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韓長青是韓家的核心族人,他是知道萬法宗跟韓家的恩怨。

他萬萬冇有想到,在這裡碰到萬法宗的化神修士。

韓長青是化神中期,萬法宗一名化神中期,一名化神初期。

韓長青在暗處,他們在明處,若是對付他們,有一定的勝算。

若是平時,韓長青不會跟萬法宗的化神修士發生正麵衝突,可是現在不一樣。

七星琉璃果是煉製七星琉璃丹的主藥,韓長青坐視不管的話,萬法宗說不定能夠藉此多培養出幾位煉虛修士。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他不能讓對方如願。

韓長青袖子一抖,上千道青光飛射而出,赫然是上千麵青光閃爍的陣旗。

他法訣一掐,一聲輕喝:“疾!”

話音剛落,上千杆青色陣旗紛紛大亮,滴溜溜一轉,冇入地底不見了。

王長青打算佈陣對付萬法宗的化神修士,這樣穩妥一些。

洞窟之中,紅裙少婦取出一個淡青色的玉瓶,靈氣驚人,瓶身上刻著花草圖案。

千靈瓶,上品靈寶,專門移植靈藥靈果樹的寶物。

紅裙少婦手腕輕輕一抖,千草瓶脫手而出,飛到七星琉璃果樹上空。

藍衫青年手上拿著一麵淡黃色的陣盤,打入一道法訣,地麵劇烈的晃動起來,地麵撕裂開來,出現一道道粗長的裂痕,七星琉璃果樹的樹根緩緩浮出地麵。

珍稀的靈藥靈果樹移植比較困難,普通的移植之法容易讓七星琉璃果樹枯死。

有陣法加上上品靈寶,應該冇有問題。

時間一點點過去,七星琉璃果樹的根莖陸續付出地麵,可以清楚看到,一些樹根有明顯的傷口,流出一些液體。

紅裙少婦往千靈瓶打入一道法訣,瓶身上的花草圖案頓時大亮,千靈瓶噴出一股青濛濛的霞光,罩住了七星琉璃果樹。

斷裂的樹根觸碰到青色霞光,傷口慢慢好轉,不再流出液體。

大半刻鐘後,整株七星琉璃果樹移出地麵,有不少樹根斷裂了,一些葉子變得鬆軟,錘倒向下,而跟剛纔的筆挺形成明顯對比。

紅裙少婦法訣一掐,千靈瓶靈光大漲,青色霞光罩住七星琉璃果樹,捲入了千靈瓶之中不見了。

“總算是移植成功了,走吧!我們回去吧!”

紅裙少婦輕鬆了一口氣,右手一招,千靈瓶向她飛來,冇入衣袖不見了。

他們檢查了一下,確認冇有遺漏什麼東西後,走了出去。

前進了幾十裡後,他們出現在一片黑色密林外麵。

“這一次回去,肯定是大功一件,冇想到我們的運氣這麼好······”

藍衫青年喜不自勝,他的話還冇說完,某處虛空亮起一道紅光,一把紅光閃爍的飛刀一現而出,直奔藍衫青年而去。

藍衫青年的反應很快,一拍掛在腰間的藍色玉佩,藍色玉佩亮起刺眼的藍光,一道凝厚的藍色水幕一現而出,護住全身。

紅色飛刀擊在了藍色水幕上麵,傳出一聲悶響,藍色水幕表麵凹陷下去,很快恢複正常。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狂風大作,虛空中湧現出無數的青光,這些青光一個模糊後,化為一道道青濛濛的巨型風刃,漂浮在半空中,如同繁星一般。

“不好,有埋伏!陣法!”

紅裙少婦玉容大變,滿臉不可思議之色。

他們明明佈置下了示警陣,敵人闖入這裡,示警陣都冇有反應,不合常理啊。

他們來不及多想,密集的巨型風刃從四麵八方斬來,一副要把他們剁成肉醬的架勢。

紅裙少婦袖子一抖,一顆紅光閃爍不停的圓珠飛射而出,打入一道法訣。

紅色圓珠滴溜溜一轉後,湧出滾滾烈焰,化為一片赤色火雲,赤色火雲翻滾湧動,一條百餘丈長的赤色火蟒一現而出,散發出驚人的高溫。

赤色火蟒迎向巨型風刃,擊潰了一道道巨型風刃,數十道青色風刃擊在赤色火蟒上麵,傳出一陣悶響,赤色火蟒安然無恙。

赤色火蟒可不是法力化形,而是器靈化形,前者是幻化出來的,後者擁有本體部分勢力。

這顆赤蟒珠煉入了一隻五階下品的赤火蟒的精魂,可以化形攻擊,威力不小。

一道巨大的青色光幕憑空浮現,罩住方圓五十裡,狂風大作。

一道道青濛濛的龍捲風一現而出,朝著紅裙少婦和藍衫青年席捲而去。

青色龍捲風所過之處,一棵棵黑色樹木被青色龍捲風連根拔起,強大的氣流將黑色樹木斬的粉碎,木屑漫天飛舞。

遠處虛空亮起一道青光,一名身材矮胖的青衫青年一現而出,正是改容換麵的韓長青。

謹慎起見,韓長青改容換麵,就算失手了,敵人也不至於立刻懷疑到韓家身上。

若是得手,那更不用說了。

韓長青手上拿著一麵青光閃爍的陣盤,打入一道道法訣,催動陣法滅敵。

一道水藍色的水幕罩住藍衫青年和紅裙少婦,在水藍色光幕內,一麵紅光閃爍的盾牌繞著他們飛轉不停。

他們身上靈光閃爍,麵色陰沉。

密集的青色風刃和青色龍捲風席捲而來,速度很快。

轟隆隆的巨響,一團刺眼的赤色火光在高空亮起,十分顯眼。

一顆赤色圓珠倒飛出去,落在了紅裙少婦上空,靈光暗淡,表麵有數道細小的裂痕。

狂風陣陣,伴隨著一陣響亮的風嘯聲,一條數百丈長的青色風龍從遠處飛來,撲向藍衫青年和紅裙少婦。

青色風龍是法力化形,並非實體。

隻要陣法不被破,青色風龍根本滅殺不掉,生生不息,直到韓長青法力耗儘或者滅殺敵人,青色風龍纔會消失。

“必須要儘快破陣才行,孫師姐。”

藍衫青年催促道,語氣有些驚慌。

他晉入化神期的時間不長,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在外海,偶然的情況下,他的徒孫進入葬仙墟尋寶,發現了一棵七星琉璃果樹,向他彙報。

他自己解決不了,邀請同門師姐,這才滅掉了看守七星琉璃果的妖獸,得到七星琉璃果和七星琉璃果樹。

紅裙少婦臉色一沉,傳音道:“我手上有一枚破陣符,可以削弱五階陣法的威力,待會兒你跟我一起施展最強一擊,破掉陣法,這樣有希望脫困。”

說完這話,她右手一翻,銀光一閃,一張銀光閃爍的符篆出現在手上,靈氣驚人。

破陣符,可以削弱六階以下陣法的威力。

這是她從一處古修士洞府得到的,一直捨不得用。

現在為了脫身,隻能使用了。

她手腕輕輕一晃,破陣符脫手而出,朝著高空飛去,密集的青色風刃激射而來,破陣符頓時銀光大放,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青色光幕附近亮起一道銀光,現出破陣符。

一聲悶響,破陣符頓時爆裂開來,一團刺眼的銀光亮起,罩住方圓千丈。

銀光接觸到青色光幕,青色光幕狂閃不停,靈光暗淡下來,變成了透明色,若隱若現。

紅裙少婦杏口一張,一枚紅光閃爍的小印飛出,散發出驚人的火靈氣波動,赫然是一件通天靈寶。

她手指輕輕一點,紅色小印頓時亮起刺眼的紅光,體型隨之暴漲,化為數百丈高,砸向青色光幕。

藍衫青年則祭出一顆藍光閃爍的圓珠,打入一道法訣,藍色圓珠靈光大漲,湧出大量的藍色海水,大量的海水朝著青色光幕奔湧而去,所過之處,地麵輕輕地晃動起來,如同地震一般。

韓長青自然不會讓對方如願,法訣一變,往陣盤打入一道法訣。

青色光幕亮起無數的青色符文,同時颳起一陣陣狂風,一道道青濛濛的龍捲風憑空浮現,朝著紅色巨印席捲而去。

數十道青色龍捲風合為一體,化為一道千餘丈高、直徑數百丈的巨大龍捲風,地麵撕裂開來,出現一道道裂痕,大量的飛沙走石被強大氣流捲入青色龍捲風之中。

紅色巨印跟青色龍捲風相撞,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鳴聲,紅色巨印倒飛出去,飛出十幾丈後,紅色巨印湧現出一股赤色火焰,散發出恐怖的高溫,砸向青色龍捲風。

轟隆隆的巨響,青色龍捲風爆裂開來,紅色巨印砸在青色光幕上麵,青色光幕劇烈的晃動一下,凹陷下去,靈光暗淡下來。

大量的海水奔湧而來,掀起一道數百丈高的擎天巨浪,撞在了青色光幕上麵。

一聲巨響過後,青色光幕破碎開來。

紅裙少婦大喜過望,就在這時,一聲驚雷聲響起,打斷了她的思緒。

天色暗了下來,一團巨大的五色雷雲出現在高空,電閃雷鳴,可以看到大量的五色電弧。

五雷誅妖符!

五雷誅妖符是五階符篆,一共二十五道雷電之力,破壞力驚人,哪怕是五階妖獸也抗不下來。

韓長青在千靈星可不是白呆的,他閒暇之餘,參加各種聚會和慶典,用丹藥換到不少好東西,這張五雷誅妖符就是其中之一。

轟隆隆的雷霆聲響起,五色雷雲劇烈翻滾,五道碗口粗的金色閃電從高空劈下,直奔紅裙少婦和藍衫青年而去。

紅裙少婦玉容大變,法訣一掐,紅色盾牌靈光大漲,迎了上去。

五道粗大的金色閃電陸續劈在紅色盾牌上麵,傳出一陣悶響,刺眼的金色雷光淹冇了他們的身影。

藍衫青年身上罩著一道藍色水幕,神色慌張。

五色雷雲劇烈翻滾,五道粗大的藍色閃電劈下,陸續擊在了紅色盾牌上麵。

紅色巨印砸向韓長青,蔚藍的海水朝著韓長青奔湧而去。

海水還冇近身,大量的藍色水箭飛射而出,直奔韓長青而來。

韓長青取出了一把青光閃爍的摺扇,輕輕一扇,狂風大作,一股青濛濛的龍捲風席捲而出,擊潰了藍色水箭,擋住了藍色海水。

紅色巨印如同一個巨大的火爐,砸向青色龍捲風。

轟隆隆的巨響,青色龍捲風被紅色巨印撞得粉碎,紅色巨印到了韓長青的麵前,距離韓長青不到百丈,滾滾熱浪撲麵而來。

地麵自燃起來,火勢迅速蔓延開來。

就在這時,韓長青祭出一張淡青色的符篆,往前一拋。

青色符篆表麵的符文儘數大亮,一聲悶響後,青色符篆爆裂開來,化為一團刺眼的青光,罩住了方圓百丈。

紅色巨印觸碰到青光,如同被定住一般,動彈不得,漂浮在高空。

五階符篆定靈符,可以定住敵人的寶物一段時間,威能耗儘就報廢了。

紅裙少婦眉頭緊皺,打算施展其他手段,紅色盾牌劇烈的晃動起來,表麵有數十道細小的裂痕,靈光暗淡。

紅色盾牌隻是一件上品防禦靈寶,能夠擋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五道粗大的黃色閃電劈下,如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紅色盾牌四分五裂,好在還有藍色水幕保護著他們。

黃色閃電劈在了藍色水幕上麵,刺眼的黃色雷光籠罩住他們的身影。

數道若隱若現的青光毫無征兆的出現,洞穿了藍色水幕,直奔他們而來。

“不好,飛針靈寶!”

紅裙少婦大驚失色,驚呼道。

她體表紅光大放,一道凝厚的紅色光幕一現而出,護住全身。

一聲慘叫,藍衫青年倒了下去,眉心有數個細小的針孔,滿臉不可思議。

一隻迷你元嬰剛一離體,就被數枚青色飛針洞穿了。

數枚青色飛針陸續擊在紅色光幕上麵,傳出一陣悶響。

轟隆隆的巨響,五色雷雲劇烈翻滾,五道粗大的藍色閃電劈下,淹冇了紅裙少婦的身影。

藍光一閃,一枚巨大化的藍色巨磚一現而出,從高空砸了下來。

一聲巨響,伴隨著一聲淒慘的女子叫聲,地動山搖。

一隻迷你元嬰從地底飛出,剛一離體,一片紅色霞光從天而降,罩住了迷你元嬰,迷你元嬰朝著一個紅色玉瓶飛去。

韓長青一把抓住迷你元嬰,對其搜魂。

“溟水真人!”

韓長青眉頭一皺。UU看書 www.kanshu.com

對方發現了溟水真人的坐化洞府,得到不少好東西,破陣符也是得自古修士洞府。

除此之外,他還得到不少關於萬法宗的機密,包括萬法宗在玄水星有多少位化神修士,姓氏名誰,還有萬法宗在玄水星的一些據點。

他將迷你元嬰收入紅色玉瓶之中,收起兩人身上的財物。

他從一枚儲物戒裡找到了七星琉璃果和七星琉璃果樹,還找到了一些空雲石,空雲石可是佈置大型傳送陣的主材料,有了這些空雲石,可以讓五階陣法師佈置大型傳送陣,方便外海跟中天大陸的族人聯絡。

韓長青丟出幾顆赤色火球,燒掉了屍體,收起陣旗陣盤,離開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