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僅僅是萬玉郎,應該說是眼前的這群魂魄的實力去,全都強的可怕!

按理來說,萬玉郎他們被夜鶯兒害死了之後,魂魄被抽出關押在這片空間內,他們全都是夜鶯兒的提線木偶,平日裡甚至都冇有意識,更不存在修煉,就連平日裡死在空間內的那些受害者,他們的死所產生的怨氣,也給了夜鶯兒,絕對不會留下。

而他們吞噬了夜鶯兒的怨氣,也隻能讓他們的實力比尋常的魂魄厲害那麼一點點而已。

難怪姚青衣剛纔會被打飛,這些怨靈們現在所有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嘿嘿嘿,到你了!”萬玉郎瞪著眼睛,兩邊的嘴角高高的提了起來,癲狂的大笑著,抬起手臂直奔沈窈微的麵門砸去。

手中的桃木匕首橫掃而過,刺入萬玉郎的手臂。

“呀啊!”萬玉郎全身抖動如篩糠,抬著受傷的手臂發出了刺耳的尖叫。

魔音穿耳,沈窈微心中默唸靜心咒,抬手之間一道靈力橫掃而出,捆住了萬玉郎的脖子!

萬玉郎如同被拴起來的野狗,拉扯著繩索卻無力掙紮,指甲奮力撕扯出血,直到最後身體無力的倒在地上,被靈力壓製的不能起身。

剩下的魂魄們見此一幕也不知道害怕,依舊烏泱泱的一大片同時朝著沈窈微湧了過來,鋒利的手爪襲來,像是同時要將她撕裂。

沈窈微腳尖一點,後退之間拉開和魂魄們之間的距離,手中的桃木匕首不停閃過,每一次都能捆住一名魂魄的脖子。

但魂魄的數量實在是太多,宛如浪潮襲來,逼得沈窈微不停後退,竭儘全力,也不過隻撕出了一條突破口。

“嗬嗬嗬嗬……”這時候,夜鶯兒不屑的笑聲從遠處傳來。

沈窈微抬眼,便見到夜鶯兒正站在魂魄們的後方。

隨著她抬手一掃,又是十幾道魂魄橫掃而出,這些魂魄瞬間填補了被撕裂出的那個缺口,魂魄化為了一道牆,朝著他們撲了過來。

姚青衣及時趕到,奮力的和魂魄們廝殺,身上很快就落下了傷痕:“該死的,這些鬼東西為何如此強悍?咱們又不能直接滅了他們,這樣下去,遲早被這些鬼東西活活累死!”

“夜鶯兒,你到底做了什麼?”沈窈微將實力壓製到三成,保持著和姚青衣不相上下的力量,抵抗著魂魄們,不讓這些鬼東西有任何傷到她的機會。

按理來說,這些魂魄絕對不會這麼難纏!

由此可見,夜鶯兒一定還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嗬嗬嗬嗬……你不是一直都很聰明嗎?既然如此,你大可猜猜看,若是你能猜中的話,我可以留你一條賤命。反之,你若是猜錯了,那我就像是殺了這些人一樣殺了你,把你的魂兒給抽出來,讓你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你知道,到時候,我會如何折磨你嗎?”夜鶯兒慢條斯理的笑了,猩紅的眼底泛起戲謔的光,望著沈窈微的眼神像極了看著什麼有趣的新玩意兒。

------題外話------

每個月大概會休息兩天,哎嘿嘿,求票票,昨天休息啦。一般如果七點之前不更新就是休息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