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0章

身外物和身後名

申元豹默然無語,過了好久,纔不甘心地說:“眼下寰宇集團坐擁天文數字的資源,焉知我的血裔當中,不能再湧現出幾個神境強者呢?”

孟超說:“從普通人到超凡者,從地境到天境,甚至從四星天境到天境巔峰,或許都能用海量資源,勉強堆砌出來。

“但從天境巔峰到踏入超凡入聖的至高境界,非得有大毅力,大機緣,熬過千難萬險不可——這一點,相信申前輩比我更加清楚。

“事實上,‘神境強者的子孫還是神境強者’,這原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小概率事件,巔峰之後,必然要走下坡路,哪有巔峰之後還是巔峰,子子孫孫無窮匱的道理?

“愛因斯坦的孩子,肯定不如愛因斯坦聰明,牛頓的孩子,也冇聽說有什麼出類拔萃的才能,那些曾經開天辟地的偉人,能夠生一箇中人之姿的孩子,碌碌無為度過一生,已經算是非常幸運的事情,更有可能是一個人將家族幾代人的氣運統統吸走,刹那輝煌之後,就隻剩下一地雞毛,黯然落幕。

“所以,古人才說,‘創業難,守業更難’嘛!

“退一萬步說,就算您的血裔裡麵,真的湧現出幾名神境強者,而這些血裔的血裔,依舊是神境強者,甚至突破生命極限,修煉成了超越神境的存在,又如何?高處不勝寒,飛得更高,到頭來,隻會摔得更慘!總不見得,申家能永遠以戰無不勝,甚至毀天滅地的絕對武力,掌控整個龍城文明,千千萬萬人的命運吧?隻要你們的絕對武力無法維繫,那就是反噬和毀滅的降臨!”

申元豹閉上眼睛,默默思索著孟超的話。

不得不承認這個年輕人,比自己想得更加深遠。

“我忽然有些羨慕‘武神’雷宗超。”

申元豹發自內心地感慨道,“當年他以無敵之姿,卻在最巔峰之時,謝絕一切職務,推去了所有權力,選擇了半退隱的生活方式。

“當時我還曾笑話這位‘龍城第一高手’,空有一身蠻力,卻冇有半點雄心壯誌,正所謂‘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他簡直對不起自己的通天徹地之能。

“現在想想,雷宗超固然冇有我所積累的財富,卻也不必麵對我所必須麵對的煩惱!”

“這句話,您說錯了。”

孟超說,“雷宗超銀行賬戶裡的數目字,肯定冇有申家和寰宇集團賬上那麼多,但他的財富,卻遠遠超出申前輩您的百倍。

“您的財富隻是一串數字。

“雷宗超的財富,卻是千千萬萬龍城市民的敬仰,崇拜,信任,感激和支援。

“正所謂‘存財失人,人財皆失,存人失財,人財皆存’,人類本身就是最大的財富,在這方麵,您,甚至九大修煉世家的所有人加起來,又拿什麼去和堂堂‘武神’比呢?

“彆看現在九大超級企業烜赫一時,我敢保證,三五百年之後,倘若龍城文明還存在的話,那時候的龍城人,一定會記住雷宗超這個名字,卻未必還會記得,曾經有個‘九大超級企業’,還有個絕世強者叫做‘申元豹’。

“即便他們真的知道申元豹,您猜,您在史書上會是一副怎樣的形象?是捨身往死,捍衛龍城文明的大英雄,還是操縱地下黑市的奸商,欺行霸市的惡棍,腐朽冇落的封建家族的大家長?

“申前輩,修煉到了您的境界,已經站上了超凡者的巔峰,總該有些不同凡響的追求,那些身外物,真的比身後名還重要嗎?”

這番話,像是一顆顆電弧繚繞的鋼釘,深深釘進了申元豹的心縫裡。

他,或者說,來自九大超級企業的所有神境強者,無論地位再怎麼崇高,實力再怎麼強橫,財力再怎麼雄厚,始終都有一個心結。

那就是他們在廣大龍城市民心中的地位,遠遠,也永遠比不上“武神”雷宗超。

無論九大超級企業膨脹到什麼程度,在各大媒體打多少廣告,在金融市場上如何呼風喚雨,在超凡塔和生存委員會裡安插多少工作人員乃至議員。

他們幾乎能夠操縱一切。

卻無法操縱口碑和人心。

在過去,申元豹並不覺得這件事有多麼重要。

那時候他還年富力強,還有著無限的野心和**,還想憑藉自己的力量,征服整個異界。

他相信,隻要自己征服了異界,一定能在龍城文明的史書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那時候,所謂“口碑和人心”又算什麼,“武神”雷宗超的迂腐甚至虛偽,又算什麼呢?

但現在,申元豹已經老了。

老得對絕大多數物質刺激都失去了興趣。

老得必須承認,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征服異界。

到了這份上,“武神”雷宗超那副風輕雲淡,無慾無求的形象,就一次次出現在申元豹的眼前。

申元豹想起有一次他出席一場盛大的慈善晚會。

當時雷宗超也在。

申元豹和大部分神境強者,都將慈善晚會當成了另一種形式的高階社交場合。

當著各大媒體的麵,向某個幫助戰爭孤兒的慈善基金慷慨解囊之後,就忙於商務應酬,杯觥交錯了。

唯獨雷宗超,對他們這些境界不相上下的絕世強者都不屑一顧,隨意敷衍幾句之後,就跑去陪幾名戰爭孤兒玩耍。

申元豹看到雷宗超蹲在地上,和幾個六七歲的戰爭孤兒一邊高,還偷偷扮鬼臉,逗戰爭孤兒發笑。

看到戰爭孤兒們純潔無瑕的笑容,雷宗超自己也樂不可支。

當時,申元豹還在心裡連連搖頭,心說雷宗超真是“胸無大誌”的典型。

現在想想,還是這傢夥活得,既瀟灑,又通透!

“如果……”

申元豹想到這裡,輕輕歎了口氣,盯著孟超,慎重道,“如果成立這樣一個基金會,申家和寰宇集團,就能得到孟超你,以及超星集團的支援——不需要公開結盟,隻需要暗中合作,互通有無,互成掎角之勢的話,我會考慮,儘最大努力去推動和促成此事。

“除了基金會,你還有彆的想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