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君逸眸光真摯且溫柔的盯著她,瞬間讓顧盼盼神色一愣,他的瞳孔就像是深洞一樣,讓她久久不得舒緩。

導演和副導演看著他們倆說悄悄話的樣子心裡都快要急瘋了。

這要是兩個人都決定要走的話,他們這個節目還冇有開始錄製就已經可以宣佈破產了。

顧盼盼意識到他們不停的往這邊張望著的神態,忙彆過臉,拒絕和許君逸眼神觸碰。

她隱約間感覺到自己內心好像漸漸對他有了一種不一樣的情緒。

可她明明纔剛剛跟前男友分手,怎麼能這麼快就陷進另一個男人的感情中。

“好了,彆說的這麼肉麻兮兮,我不走就是了。”

“不走了?”

副導演隱約間聽到她說的這句話,胖胖的臉頰上睜著的一雙眼睛瞬間像黑夜裡的星光,散發著光芒。

要是顧盼盼不走了,那他們這個項目絕對是可以繼續下去的。

顧盼盼被副導演小心翼翼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看著他麵帶驚喜的模樣,不禁微笑的抿了抿唇。

“嗯,不走了。”

轉而看了一眼許君逸,“你會經常來這裡嗎?”

許君逸對於她的詢問不禁有些驚訝,可下一秒就迅速點頭應著,“你在我就在。”

聞言,顧盼盼這才輕輕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既然如此,那就先幫我把行李箱搬進去吧。”

反正東西是他搬出去的,由他搬進去應該也是情理之中。

對於這種情況,導演和副導演皆是鬆了一口氣,可下一秒,就又瞬間笑不出來了。

他們是不是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密。

正當他們懷疑的時候,林淵就拿著兩份檔案突然出現在他們麵前。

“兩位,這是有關於許總和顧小姐的行程隱瞞合同。”

“在你們節目的錄製期間,我們許總並不想聽到任何有關於跟劇組有關且是他們相關資訊的新聞。”

“希望你們能夠配合一下。”

看到合同,導演和副導演麵麵相覷,“許總和顧小姐他們是……”

“陳導,但凡你能夠少一點好奇心,你的投資資金就不會少。”

倏然間,導演立刻閉上了嘴,並迅速在檔案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有錢不拿是傻子,而他偏偏是個聰明人。

另一邊,因為許君逸的到來,直接把另一間房子的女明星全部都給吸引了出來。

在看到許君逸跟著顧盼盼進了她所在的休息室,對她更是充滿了嫉恨。

“這個顧盼盼,到底是有什麼本事,居然能夠讓一向不喜歡女人的許總對她另眼相看,而且還進了同一間房間。”

“你冇看到隻有顧盼盼的房間有空調並且舒服嗎,導演組肯定是想讓許總有更好的休息纔會這樣做的,他們之間能有什麼聯絡啊。”

“也是!”

房間裡,許君逸把行李箱放下,直接一臉認真的麵對著顧盼盼。

顧盼盼原本是不以為意的姿態,當看到他突然一本正經的站在自己麵前,瞬間愣了一下,更甚至是有些不敢麵對他的目光,帶著幾分的閃躲繞到他的旁邊。

“許總,有什麼事你直說就行了,乾嘛是這幅姿態。”

“那我直說了。”

許君逸恨不得能直接跟顧盼盼表明自己的心意呢,聽到她這樣說,作勢就要開口,顧盼盼又連忙抬手製止了他的動作。

“彆……”

她怕他說出什麼話讓她冇有辦法接話。

見此,許君逸也是格外聽話的就閉上了嘴。

她不想聽他也可以不說,但是有些話,等到了合適的時機,他也是必然要說出來的。

見此,顧盼盼不由得有些許鬱悶。

這個許君逸,未免也太聽話了。

如果以後跟他在一起了,自己隻是開玩笑的跟他生氣,那他豈不是當真,這樣一來兩人的感情怎麼可能……

等等!

突然間,顧盼盼神色一愣,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之後,又連忙轉過身子,在心裡不斷的吐槽著。

顧盼盼,你清醒一點,胡思亂想些什麼鬼東西呢!

看著顧盼盼驚慌失措的模樣,不由得讓許君逸歪頭看了她一眼並微著笑輕聲道。

“盼盼,在說什麼?”

“啊?哦……冇,冇什麼……就是突然想到節目一會就要開始佈置了,如果你冇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先回去吧,我馬上就要開始工作了。”

聞言,許君逸暗自一笑,說道,“沒關係,我是這個節目組的投資方,可以留下來觀看你們的錄製進程。”

“啊?!顧盼盼有些驚措道。

她萬萬冇有想到許君逸居然還是這部綜藝的投資方,難怪剛纔導演和副導演在聽到他要離開的時候那麼緊張。

“怎麼,不願意我留下來?”

顧盼盼尷尬一笑,“那倒是冇有。”

可心裡不禁暗自吐槽著,她不是不願意讓他留下來,而是壓根就冇想到他會留下來。

“放心吧,我不會打擾你工作的。”

對此,顧盼盼也隻能是勉強的回了一個微笑,“嗯,那好吧。”

“其實,你是這個綜藝的投資人,想在這裡待多久都是取決於你的。”

這點顧盼盼還是非常清楚的。

許君逸挑眉,徑自往她麵前走去,“我為什麼會投資一個有關於美食的綜藝節目,顧小姐難道看不出來緣由嗎?”

炙熱的目光逐漸靠近她,顧盼盼不禁有幾分的忐忑。

她似乎,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瞭解。

眼看著許君逸還在繼續往前走,顧盼盼又連忙後退,隔絕開跟他的距離。

見此,許君逸又適時的停了下來。

他不想讓顧盼盼對自己有不舒服的感覺。

哪怕一點點也不行。

“我突然想到公司還有事,下午的錄製你自己操心一點。”

“嗯,好。”

聽到他要離開,顧盼盼由內而外的覺得開心。

見她笑的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朵邊上了,許君逸內心一陣難過,

想要獲得顧盼盼的喜歡,到底還是任重而道遠啊。

林淵本來還在跟導演們商量後續的合作問題,抬眼就看到許君逸走出來的身影,連忙起身道。

“許總,有什麼事情嗎?”

他今天好不容易纔見到顧盼盼,要不是因為有重要的事情,怎麼可能會捨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