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荒獸一族,倒是會找時候,融獸一族聽令,放棄外圈防線,退居內圈兒,縮小戰鬥範圍,采取守勢。”

當龍塵隨著鳳幽等人衝了出來,發現四麵八方,全是嘶吼與激戰之聲,場麵極度混亂。

“發生了什麼?”龍塵不禁問道。

“是我們的對頭,荒獸一族對我們發動了圍攻,它們一定是知道了我們剛剛與天邪宗一戰,以為我們元氣大傷,要來撿便宜。”鳳幽咬牙切齒地道。

“轟隆隆……”

在這時,遠處虛空爆碎,兩個巨大的身影衝入了天穹,因為速度太快,龍塵都冇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但是憑藉他們的氣息,龍塵知道是兩位聖王級強者交上了手,其中一人正是融獸一族的那位族長。

“龍塵,我要去迎戰荒獸一族的主力,可能冇餘力保護你,你可以留在這裡,也可以參與戰鬥,不過,你要自己注意安全了。”鳳幽道。

“冇事,你先忙,我就在旁邊看看,我不說話。”龍塵道。

鳳幽點點頭,她一聲怒喝,背後浮現出血紅色的羽翼,火焰燃燒了天穹,化作一道流星飛馳而去。

隨著她出手,無數融獸一族的強者們,同時衝出,很顯然,鳳幽就是融獸一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她一動,所有人都動了。

龍塵跟著隊伍的尾巴,很快就到了戰場外圍,隨著鳳幽的命令,大批的融獸一族強者後退,縮小作戰圈。

很快,龍塵就看到了鳳菲口中的荒獸一族,它們與魔獸一族的氣息有些相似,但是卻帶著奇異的蠻荒之氣,全部都是極為古老的物種。

荒獸一族極為駁雜,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岸上爬的,應有儘有,它們體型龐大,數量驚人,正瘋狂衝擊著融獸一族的防禦圈。

荒獸一族的強者太多了,而融獸一族剛剛經曆了一場血戰,兩者剛一接觸,融獸一族瞬間處於下風,被殺得節節敗退,很多融獸一族強者被擊殺後,屍體直接被荒獸們吞噬,那畫麵血腥至極。

“死”

當看到族人們慘死,鳳幽驚怒交集,手持金色長槍,一槍猛刺,洞穿虛空,無數荒獸被她一擊崩碎,化作無數碎肉,血濺長空。

“好傢夥,這個大妞兒夠暴力。”

龍塵在後麵,看著鳳幽一槍擊殺的荒獸中,有數十位不朽強者和一位聖者,這一擊太強了。

“你們後退,這裡交給我。”鳳幽大叫。

“轟隆隆……”

結果她剛剛說完,兩個金色的身影飛出,兩根骨棒對著鳳幽猛地砸落。

當那兩個身影出現,龍塵嚇了一跳,那是兩個渾身長滿了金色絨毛的猴子。

它們身高不足五尺,身體瘦削,看上去冇有絲毫威脅的樣子,但是它們的氣血沖天,剛剛一出現,恐怖的天命之力覆蓋了整個世界。

“好傢夥,這兩個猴子怎麼如此恐怖?”龍塵都被嚇了一跳。

這兩個金色猴子,妖氣沖天,氣息竟然隻比邪飛略遜一籌而已。

雖然氣息略遜一籌,但是它們兩個合力之下,相互配合,攻擊犀利無匹。

“轟”

一聲驚天巨響,那兩個金色猴子與鳳幽硬拚了一擊,金色的神輝刺人眼眸,掀起了金光駭浪,那一刻,所有人都失去了視野。

“噹噹噹……”

當人們的視野再次恢複時,鳳幽已經與那兩個金色猴子再次激戰,兩根骨棒,一把長槍,殺得天昏地暗,難分難解。

“以前真的是井底之蛙了,這麼小的猴子,竟然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龍塵不禁心頭駭然。

那兩隻金毛猴子,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似乎一巴掌就能拍死,卻擁有如此變態的力量。

而且它們手中的骨棒,似乎並非天然的東西,兩根骨棒通體雪白,宛若玉石,因為上麵佈滿了金色符文,所以,骨棒看起來如同金鑲玉一般,它比一般聖器的威壓,更加強大。

“噹噹噹……”

兩隻金色猴子,瘋狂激戰鳳幽,配合得相當精妙,而鳳幽似乎跟它們也是老對手了,彼此非常瞭解,一出手,就殺得難分難解。

“殺……”

跟隨鳳菲而來的融獸一族強者們,怒吼著殺了出去,因為跟著那兩隻金色猴子一起殺來的,還有無窮無儘的金色猴子。

這些猴子們,與其他荒獸不同,它們手持兵器,戰力通天,融獸一族的強者們,與它們剛一接觸,就爆發了慘烈的血戰。

一時間,戰場上嘶吼無儘,氣浪吞天,不管是荒獸一族,還是融獸一族,每時每刻都有強者倒下,鮮血染紅了大地。

“這群金色猴子,血脈更加古老,可以指揮這群荒獸,想要解決這場戰爭,必須先解決這群金毛猴子。”龍塵很快就看出,這場戰爭是這群神秘的金毛猴子主導的。

龍塵知道,UU看書 uukanshu.com這金毛猴子的來曆絕對不一般,可是任由他如何思索,也想不出它們的來曆,顯然,這涉及到了他的知識盲區。

“吼”

就在龍塵觀察那些金色猴子之際,忽然他被一頭聖者級的斑斕猛虎給盯上了,那斑斕猛虎體長萬裡,大嘴張開,吞天食地,當它大嘴張開之時,龍塵已經被吸到了它的口中。

“噗”

就在龍塵進入它口中的一瞬間,龍塵手中的血色長刀,刺入了斑斕猛虎的門腔。

原本龍塵以為,這一擊可以直接洞穿它的頭顱,破壞它的晶核,讓它一擊斃命。

可是讓龍塵萬萬冇想到的是,血色長刀刺入斑斕猛虎血肉的一瞬間,長刀彷彿被什麼力量給吸扯住了,刀風竟然刺不出去。

那一刻,龍塵嚇了一跳,如果這一擊不能擊殺那斑斕猛虎,他被吞入腹中,那可就危險了。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讓龍塵驚呆了,他手中的血色長刀猛地一顫抖,那斑斕猛虎竟然瘋狂大叫,死命掙紮,似乎要掙脫血色長刀。

可是血色長刀之上,全是倒刺,根本無法掙脫,龍塵駭然發現,血色長刀刺中的地方,一瞬間乾癟了下來,緊接著,斑斕猛虎的萬裡身軀,在一個呼吸的時間裡,成了一具巨大的乾屍。

“嗡”

血色長刀自動從斑斕猛虎的屍體上脫離,血色長刀之上,又一道骷髏符文亮了起來,當這個骷髏符文亮起後,整個長刀發出了令人神魂顫栗的刀鳴之聲。

“好傢夥,竟然還能吸血。”

看到符文流轉,血氣瀰漫的血色長刀,龍塵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