啊嗚嗚嗚,這樣是不對的,是不道德的!!”

“散了吧散了吧”

“散個錘子!”

“俺也一樣!”

“我擦,你們都這麼重視參與感的嘛?”

“嗚嗚嗚,不當人了,放開那個男孩,老孃也想要甜甜的愛情鴨~”

“愛情冇有,鴨要不要,王者級彆的,山爺指定樂意效勞!”

“滾!”

——————

冷涵還是第一次到樹屋上麵來,整個人都是懵的。

我是誰?

我在哪?

怎麼忽然就試衣服了?

大白天呢

好歹揹著點人鴨

都怪那幫小崽子慫恿老孃,回頭就把她們都宰了!

問題來了,我直接走流程還是

上次這麼尷尬還是在上次,頭皮發麻腳趾摳地,船上的場景曆曆在目彷如昨日,她當時說什麼來著?

“我有點熱,你幫我把衣服脫了吧?”

謔~

嗚嗚嗚,這真的是人類能說出來的話嗎!

冷長官豐富的內心戲給林愁看得有點暈乎,我還什麼都冇說呢,她臉咋就一陣紅一陣白的?

“你喝了多少?”

立竿見影,一下子似乎就不那麼尷尬了,林老闆總能用奇怪的方式思考問題,而冷長官終於體會到了她們口中所謂“與直男交友的優越感”。

試潛水衣的過程很迅速,畢竟那玩意是全覆蓋式的,完全考慮實用性和防禦性,冇什麼美感可言。

當冷涵提到下個任務要再等幾天纔出海時,林愁異常耿直道:“哦,那晚上不走了?我去準備晚飯!”

“還準備什麼?”自打和林愁在海上見麵後就飽受匪二大隊三千小姨子兩千八百個段子手摧殘的冷涵腦子一抽脫口而出,“不是已經熱過菜了嘛!”

林愁疑惑的看著她,又瞅瞅自己,當場陷入沉思——

她的意思是我理解的那個意思嗎,她隻是意思意思呢還是讓我意思意思,所以到底怎麼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