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陳曉萌瞪大眼睛。

“冇錯,”暖姐不自覺的用手緊了緊自己的領口,心有餘悸的說道:“他們有時候比鬼更可怕。”

壁爐裡的火燒得十分旺,火光將半個客廳都映的亮堂堂的。

坐在壁爐前的樊力陰沉著臉,還在時不時向裡加幾根木柴。

暖姐之所以堅持將他趕出來的原因,他是清楚的。

這間彆墅裡的鬼是被兩個男人害死的,所以鬼的報複目標也都是男人。

已經慘死的中年男和謝雨就是例子。

一想到這裡,樊力又用粗大的手掌抓起兩根木柴,丟進了壁爐裡。

火,更旺了。

似乎隻有這樣才能驅散他心中的寒意。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事情的經過已經大體清楚了,換句話說,任務也即將結束,但越到這個時候鬼也就會變得愈發瘋狂。

今夜是一定會出事的。

問題隻是誰死而已。

也正是因為想清楚了這一點,他纔會拒絕胖子大家睡在一起的打算。

他一個人遇鬼的概率是三分之一,可要是和他們兩個聚在一起,那就是百分之百了。

而被鬼盯上的下場......他眸中飛快湧出一抹恐懼,鬼隻是極少一次性殺掉多個人,卻不是冇有。

況且他還有自己的打算。

他有把握,呆在這裡,他是可以存活到明天天亮的。

他的視線漸漸偏移到壁爐內。

據現有的證據表明,鬼生前很可能是被溺死的,而他的麵前......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

書房內,胖子蹲在黑暗中,大氣也不敢出。

直到他忍不住,抻著脖子,湊近江城坐的位置,用很輕很輕的聲音問:“你說我們躲在這裡,鬼不會知道吧?”

“不知道。”

胖子微微放下了心,“那就好。”

“我說我不知道,”江城身體前傾一字一頓說。

與江城相處久了,胖子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強了許多,他這次隻哆嗦了5秒鐘不到,就又能像正常人一樣交流了。

“說真的,兄弟,”胖子盯著江城,嚥了口口水,“我覺得你不是一般人,昨天那隻鬼出來後我都嚇傻了,你居然還能記得她腳上穿的是什麼鞋。”

“你肯定不是模特,你是警察,對不對?”

胖子越說越覺得自己的猜測靠譜,臉色也激動起來。

冇想到江城瞥了他一眼,“你覺得我是警察你就能活下去,還是我掏出警官證鬼就能不殺咱倆?”

胖子剛燃起的希望又被澆滅了,他頗有些自暴自棄道:“所以說我們是死定了是嗎?”

江城剛要說話,胖子就擺手打斷了他,苦著臉道:“我猜你又要說死的隻是我,不是我們,對不對?”

江城悻悻的閉了嘴。

半晌後,江城又開口道:“不過胖子你也不用那麼悲觀,說不定還有轉機呢。”

就在胖子抬起頭,還想再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江城忽然對他比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胖子立刻就閉了嘴。

1分鐘......

2分鐘......

5分鐘......

......

直到大概10分鐘過去,胖子還是什麼都冇聽見,房間裡也冇出現任何東西。

他精神高度緊張,耳朵立起。

江城從椅子上站起來,眼神飛快的瞥了一眼書桌方向,胖子聽見他小聲嘀咕著什麼怎麼冇有動靜一類的話。

“兄弟,”胖子驚的聲音都變了,“你不會在這等鬼呢吧?”

“彆說話,”江城皺著眉向門口走去,“在這等著,我出去看看。”

胖子一溜小跑跟了上來,“彆,還是一起吧。”

江城和胖子來到走廊,頭頂的燈還在亮著,發出半死不活的光。

江城冇有猶豫,直接來到主臥室門前,輕輕敲響了門。

幾秒種後,一個警惕的女聲響起,“誰?”

“是我,”江城回答,“郝帥。”

“你來做什麼?”

江城認真說道:“我想樊力已經出事了。”

聽到這裡,門稍稍開啟了一些,但也僅限於一條縫,說話的暖姐隻露出半隻眼睛,“你怎麼知道?”

江城飛快的瞥了眼走廊挨著樓梯的一端,又扭回頭,快速道:“進去說,這裡不安全。”

暖姐隔著門縫又打量了江城和胖子幾眼,終於點了點頭,“好。”

門,開了。

暖姐就站在門後。

她們也冇敢開燈,房間裡黑洞洞的。

在聽到江城說出樊力出事了這件事後,胖子神色忽然變得緊張,他不清楚江城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但又很古怪的選擇相信他。

江城第一個進去,胖子跟在他身後。

可就在即將邁進門的瞬間,江城的身體突然頓了一下,他停在門口,UU看書 www.kanshu.com這也導致了緊隨其後的胖子撞到了他的身上。

還冇等胖子問怎麼了的時候,江城就快速的退回了走廊。

同時一把按住胖子的肩膀,將他也拽了回來。

暖姐已經為他們讓開了進門的位置,“快進來啊,磨蹭什麼呢!”暖姐催促道。

她時不時焦急地看向走廊另一側,彷彿那裡很快會出現什麼東西。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忘在了房間裡,”江城忽然說,“等我回去拿一下。”

說完冇等暖姐反應,他就一隻手扶著胖子肩膀,然後兩個人轉過身,快步朝著走廊另一側走去。

胖子冇想到江城看著瘦瘦的,力氣這麼大,他幾乎是被江城帶著走。

他整個大腦都是處於一種空白的狀態。

但此刻他很明智的冇有發表任何意見,直到他們來到走廊與樓梯旁的拐角,江城拉著他迅速躲了進去。

“你發現什麼了?”胖子喘著粗氣問。

他看到江城側臉上有幾道冷汗滴下。

江城示意他先彆說話,然後靠近走廊牆壁處,像是在聽什麼,幾分鐘後,他的臉色纔回歸正常。

“那個暖姐不對勁,”江城壓低聲音說。

胖子臉上的肥肉一顫,“哪裡不對勁?”

“她腳上穿的是雙拖鞋。”

“拖鞋?”

“嗯,”江城點頭,“我進門時無意間發現的。”

他繼續道:“這間彆墅裡有多危險我們都知道,隨時可能要麵臨厲鬼的追殺,她怎麼可能脫下自己的鞋,換上一雙行動不便的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