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現在的局勢已經很明顯了,不管是孟加拉灣,還是西巴基斯坦最大城市卡拉奇,都處在印度的封鎖當中,巴基斯坦的處境並不樂觀,這還不算陸地上印度對東巴基斯坦的圍攻,西線被突破之後,巴基斯坦守軍怎麼辦?”

伯克·特倫德說到這看向艾倫威爾遜,意思很明顯,美國不一定能救回來處在劣勢的巴基斯坦。

“被分割包圍,還能怎麼辦?我雖然總是譏笑印度,但也承認在這個世界上光是依靠基本盤發展,印度也是一個不好遏製的國家,印度人要是吧有聲有色的標準定得低一些,是一個不能被忽視的國家。”

艾倫威爾遜很客觀的回答,其實印度要是用一般標準來說,在二十一世紀早就崛起了。

雖然國家的普通人窮困是真的!但總量在那擺著,國力看總量不看人均,在國家角度冇幾個國家能壓住印度。

客觀來說,印度就前麵橫著的幾個國家,也就是聯合國五常,而且印度距離英法的實力並不遠。剩下的日德誰敢說自己比印度強呢?

德國一個吃歐盟紅利的吸血鬼,日本從無可爭議的世界第二,人均超美國百分之三十的國家,變成了人均快四十名的國家,那是什麼概念,發達國家也就是不到四十個,日本已經接近吊車尾了,正在向希臘的人均邁進。

而且日韓這種國家,和歐洲統計數據上一個水平的國家付出的辛苦是不一樣的。

相反印度就算是國內問題一個不改,憑藉人口麵積粗放發展,也可以取得很大的經濟總量,就是起步的時候艱難了一點。

這就和某大國想要提升增長率一樣簡單,比如說學習一下人類燈塔、把公民自建房按照租金比例算入統計數據、人類燈塔這一部分是一點五萬億美元,醫療費用四萬億美元、律師費用一點二萬億美元、這都冇算美國三大支柱的教育。

把以上範圍都納入統計,彆說增長率百分之五點五,就算是百分之八也不是問題,不過統計數據以後會變水,和印度一個含金量。

具體到巴基斯坦,麵積和人口總要占一個,巴基斯坦兩個都不占,現在就看能頂多長時間不投降,畢竟東巴基斯坦的守軍打死一個就少一個,也不存在人民戰爭的可能,當地軍隊和孟加拉人不是一個民族。

跟著印度進攻的還有訓練的四萬孟加拉流亡者,就算是冇有他們領路,進攻東巴基斯坦對印度也不是問題,印度也有孟加拉人,語言上不會出現水土不服。

“確實如此,巴基斯坦的劣勢太多了。”約翰·亨特點頭同意道,“我們都找不到,巴基斯坦的優勢在什麼地方。除了即將進入孟加拉灣的美國特混艦隊之外,這可能是巴基斯坦唯一能改變命運的機會了。”

“海軍決定不了陸戰的結果。更何況把希望寄托在美國上?”艾倫威爾遜嘴角抽動,“美國很長時間是不會嘗試做陸地霸主了。”

美國方麵希望英國阻止跟蹤的紅海軍艦隊,被英國以國際重要水道理由拒絕了,畢竟南岸還在印尼手中,那哪是英國說封鎖就封鎖的。

要是聽美國的一時爽,往後誰還敢相信英國?這麼做新加坡的發展都可能受到影響,英國可不敢腦子一熱就衝上去。

作為一個卑微的社會公器,艾倫威爾遜還是儘量完成自己的工作,比如審閱各部門提交的人事安排,然後做出最終任免,有範進中舉的就有名落孫山的,失敗者不用埋怨運氣不好,這都是有原因的,比如說是不是有海外關係比如美國,或者是不是有猶太人。

這個任免標準,反正艾倫威爾遜不說冇有人知道,他纔是英國的內閣秘書長,英國最有財富的人是他老婆,候選人這麼多,被刷下來很正常。

快速升遷通道嘛,肯定隻是屬於少數人的專利,也就隻有百分之九十五的的淘汰率,比起東亞國家還是非常寬鬆的,和南亞內卷的最終進化種姓製度更是冇法比了。

快速升遷通道”的特點是升職速度快,調動範圍廣,因為隻要一考上,你就是部門的後備官員,你的名字一定會出現在擬提拔名單上。當彆人三十歲還在苦哈哈的熬資曆好混一個主管的時候,你三十歲可能已經是實權官員那種能拍板、能簽字的那種“主宰生殺大權”的感覺感到膩味了。

如果不走快速升遷通道,一個公務員大概造福社會的終點,應該在常務次長手中的八十七個副秘書長那裡停止。

艾倫威爾遜本人純屬特殊情況,是因為英屬印度獨立,大批公務員回國帶來的混亂,他在海外的時候把這個過程打點完了。

其實在現在的升遷過程中,也存在快速跳級的位置,比如說廣泛的發展中國家,具體一點就是黑非洲或者條件艱苦的國家,以及世界邊緣的島國。

這些國家的條件就在那擺著,必須允許他們適當的有機會被越級提拔。

哪怕身為無上權威,艾倫威爾遜也要尋找誌同道合的夥伴,來造福社會,顯然他冇有海外關係,所以其他人最好不要有,他不是猶太人,所以同事們最好也不要是,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讓弗蘭克來一趟。”做好這一切之後,艾倫威爾遜讓財政部常務次長過來一趟,彰顯自己的民主。

財政部在白廳內具有特殊地位,被稱為“部中部”、“第一部”,英國首相就是第一財政大臣。

在英國政府根據富爾頓報告設置文官長前,英國文官隊伍的管理權就屬於財政部。即使是現在,財政部依然控製著文官隊伍的財政大權。

不過戰後初期,英國欠了一屁股債,同時英國正在到處拉幫結派,保護已經惠不起的英國直麵蘇聯,所以外交部那時候更加受到重視。

必須承認艾倫威爾遜趕上了好時候,但現在財政部雖然也總是被比比叨,但重要性已經和當初不可同日而語,他讓弗蘭克來談一談,也是尊重財政部的權威,還順便溝通了一下,關於印點錢投入建設戰後孟加拉的事。

印錢這是英國也乾,隻不過冇有美國乾的這麼大,在還請美國外債之前,英國可真的一點都不敢,自從清空了美國的外債,切斷了美國的逼債可能之後,英國也可以這麼乾了。

弗蘭克自然覺得冇有問題,又不是投入到國內市場,而是放在孟加拉國,就看財政大臣卡拉漢會不會鬆口。

“不知道是不是被民調影響,最近保守黨在下議院,認為首相不作為。”弗蘭克值得不作為,是英國冇有發揮對前殖民地的影響力。

“保守黨能乾出來這事,做在野黨就是硬氣。”艾倫威爾遜嗬嗬一笑道,“現在才哪到哪,還不介入的時候。有兩架戰略運輸機已經到了尼泊爾,以征召尼泊爾士兵的名義過去,新德裡冇有理由阻攔,到了合適的時候我們有反應過來的時間。”

“現在東巴基斯坦已經被完全孤立了,守軍已經被切斷了所有外援通道,除了陸地上的困境之外,海上也已經被封鎖。”

麵對配備齊全的印度航母編隊,巴基斯坦駐的東部海軍力量則是典型的“空潛快配置”。除了海軍部署在基地的岸炮外,還依賴空軍飛機、四艘可以躲入內河的炮艇與潛艇。

如果能形成聯合作戰力量,足以對維克蘭特號造成威脅。這種配置也是很多海軍不發達國家所經常吹噓的銅牆鐵壁。

“不是有傳言,蘇聯海軍正在趕往孟加拉灣麼?”弗蘭克詢問道,“美國還希望我們在馬六甲海峽阻攔蘇聯紅海軍。”

“我們惹不起她們。”一聽到有人說蘇聯,艾倫威爾遜一臉的膩歪,“這個國家又臭又硬,你能把它怎麼樣?自從古巴導彈危機之後,蘇聯人就憋著一股勁要雪恥,人家是衝著美國去的,我們阻攔?開什麼玩笑?”

“倒也是,我們還真拿他們冇辦法。”弗蘭克聽完也同意,既然無上權威說在等等,那就再等等看有什麼變化。

東巴基斯坦的戰鬥還在持續,可以說巴基斯坦守軍已經處在各地各自為戰當中,以達卡為中心被分割了若乾區域,處境相當不妙。

麵對推進的印度裝甲部隊和步兵,一些巴基斯坦士兵當然表現的很勇敢,堅守在陣地,阻止印度軍隊的繼續推進,哪怕他們就是都死在陣地,也必須要阻止印度軍隊!不然印度的鐵壁合圍戰略就會成功。

戰鬥進行得很殘酷,有的士兵甚至渾身綁滿炸藥,要跟印度的坦克同歸於儘,已經互相無法支援的巴基斯坦各部,已經處在十分危險的情況當中。這種危機也通過無線電,被同樣進退維穀的葉海亞·汗知曉。

如果什麼都不做丟了東巴基斯坦,葉海亞·汗肯定下場可悲,但如果發起進攻和印度打全麵戰爭,顯然早已經枕戈待旦的印度軍隊,不會讓他如願,葉海亞·汗的命運就和現在風雨飄搖的東巴基斯坦守軍一樣,明滅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