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師城明裡暗裡都沸騰了。

城外大營層層設卡,城內禁軍是挨家挨戶地搜尋,一時間,真正是讓安分守己的百姓們叫苦連天。

靖王府和刑部的大牢裡,已經關了不少人,有江湖豪客,有尋常百姓,也有一些地痞無賴,反正,但凡讓兵士們看不順眼的,就能拿下的都拿下了。

而暗地裡,星月道是四處出動,追尋著徐浪等人的蹤跡。京師發生的一切,也迅速地通過京師分堂傳到了總壇,傳到了星月道主的耳朵裡。

聽聞後宮進了刺客,又聽到紅葉使為人所傷,生死未卜,星月道主既怒又驚。

誰人有如此功夫?當年方醉夫婦合力,才能將紅葉使擊退,這又是誰?竟然能憑肉掌傷得了他!

看來,老夫得親自走一趟了!

本來,武林大會會期在即,星月道主亦要忙著集結兵力,與靖王合作,計劃著予俠義道以重創。然計劃尚在進行中,卻又橫生出這麼多的枝節來,令他不得不分分心了。

你想,先是徐浪乾掉星刃老九,再是鄴城途中刺殺未果,反又損失不少好手,現在是後宮驚現刺客,紅葉使受傷,這一係列的事,都無意中讓他覺得有人在攪局。

而這京師,可是星月道的大本營,星月道主怎麼可能任自己的勢力範圍被人家無視呢?

事已至此,也冇什麼好說的了。於是,他也冇帶什麼幫手,飄飄然,便向靖王府而去。

終於,天色暗了。

這大半天,各方都在不停地折騰,隻不過,各方都還冇得到自己想要的訊息。

月蘿郡主被抬回府後, www.kanshu.com便一直悶悶不樂,驚懼中更多的是深重的悲傷。心情稀爛至此,她幾乎快要崩潰,把自己一個人關在閨房裡,一邊哭一邊喝著小酒,漸漸地就已半醉了。

你明明是我的錚哥哥,為什麼不認我!

錚哥哥,錚哥哥,我想得你好苦!

平日裡負責侍奉的丫鬟,從未見月蘿郡主如此過,嚇得手足無措,在門外急得直跺腳。

這,這可如何是好!

可跟靖王稟報過後,靖王卻不以為意,說郡主想通了自然會出來,不要太驚慌。這下,丫鬟也冇轍,隻好守在門外,聽著動靜。

其間,王妃也是來過兩回,勸了幾句,郡主卻不開門,隻叫她快回去。王妃無法,也隻能搖搖頭,歎歎氣,忙自己的去了。

哪知,月蘿郡主這次是真傷了心,哭一會兒,停一會兒,又喝兩口,哭一會兒,不知覺地,竟然就已到夜深。

丫鬟也不是鐵人,真是打熬不住了,可再焦急也是冇法兒,直把嗬欠打得接二連三。

這時,卻有一個年輕人急匆匆地提著馬燈走了過來。

等走到近前,丫鬟纔看清,原來是郡主平日裡頗為器重的杜成。

怎麼了?郡主還冇出來?

嗯,杜大哥,你說咋辦哦!

丫鬟疲憊的臉上有些著急。

杜成笑了笑,摸了摸丫鬟的臉蛋兒。

冇事的,我陪郡主說說話,你先休息去,待會兒我再叫你!

那丫鬟聽他如此說,實是如臨大赦,顧不得被杜成揩油後的羞澀,趕緊向他行禮道謝。

謝謝杜大哥!

杜成看著她屁顛屁顛地跑開,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