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當初調查出秘境凶手是你時,原本我還不太相信,堂堂的‘年輕一輩第一強者’,竟然會是如此心狠手辣的邪魔外道,我特地廣邀天下強者齊聚天道派,為的就是給你一個自我辯解的機會,讓你在眾人麵前證明你的清白。

冇想到,你竟是如此的冥頑不靈,不但死不悔改,竟還想殺了我,說實話,我之前對你有多欣賞,現在就有多失望。”

陽舒真人搖搖頭,臉上一陣痛惜,似乎是在為正道失去一個少年英俠而惋惜。

實則他內心一陣冷笑,陳飛宇突然來了天道派,雖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這樣也好,這裡有這麼多強者,必定能夠消耗陳飛宇的“開天劍”,到時候,他依然能夠奪取陳飛宇的星辰之力。

在場眾人紛紛動容。

“陽舒真人宅心仁厚,我等皆感佩服,隻是陳飛宇此子已經墮入魔道,對正道有著巨大的威脅,陽舒真人千萬不可再存著愛惜人才之心,以免後患無窮。”

“枉費陽舒真人多次給陳飛宇機會,陳飛宇非但不珍惜,反而還想恩將仇報殺害陽舒真人,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凶惡之人,真是豈有此理!”

“還望陽舒真人等前輩強者行使霹靂手段,為天下人除次邪魔,還天下一個太平!”

麵對眾人的群情激動,陳飛宇一聲輕蔑的冷笑:“你們算什麼東西,也配來指責我?”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片嘩然,紛紛叫罵起來。

“如果不是陽舒在這裡,借你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在我麵前放肆,如若不服,大可以站出來跟我動手,何必像個娘們一樣隻知搖唇鼓舌?”

陳飛宇話音剛落,龍淵劍憑空出現,插在麵前的地麵上。

磅礴的劍意散發而出,籠罩了整個天道派。

周圍眾人震懾於龍淵劍的威力,下意識閉上了嘴。

人山人海的廣場上,突然之間寂靜無聲,針落可聞。

開玩笑,就在不久前,陳飛宇一個人踏滅了千年家族明家,包括上一任家主的明星劍,全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足見陳飛宇實力之強,以及手段之殺伐,他們怎麼敢真的跳出來跟陳飛宇動手?

邪派組織成員們眼睛紛紛一亮,在天下第一大派麵前這麼囂張,一人一劍震懾整個正道群俠,這在以前,他們可是連想都不敢想,萬萬冇想到,陳飛宇竟然做到了,瞧那些正道人士畏縮的樣子,真他孃的爽!

“不愧是一人一劍踏滅整個明家的武道天才,果然氣魄驚人,不過,在我等麵前,還冇有你放肆的資格。”

陽舒真人話語聲響起,正道眾人纔回過神來,對啊,有陽舒真人等一眾強者在此,哪裡輪得到陳飛宇囂張,剛剛竟然被陳飛宇給嚇到了,真是丟人。

一念及此,眾人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

陳飛宇迴應陽舒真人:“有冇有資格,得等打過之後再說。”

陽舒真人一聲輕笑:“妙蓮師妹,子虛師弟,你們先將門下弟子喊回去,青蓮和瓊靈雖然被陳飛宇蠱惑,但隻要肯回頭,依舊是道門弟子。”

妙蓮仙子點點頭,向著青蓮道:“還不快過來?”

子虛真人同樣招呼瓊靈仙子過去。

豈料,原本尊師重道的道門雙姝,卻是依舊堅定地站在陳飛宇的身旁。

青蓮仙子更是語出驚人:“師父,飛宇並不是傳說中的凶手,這一切都是陽舒真人在汙衊飛宇,你們萬萬不可相信。”

瓊靈仙子連連點頭:“不錯,我也可以作證!”

此言一出,正道眾人一片嘩然,都冇有想到,青蓮仙子為了維護陳飛宇,竟然到了當眾說謊的程度,真不知道陳飛宇給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灌了什麼**湯,真是可惡,今天一定要將陳飛宇給大卸八塊,以泄心頭之恨!

邪派成員心中敬仰,紛紛豎起大拇指,能將享譽聖地的正道仙子馴服到這等程度,陳飛宇這手段高啊,真是我輩之楷模!

妙蓮仙子和子虛真人卻是暗中皺起眉頭,他們之前派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前往天道派,正是因為對秘境之事有所疑惑,但不知為何,兩女竟同時被陳飛宇拐走了,不得不說,這裡麵同樣有著很大的疑點。

隻是陽舒真人在聖地德高望重,自然不會想到陽舒真人纔是幕後的主謀者。

陽舒真人暗中皺眉,哼了一聲:“看來青蓮和瓊靈這兩個丫頭,被陳飛宇蠱惑的不輕,妙蓮師妹和子虛師弟還是快點把她倆領回去,免得被陳飛宇連累。”

當然,他姿態做足,彆人隻會越發的相信是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被陳飛宇蠱惑,而不會相信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的話。

瓊靈仙子正要說話,陳飛宇已經笑著說道:“你們兩個先過去,我一個人足以應付。”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這纔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到了各自門派當中。

妙蓮仙子和子虛真人連忙低聲詢問究竟是怎麼回事。

突然,隻聽陽舒真人說道:“陳飛宇,你確定要與整個正道為敵?”

“不是與正道為敵,而是殺了你。”陳飛宇拔起龍淵劍,遙遙地指向了陽舒真人:“如果你代表正道的話,那冇錯,我就是與整個正道為敵。”

“嘩”的一聲,眾人嘩然,好囂張!

“小小年紀,竟然如此放肆。”寂心神僧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雙手合十道:“不勞陽舒道兄動手,就由老僧來會一會這個把聖地鬨得天翻地覆的陳飛宇。”

“那就有勞寂心神僧了。”

陽舒真人笑了笑,寂心神僧是明心宗的主持,一身佛門功法出神入化,雖然這些年不顯山漏水,但是陽舒真人卻是知道,寂心神僧已經修煉到“通玄後期”境界,對付陳飛宇應該不在話下。

寂心神僧身影一閃,已經來到廣場上,站在陳飛宇對麵:“阿彌陀佛,施主小小年紀竟如此狠毒,倒是可惜了這一身的資質和修為,也罷,我佛慈悲,施主隻要自廢修為,並且在明心宗潛心鑽研佛法,老僧願意為你擔保,保住你一條性命。”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這裡這麼多人,卻是大師第一個站出來要教訓我,說明大師內心依舊衝動,可見大師佛學修為並不到家,你連自己都度化不了,現在卻想來度化我,不覺得可笑嗎?”

寂心神僧臉色頓時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