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為了我而落淚。”白晴雪無力的喃喃著:“你根本就不喜歡我,你永遠都隻會把我推開。

你若真的是為了我而來這裡,那你......剛剛在看到我的時候,你就不會不理我了。”

“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新娘,晴雪......”

白一默那抓著白晴雪手臂的手,已經開始變得僵硬,無力。整條手臂都在顫抖。

華程陽的身上此時已經被保鏢拿來的安全帶繫上,他縱身往陽台的邊沿之下而去。

白晴雪突然看到樓下花園裡,有人拿來了救護的充氣裝備。再加上華程陽向她靠近,她的情緒突然失控。

“走開,讓他們全部都走,走啊......”

白晴雪在華程陽向她伸出手時,她抬起另一隻手,用力的將白一默的手推開。華程陽一把抓了空,白晴雪整個人都往樓下墜落。

“晴雪......”眾人撕心裂肺的驚呼。

“雪兒......”

“晴雪,不要啊......”白一默翻身往陽台上衝,他想要跟著白晴雪一起跳下去。

“一默。”白芷明迅速抱著白一默的腰身,強行把他從陽台上弄了下來。

“放開我......晴雪......不要啊,晴雪你回來......”白一默痛徹心菲的哭喊。“放開我,我要去救她。我要和在一起,放手......啊......”

白芷明用身體把白一默壓在地上,並命令了兩名保鏢,合力把他按住。

“雪兒......”白芷若看著硬生生從樓上墜樓下去,掉在樓下的白晴雪。她再也支撐不住,刹那間暈了過去。

“放開我......爸,不要啊......放開......嗚......我要去救她,爸......”

白一默瘋狂的嘶喊。

溫檸惜看著兒子痛苦成這樣,她幾乎都要心碎了。

她對於此時此刻的場景,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整個人大腦都是一片空白。

白一默瘋狂的拍打著地板,撕心裂肺的哭,聲音很快就嘶啞了。

他拚命的推開父親,以及想要控製住他的保鏢。

“攔住少爺。”白芷明的理智非常的清晰,他絕對不會讓一默出事。

因保鏢的阻攔,白一默無法靠近那個陽台。

他實在冇有辦法,隻好轉身選擇從樓梯那邊奔跑。

樓下亂成了一片,賓客們還冇有全部離去。白晴雪突然墜樓,免不了會有人想要看好戲,以及那些媒體想要獲取頭條新聞。

當白一默奔跑到樓下時,門口已被堵得死死的。

救護車早已到達,救護人員正在對白晴雪原地搶救。

“晴雪,晴雪......”白一默瘋狂的叫喊,卻隻能遠遠的看著,她躺在白色的單架上,接受著醫生的心臟按壓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