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到十萬守軍看起來不少,但防守十多萬平方公裡的土地,還是遠遠不夠的,如果作視東巴被占領,哪怕葉海亞·汗是軍方首腦,到時候也註定下場可悲。

現在葉海亞·汗一方麵希望過了馬六甲海峽的美國特混艦隊能夠嚇阻印度,另外一個方麵他也不得不為自己的未來賭一把。

很快,葉海亞·汗有了決定,召開軍事會議和印度打全麵戰爭,局勢可能會變得更加危險,可他卻冇有選擇。

巴基斯坦對印度正式宣戰的訊息的光速傳遍世界,同時巴基斯坦在西線對印度發起了進攻。

稍晚時間,英迪拉甘地對全國發表了廣播,“現在這是一場全麵戰爭了,不在是孟加拉的戰爭,而我們已經等待很久了。”

印度各地,無數民眾走上街頭,舉著英迪拉甘地的肖像表達對這一場戰爭的支援,愛國之心溢於言表。

印度軍方麵積西線的進攻,按照之前的計劃采取守勢,等到東線有了結果之後在掉頭回來解決西線問題。

“這不是很好麼?德國人直呼內行啊,兩次世界大戰德國人竭力避免的問題,印度根本不怕,什麼叫有聲有色的大國啊。”在和馬金斯討論的時候,艾倫威爾遜對印度的舉動表達了欽佩。

雖然他這個內閣秘書長平時嘴裡總埋汰印度,但在這種時候還是不吝嗇給英迪拉甘地讚賞,其實除了六二年選錯了對手之外,印度這個國家還是可圈可點的,可惜啊,印巴戰爭哪有決戰喜馬拉雅之巔有流量呢。

“目前看來,印度的勝率還是很大的。”馬金斯也承認這一點,在他看來印度勝利隻是時間問題。

“達卡周圍的門戶是法裡德普爾、波哥拉、米門辛格、昌德普爾四座城市,一旦這四座城市被攻克,東巴基斯坦的戰局走向就明朗了。其中印度的北路和東路從開戰之後勢如破竹,現在西線也有了好訊息,東巴戰場印度已經占據了優勢。”

“看起來印巴分治的時候,就註定會有今天的結果。”馬金斯一陣感歎,“不過也好,至少他們會找到事情做。”

“蒙巴頓元帥其實並不喜歡印巴分治這個方案。”艾倫威爾遜在此時必須為嶽父大人說一句,這真的是兩大宗教不願意在一個國家的結果。

英國該做的工作也做了,該勸和也勸和了,兩黨首腦談不攏,這誰都冇有辦法。

因為軍中存在為數不少的孟加拉人,以及在印度境內的孟加拉流亡者組建的獨立軍,雖然剛開始印度在東巴基斯坦遭到了抵抗,尤其是在西部邊境,但在其他兩路印度的進展堪稱順利,完全冇有客場作戰的困難。

而已經開打的西巴基斯坦一邊,印度作為防守方,也和進攻的巴基斯坦軍隊勢均力敵,同等水平數量多的一方有絕對優勢。

印度現在就屬於遊刃有餘的一方,巴基斯坦宣戰之後,並冇有改變全域性上的劣勢。

為了敲開前往達卡的大門,進攻的印度軍隊在孟加拉嚮導的引領下,實行兩線作戰的重點進攻,其中西線作戰是重中之重,西部方向又分為西南和西北兩個作戰地區。

西南作戰地區指東巴恒河以南、賈木納河以西之庫什提亞、傑索爾、庫爾納、法裡德普爾等地區。

在這一地區,交戰雙方主要圍繞傑索爾、庫爾納和通往達卡的交通要道法裡德普爾實施攻防作戰。印軍以新組建的第二軍率第九步兵師、第四山地師展開攻勢,企圖奪占傑索爾,以切斷庫爾納與庫什提亞巴守軍的聯絡,爾後視情況攻占法裡德普爾,向達卡方向發展進攻。

法裡德普爾是印度軍隊投入最大的西線部隊要攻占的重鎮,拿下這裡,首府達卡纔會出感受到威脅。

巷戰,是殘酷的,人彷彿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疼痛。什麼是死亡,隻知道戰鬥,用血與火的戰鬥,來為自己的戰友報仇!

也許在白天,印度會憑藉著裝甲和人員的優勢,占領了一道街區,而在夜晚的時候,守軍就又會鑽出來,重新把這裡奪回去。雙方殺氣騰騰,不斷地留下無數屍體。

當前線已經膠合在一起的時候。印度想要在動用原本的炮兵戰術,已經不可能了。

先頭的部隊,甚至已經進入了城區的東邊,過了半個城區,到處都有己方的人,到處都有敵人,這種時候再炮轟,隻能是讓己方的人跟著一起遭受損失。

印度軍隊的仁義之師形象冇有維持多久,戰爭哪有不死人的,都不用新德裡催促調整戰術,各級指揮官已經按照現實做出了改變。

印度軍隊存在大量以同鄉為主的部隊,按照某大國的曆史,這種以同鄉、親戚關係組建的軍隊,湘軍淮軍都屬於此類。

印度軍隊有大量這種類型的部隊,真碰到了抵抗死多了,他們指揮官也無法交代,大炮犁地馬上被應用,並且很有效果。

遙遠的戰爭把艾倫威爾遜忙壞了,一天光是看報紙級消耗了不少時間,然後把佈雷斯特叫來吩咐道,“我希望看到的輿論是,印度軍隊軍紀敗壞,定義就是強姦案件眾多,而巴基斯坦守軍更加簡單,他們對孟加拉人進行了屠殺。”

印度軍隊的軍紀不知道能不能和美國人平起平坐,但估計冇有問題,至於對巴基斯坦的報道肯定也不是汙衊。

如果艾倫威爾遜冇有記錯的話,巴基斯坦在鎮壓孟加拉獨立運動的時候有一句口號,叫做殺三百萬孟加拉人上層就能解決一切問題,這個口號流傳的還相當廣泛。

在臨近投降之前,達卡的巴基斯坦守軍還專門血洗了達卡大學,一直到巴基斯坦戰敗,他不知道巴基斯坦殺的人是不是有三百萬,幾十萬肯定有。

英軍雖然還冇有出動,但是英國記者已經出現在了印度的軍隊當中,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什麼時代都不缺乏賺賣命錢的人。

調整輿論當中,一定要暗示從前殖民地獨立出來的兩個國家,離開了英國的統治之後已經退化到野蠻時代。英國當然有資格這麼說,英軍作為二戰時期軍紀最好的軍隊,絕對不是浪得虛名。

在日不落帝國的謝幕之戰當中,英軍的轉身雖然比較落寞,但還算優雅。

“最關鍵的是,英軍最終不得不出馬製止廣泛的侵犯人權。”佈雷斯特秒懂,這是在為介入製造輿論。

“我們不救他門,誰救他們?指望美國人,蘇聯人,還是中國人?”艾倫威爾遜剛剛說完,桌子上的電話就響起了,是外交部打來的。

有句話叫說曹操曹操到,是外交部轉達華盛頓的最新情況,簡單來說,是基辛格覺得自己的微操很常公。

在印度占據優勢的當下,不把美國放在眼裡的態度讓本屆政府很不舒服,基辛格已經表示和某大國溝通了,美國的軍艦正在前往孟加拉灣,在海洋上是優勢在我,潛台詞就是我在那裡能打敗蘇聯,不用怕。

接著說美國已經用衛星將中蘇邊境的情況都收集好了,蘇聯的一些佈置能看得清楚,隻要某大國需要隨時可以給。潛台詞就是我可以給你好處,以後都可以軍事同盟。

信心也給了,好處也提了,接著就要說要求了:如果某大國認為印度次大陸的局勢對自身安全是種威脅,如果要采取行動保衛其安全,美國將反對其他國家說三道四。

“嗯,好了!”艾倫威爾遜放下話筒,然後長出了一口氣。

佈雷斯特見此情況開口詢問,“秘書長,誰的電話!”怎麼無上權威接了電話之後這麼一副表情。

“就是覺得好笑。”艾倫威爾遜解釋著基辛格常公附體的操作,然後撇嘴道,“就當是不知道這回事,喜馬拉雅山都封山了。我下次見到基辛格建議他在年底去旅行一次,看看到底能不能實現他口中的操作。”

基辛格的建議是如此扯淡,這個時節誰能做到乾涉?如果要有人,那還得是我大英,兩架運輸機就在尼泊爾呆著呢,現在就等著錫金的求援。

不管怎麼說,現在必須去夢露那裡把美國批判一番,必須讓夢露感到羞愧,必須臉紅才行。

“這些國家的軍隊怎麼這樣?”夢露其實也很關心時政,在美國的時候就很關心,見到印巴軍隊都犯了戰爭罪行報道,很是看不過去。

“其實絕大多數國家的軍隊,還真就是這樣。”艾倫威爾遜摟著夢露光滑的嬌軀,還不忘記給自己立人設,“我也在想辦法阻止,就是還冇有頭緒。”很多事實表明,在女人麵前男人什麼話都敢說,他白天才鄙視了基辛格。

結果現在,兩發火箭彈就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已經表現了一副要競爭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的態度。

阻止是暫時還冇有頭緒,但是做出阻止的樣子,已經有頭緒了,現在隻需要他的好朋友錫金國王帕爾登·頓杜普·納姆加爾,公開發出呼籲。

在緬甸希望英國想辦法阻止難民的時候,英國冇有迴應,在美國希望英國幫忙攔截蘇聯紅海軍的時候,英國冇有迴應,這一次錫金國王再一次發出了呼籲,英國要迴應了。

“很簡單,應該彰顯一下英國的存在感。”艾倫威爾遜在唐寧街十號,介紹了錫金的情況,這不是廢話麼,他本人保下來的,事實證明保下錫金,真的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