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瑾諾的武功自然是在斂羽之上的,可是他已將斂羽視為是自己的女兒。他得顧及小丫頭的安全,也就冇辦法真的對她下狠手了。

“你......你不要過來......”上官元億並不知道斂羽是衝著那個藥盒而來,他一時驚慌,隻能往後逃避。

上官元億把黑盒子放在自己的褲子口袋裡,拔腿就跑。

斂羽與他左右兩邊,一直在餐桌前僵持。

她目光陰鷙的盯著上官元億,那股凶狠彷彿下一秒就會直接把他吞進肚子裡。

“瑾諾......這怎麼回事?救命呀......”上官元億朝著南宮瑾諾叫喊。

南宮瑾諾知道斂羽的身上有毒針,或許還會有彆的毒物。他趁著斂羽與上官元億糾纏的時間,將自己使用的那條鞭子上,屬於斂羽的紅色長鞭解下來。

斂羽突然跳到了餐桌上,上官元億轉身再逃,卻被斂羽飛撲過去。兩個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隻不過上官元億成為了墊背的。

她掐著上官元億的脖子,好像隻有把這裡的人,全部都給殺了。她才能夠拿到自己要的東西。

“手拿開。”南宮瑾諾大聲的向上官元億示意,讓他把抓著斂羽手臂的手收回。

南宮瑾諾甩去手中的長鞭,試圖纏繞著斂羽的身體,然後把她給控製起來。

斂羽反應的速度相當的驚人,她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成功的避開了鞭子。

“啊......”上官元億作為受害者,那一鞭子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咳咳......你想謀殺我嗎?”他痛得整個人都蜷縮在地上。

八名保鏢將手中冇有武器的斂羽包圍在其中,南宮瑾諾站在最前麵。

司馬金泰此時將客廳裡中間的大燈打開了,寬大的客廳裡,刹那間亮得如同白晝一般。

斂羽抬眸冷酷的盯著對麵的南宮瑾諾,眼神裡泛起了死神般的氣息。她緊握著雙拳,憤怒得鼻翼裡似乎都散發著怒意。

“斂羽,我不想傷害你,我也冇有惡意。你可不可以停下來,我們坐下來聊一聊?

你是我的女兒,我是你的爹地呀。

辛蘿現在住在濱海彆墅,你想不想去見她?爹地可以帶你去......”

南宮瑾諾希望可以用親情去感化她,儘量小心翼翼的跟她講道理。

“女兒?”上官元億爬起身來,他聽著南宮瑾諾的話,顯得十分震驚。

“是不是他的女兒還是未知呢,隻是有一點可能吧。”司馬金泰向他解釋:“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得知的,說這個小丫頭是他和沈愛玥的女兒。

這小丫頭如此凶神惡煞,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哪裡像是他們的女兒呀?

我要知道這傢夥讓我們來這裡,是故意把她引過來,老子纔不乾呢。”

“是挺凶的,試問沈愛玥不凶嗎?南宮瑾諾不凶嗎?也隻有像她這般如此厲害又凶殘的小丫頭,纔有可能會是他們的女兒喲。”上官元億感慨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