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星河一臉無語,就算他想回去,眼下似乎也冇有太好辦法了。

聯絡黑市並無迴應,說明此地真是偏僻,不在任何一條星路輻射範圍內,是邊緣的邊緣。

這種狀況除了等那艘貨船,還有第二條路可走嗎?

也許偏僻有偏僻的好,血海所成中千世界十分安全,幾百年甚至幾千年都未必有人過去。

陳星河很想憑藉血蓮橫跨星空,隻是想想也就放棄了。

星空更加貧瘠,吸收靈氣不易。

這也便罷了,有些地方特彆危險,不知道準確星路,陷入險境也許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出來。

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等貨船過來吧!

這艘貨船屬於一家商會,每甲子往來一次,據說很是準時。

希望這艘船依然準時,否則十八年就白等了。

另外,陳星河覺得雷府怕是有能力先行到來,也許可以在對方身上想想辦法。

接下來,他就像望夫石一樣,盼望大敵跨越星海過來,最好能有一艘豪華戰船。

結果,雷府動用奇異手段,在穹月大世界直接集結雷電,然後在雷電中凝聚大軍,落下投影。

大軍!

雷府似乎急了,投入大量軍力物力,造就三百雷人,二十尊三眼雷神,六名持錘雷神,以及四尊白髮道人。

陣容空前,死死鎖定陳星河所在,第一波攻擊就煌煌無量,刺目非常。

“陳星河,赤皇天傾天宗弟子,罪無可恕,擒拿歸桉。”

“哈,一向霸道的你們竟然肯花時間調查我?難得啊難得!不過你們雷府說老子罪無可恕就罪無可恕嗎?到底是什麼罪?說個清楚?”

“哼,你不需要知道,隻要伏法就行。”四名白髮道人擺出同一副嘴臉,眼睛全長在頭頂上。

“哈哈哈。”陳星河笑著點頭:“行,來吧!少說廢話,讓我看看你們能不能助我修複身軀。”

“滅!”漫天雷霆旋轉,還是換湯不換藥的劫雷。

不過陳星河這雙眼睛現在可不白給,看出一點不同。

“原來如此,劫雷隻是皮,背後另有謀算!”

強犧讀犧。大手拍來,雷眼鎖定,數十道殺機同時彙聚。

一抹光影隱現,三百雷人和二十雷神齊齊破碎。

陳星河探手一抓,這三百雷人和二十雷神散逸雷電雷勁聚攏成一顆巨大雷球,之後通過右手融入身軀。

“你在乾什麼?”持錘雷神大吼。

吼聲還在天地間迴盪,六名持錘雷神也已經分崩離析,散逸雷電雷勁同樣遭受吸攝。

片刻之間,豪華陣容隻剩下為首四名道人。

這四名道人麵色大變。

陳星河飄在空中,直視對麵四道身影。

“是一口飛劍,對嗎?”

四尊道人感知敏銳,發現一絲劍影。

儘管那一絲劍影空然浩渺,卻還是冇能逃過他們的雷眼。

陳星河立退。

歸藏劍可以不受阻礙滅殺那些小嘍囉,不過心中有種直覺,想滅殺為首四尊雷霆道人會非常吃力。

既然如此,退一步又有何妨?

“晚了!”

一簇火花出現。

陳星河眯起雙眼,火花出現得十分突兀,還好生死簿提升之後,童力變強不少,他早有準備。

這候17*bxW*章汜。“鏘鏘鏘……”

“噗噗噗……”

兩道身影在高空瞬間交鋒多次,忽然一道血光出現。

火焰灼灼,一隻身材修長火猿難以置信看向陳星河,目光逐漸下移,看向血色蓮台。

“劫雷殺我不成,換了一隻火猴子?”

“陳星河,你果然有大氣運傍身。”火猴子比那四個雷霆道人還要神異。

“啥氣運不氣運?有氣運還能被你們追來追去?”陳星河冇好氣的說。

“哼,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即便你有氣運,在我等麵前也是予取予奪的芻狗。”

“得得得,少扯那些冇用的。”陳星河有些不耐煩的說:“猴子,你家老大為啥和我過不去?”

“不是和你過不去,是和你背後那位過不去。”

“我背後那位?”陳星河微笑道:“我背後不止一位,師門先不去說,還有祖巫帝江和冥河老祖,還有佛門因果,你倒是說個清楚,在下礙了哪條道?”

“你當真不知?”

“廢話!到底應該知道什麼?你們要殺人也要給個痛快話,天下修士這麼多,為何偏偏找我。”

火猴子上下打量陳星河,覺得這小子不像說假話,蔑視道:“仙界一分為二,為首兩大戰仙理念不和,打到仙界破碎,我家道君肩負重任,欲再造乾坤!”

“再造乾坤?”陳星河暗道:“仙界出問題是萬墟道君和右手搞出來的事嗎?我一個小修士無形當中竟然沾染這麼大因果?玩完了,糟糕了,恩怨從仙界開始,延續這麼多年!原來的開戰理由已經不重要,UU看書 www.uukanshu.com當針對成為一種習慣,隻有一方全滅纔會完結。”

“那和我有啥關係?”無論心中如何想,表麵上還是這句話。

“你與我家道君的死對頭有著牽連,不找你找誰?道君說隻要她在,滅世便會遇到阻礙。”

“滅世?”陳星河瞪大眼睛。

“仙界散失氣運太過,人道當誅,仙道當興。”

聽火猴子這麼說,陳星河一下子全都明白了,萬墟道君是個瘋子,想要通過滅世再造仙界。

甭管有冇有這種可能,隻要這種念頭出現,人道和仙道必然站在對立麵,而仙道之中不同意這麼搞的仙人分裂出來也很正常。

陳星河拍著胸口說:“多謝你能把話說明白!來吧!我肯定會站在你們的對立麵,往後即使你們不來找我,我見到你們這些仙界殘渣也會想辦法屠之滅之。”

“殺!”火猴子說話拖延時間,另外那四尊雷霆道人已經做好準備,空中頓時顯現出一片片雷火陣紋。

大陣一起,風借火勢,火借風湧。

製大製梟。火焰激流在絲絲縷縷雷電束縛下變成恐怖箭失。

陳星河從來冇有見過移動這麼快的火焰,若非腳下十二品血蓮瘋狂閃避,他這條小命當場就會交代進去。

“去!”血蓮劇烈消耗祖巫法身,帶著陳星河宛如跨越星海,在間不容髮之際來到一名雷霆道人近前。

卡察一聲,陳星河將右手伸入這尊雷霆道人胸口,頓時耀眼雷光沖天燃爆,借力打力抵擋住雷火大陣打殺。

喜歡開局奪舍大長老請大家收藏:()開局奪舍大長老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