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對於這件事情,哥哥我也冇有最新訊息,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王亞橋最近確實在上海,因為兩天以前,我還得到過線人的情報,有人在法租界看到了他。”

“不過此人行蹤也是頗為隱秘,在那天以後便再也冇有發現他的蹤跡了。”顧鈞這1次也冇有繼續跟李維打太極了,略微想了想,然後就把自己得到的最新情報跟李維講述了出來。

“哦,他在上海?”李維聽到顧鈞的話,1時之間也有些疑惑了,因為1直以來,按照他的判斷,這個時候的王亞橋不管怎麼看都是應該在廣西的,怎麼會來上海呢?

曆史騙人?

還是出什麼事情了?

看來腦海裡麵的資料也不可信呀!

“對的,他在上海。”顧鈞肯定道。

“王亞橋這個人,雖然膽大妄為,無法無天的,但卻也是1個俠肝義膽的人,他創立的斧頭幫,想必兄弟你也是有所耳聞的吧?”顧鈞看著李維這個樣子,也微微的解釋道。

“瞭解1些,據說這個斧頭幫,還是在1次碼頭工人與1些資本商人的對峙中順勢成立的,因為王亞橋當時要支援同鄉為多的碼頭工人。”

“可是由於冇有武器,才讓上海的鐵匠鋪在1夜之間打出了1百多把斧子,據說當時1百多個手持利斧的碼頭苦力衝進資本商人的大院時,他們那協商很久都冇有解決的勞資糾紛是應聲而解。”

“經過這1役,斧頭幫的大名也傳遍了上海灘,而王亞橋在成立了斧頭幫之後,也真正的開始了他暗殺的生涯。據說當時在上海灘幾乎所有的黃包車伕都是斧頭幫的外圍成員,因此斧頭幫不僅人數眾多,而且訊息靈通。”

“甚至於在當時,王亞橋的名聲和勢力就連當時的青幫老大也不得不對他禮讓3分。”李維來上海,明麵上的目的就是為了調查王亞橋的行蹤,所以對於王亞橋的往事,他也收集了不少,因此顧鈞說斧頭幫的時候,他1下子就把自己知道的情報跟顧鈞講述道。

“確實是這樣的,不過這個斧頭幫,因為1直都跟政府作對,而且王亞橋還3番5次的刺殺我國黨高層,甚至於是刺殺委員長,所以慢慢的斧頭幫就在上海銷聲匿跡起來了,原來那些斧頭幫的成員也大多變成了青幫的人或者是因為個人原因,遠走他鄉了。”

“甚至於普通的斧頭幫成員,現在也基本上冇有跟王亞橋有過聯絡,但是1些斧頭幫的內部核心人員,還是或多或少的知道王亞橋的行蹤和訊息。”

“不過這些人,全都是1群茅坑裡麵的石頭,也不知道王亞橋給了他們什麼好處,1個個的,什麼都不說,但是我們明知道這些事情,卻也不好強迫他們。”

“1方麵,現在這些人在青幫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我們也不好把事情做得大家臉上都不好看,畢竟這上海灘,地下還是青幫的天下,另外1方麵,王亞橋也公開的對外宣佈過,有事經管朝著他去,是生是死,他接著就是,但是誰要是暗中對付他兄弟,他會直接把對方全家都給弄死。”顧鈞說著說著,語氣中也有些無奈道。

不過李維聽完之後,1直以來在他心裡麵的1些疑惑也1下子就被解開了,其實說白了,顧鈞說這麼多,歸根到底,就是他們這些人怕死唄!

畢竟要是他們動了王亞橋那些兄弟,雖然能夠立功受賞,但是立功受賞後,就可能就要把自己1家人的小命都擺在王亞橋麵前,誰吃多了會要功不要命嗎?

所以說,就算想立功受賞也要看對象,不然就算把功勞放在那裡,你都不敢去拿。

也就是這1次,戴立在香港受到王亞橋的侮辱,所以對特務處這些人下達了死命令,這些特務處的人纔想著必須要做點事情,讓處座看看,纔會稍微的出了1點力。

不過,這些東西,李維就算猜到了也不會多說什麼,有些話,自己放在心裡麵就可以了,說出來,不僅傷人,而且傷己。

“本來處座下達了命令,但是人家不在上海,也和我們冇什麼關係,不過就在十天前,我們得到訊息,王亞橋在上海的1個生死兄弟,也是以前斧頭幫的核心成員,得了大病,恐怕不久於人世了。”

“按照我們對王亞橋的瞭解,此人對他這些生死兄弟,是非常在意和看重的,所以我們就想以此為契機,看看能不能發現王亞橋的行蹤。”

“畢竟這1次,處座也是下了死命令,所以我們安排人在王亞橋那個兄弟的住處進行了監控,幾天前,果然發現王亞橋出現在了上海。”

“但是此人的行蹤卻非常的隱秘,來去匆匆的,到最後,我們負責跟蹤的情報隊隊員把人跟丟了。“

“不過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王亞橋那個兄弟,可能也就是這1兩天的事情了,到時候,王亞橋肯定還會出現,見此人最後1麵,這也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

顧鈞把自己知道的關於王亞橋的訊息全部跟李維講述了出來,這1次他也冇有了任何的保留。

“那這1次,我又要恭喜大哥了,想必你們已經安排得妥妥噹噹了吧!”李維聽完之後,也立馬恭喜著對顧鈞說道。

“兄弟,哪有那麼容易,王亞橋此人,非常的狡猾,而且在上海,想要幫他的人,非常的多,我都奇了怪了,這些人1個個的,就跟在王亞橋身邊幾年時間,就可以不要自己的命,都要保護王亞橋的安全,全部都著了魔1樣。”

“所以說,這1次我們也根本冇有任何把握。”顧鈞卻是1臉的搖頭和苦笑。

“唉,此人不除,處座和委員長可是非常煩憂呀!”李維看著顧鈞這樣,也當著他的麵也有些感慨的說道。

“是呀!”顧鈞也非常認可李維此話。

[email protected]>^>

“那有什麼事情,是兄弟我可以幫上忙的嗎?”李維也冇有過多的感慨,而是輕聲詢問著顧鈞。

對於此次能不能抓到王亞橋,李維是冇有什麼疑惑的。

答案是肯定不能!

雖然不知道王亞橋此次是怎麼逃脫的,但是對於王亞橋來說,他既然敢來上海,那肯定是有萬全之策的。

甚至於李維都懷疑,特務處的人到時候會不會暗中放水,畢竟剛纔顧鈞說特務處的情報人員把人跟丟了,語氣太淡然了,就好像是很正常1樣。

但是這種事情正常嗎?要是在南京,情報科的跟丟了重要目標,怕是要給個處分吧?

不過說實話,李維還是挺佩服王亞橋的,明知道是龍潭虎穴,還是來了,目的就是為了看自己生死兄弟最後1眼。

有這種情義,也怪不得那麼多人會不顧生死的都要跟在他身邊了。

不過有情有義,是王亞橋最大的優點,但也同時是他身上最大的缺點。

因為李維之前就記起來了,好像在最後,王亞橋就是因為對手下兄弟有情有義,所以戴立就利用這1點,然後在廣西把王亞橋給殺了的。

不過,既然這1次王亞橋冇有事,那李維該做什麼還是得做1點,畢竟,這明麵上也是自己的任務不是!

“哈哈,兄弟你就不需要多做什麼了,好好呆在譚正謹身邊就可以。”顧鈞聽到李維這話,先是愣了愣,然後又想起什麼,最後就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顧大哥,難道這還有什麼內情嗎?什麼叫我好好呆在我譚2伯身邊就好了。”李維此刻也是被顧鈞弄得1頭霧水的,所以立馬麵色困惑的問道。

“哈哈,你不知道?那你們科長安排你來上海乾嘛?”顧鈞看著李維這個樣子,卻也是有些疑惑的說道。

“我應該知道什麼嗎?科長讓我來調查王亞橋的行蹤呀!”李維越聽越懵了,現在的李維真是懵逼的媽媽給懵逼開門,懵逼到家了。

“哈哈,原來你真不知道,我這個木山兄呀!”顧鈞看著李維這個樣子,也反應了過來,隨後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輕輕的笑了起來,然後嘴裡唸叨了1句王木山,又搖了搖頭。

“譚正謹和王亞橋的關係很不錯!”顧鈞也冇有繼續隱瞞李維,而是直接給李維解惑道。

“這………”聽到顧鈞這話,李維腦海中好像是1下子就撥開雲霧見青天了1樣,1瞬間就把自己心裡麵那埋藏已久的深深疑惑給解開了。

“顧大哥喝茶,還請你仔細說說,這事我可是真不知道呀!”李維也冇有多想,1臉求教的看著顧鈞,眼神中滿是求知的樣子。

“好吧,老哥我就跟你說說。”既然已經說到這裡了,顧鈞本來也就冇有想要隱瞞什麼,所以繼續跟李維講述了起來。

[email protected]>

聽著顧鈞的話,李維對王亞橋和自己這個2伯的關係也1下子就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