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這時,在葫蘆穀內部大廳,眾位評審坐在廳中,牆壁上掛著諸多顯示屏,每一扇顯示屏中都是一個房間裡的監控。

眾人的目光幾乎都是落在江晨的“九號”房間裡。

“江晨治病救人的水準還真冇看過,他是紙上談兵還是確實能力出眾,今天就能知道了。”孫家評審道。

“相信不會讓我們失望。”易家評審笑道,他對於江晨一直都很信服,的確很強的年輕人!醫道天賦可稱千年難得一見。

澹台明雪神色幽幽,還帶著幾分怪異,江晨會參加比賽她完全冇想到,江晨的傷勢有多嚴重冇人比她更清楚!經脈破碎,這種情況下不大病一場十天半個月下不了床都已經算厲害了,可江晨的狀態看起來明明很好!

“不應該啊,怎麼回事?”澹台明雪怪異。

“咦,開始了!江晨好像冇有用藥材,直接上手了!”

隻見江晨托起患者腿部,手中銀針紮在足麵一處穴位上,放下腳後又再其他三肢上紮下銀針。而後雙手化作幻影,並指不斷落在患者身上。隻聽噗噗噗的響聲,患者渾身發抖!

“這是什麼指法?從未見過!”易家評審微異。

“是啊,看這指法還有點玄妙呢!”童家評審也道,“澹台侄女,你知道些什麼嗎?”

澹台明雪搖頭:“不知道。”

“這指法就能治好嗎?有點不可思議。往下看吧!”孫家評審道。

江晨的速度很快,僅僅不到十分鐘就停下來,他拔下銀針,一股腥臭的黑濃從四肢針縫裡滲出!

江晨抬頭看了眼監控方向道:“五分鐘後便可痊癒。”

說罷江晨起身走出房間。

眾人錯愕:“五分鐘?這麼快!不是吧,這瘟人疾這麼容易就治癒了?不是吧?”

“等五分鐘不就知道了?”澹台明雪道。

眾人耐著性子等待,順帶看著江晨進入二十九號房間。江晨這邊開始檢查,這病人情況也很獨特,頭大如豬,身體卻異常瘦小,手腳乾枯,隻剩皮包骨。

江晨僅僅是打量幾眼,又拿出銀針,施展夢乙神針開始醫治!

“這又開始了?五分鐘都冇到啊!”眾位評審吐槽道。

“太快了吧?我們的規矩是判斷參賽者醫者是不是在搗亂,他現在的情況就很像啊!”

“先等五分鐘吧,看看剛剛那個病人的情況再說。”

“我相信江晨是真的。”澹台明雪說道。

“他是你澹台家的人,你當然相信。”孫家評審道,“這件事先看看第一個患者再說,他既然說五分鐘,如果有問題,五分鐘即可發現。”

“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