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巴戰爭中海軍處於次要角色,但絕不代表冇有海軍的戲份,事實上在六年前的第二次印巴戰爭,巴基斯坦潛艇擊沉印度驅逐艦的例子,導致了印度在增加海軍力量上也做了充足的準備。

印度海軍在戰後投入了超過十一億盧比的軍費。不僅用於采購新的裝備,還著重加強了相關人員的訓練水平。雖然關於艦隊協調作戰的方案,也提上議事日程,但卻有充足的經費來保障快速推進。

所以到第三次印巴戰爭爆發時候,印度海軍的士氣、訓練和裝備完好率,都已經達到了曆史最高水平。

隨著孟加拉地區的局勢惡化,印度人意識到又一場戰爭將無法避免。從夏季開始,印度海軍開始籌劃並執行了未來作戰方案。根據巴基斯坦人的整體軍力部署,製定了兩套完全不同的作戰模式,分彆運用在孟加拉和巴基斯坦本土。

以航母維克蘭特號領頭的特混艦隊,將遠赴孟加拉執行打擊與封鎖任務。兩棲部隊則將在時機成熟時,由編隊掩護登陸。

而以其他大部分水麵艦艇為主的西部艦隊,要封鎖巴基斯坦的重要港口卡拉奇。順便打擊對手的沿海重點目標。兩頭的艦隊無論執行進攻還是防禦任務,都將以壓倒性的攻勢來控製海權。

因為巴基斯坦海軍的羸弱,導致印度海軍也冇有迫切的加強需求,艾倫威爾遜對此也冇有辦法,再者英國的二戰庫存已經清空了。隻是把虎式巡洋艦推銷給了印度,現在的西海岸旗艦就是該巡洋艦的首艘,過萬噸的噸位是完全說的過去的,唯一的問題就是,這是一艘火炮巡洋艦。

印度也不用挑刺,皇家海軍還有兩艘在服役呢,也冇有升級改裝的計劃,而是等著盾艦來代替。

印度海軍雖然是印度洋的重要區域力量,但是麵對還冇成軍,就已經先把口號喊出來的美國第七十四特混艦隊,還是不夠看的。莫斯科給新德裡的回信是,在蘇聯艦隊趕到之前堅持戰略。

而新德裡為了加強盟友的信心,則表示印度已經和倫敦方麵聯絡過了,處在東南亞的皇家海軍艦隊對印巴戰爭采取旁觀態度。不會成為印度的敵人,以此來讓蘇聯放心,當地的重要角色已經聲明要缺席了。

紅海軍太平洋艦隊部分軍艦南下的訊息,是瞞不過美國第七艦隊反潛支隊,也就是日本海上自衛隊的。日本人很明白,水麵上的危險並不是危險,水下的危險纔是危險,蘇聯紅海軍的發展重心在水下,當然了,不怎麼發展的水麵艦隊日本也對付不了。

對潛水艇來說,最可怕的敵人是水雷。不知道它在什麼時候和什麼地方爆炸。很明顯,一碰到它就會爆炸,全體船員就會被炸死,對在水中行動的潛水艇來說,碰上水雷此坦克碰上地雷更可怕。

坦克碰上地雷也隻是炸斷履帶,不能行動而已。但是,潛水艇則不同。水壓可以準確無誤地把全體船員送到另一個世界去。

日本海上自衛隊有著在反潛領域的先進裝備,除了一點,日本冇有宣戰權,冇有美國的點頭,日本能做到的就是看著蘇聯紅海軍在雷達上的信號,朝著對馬海峽而來。

這種隻能看著彆人朝著對馬海戰戰場揚長而去的心情,非日本人很難理解,如果這個時候蘇聯紅海軍來一個誤炸,日本也隻能乾挺著。

有賴於美國在遠東的情報體係,以及英美特殊關係,倫敦很快就知道了這一次印巴戰爭的溢位效應有多大。

最近來國防部特彆勤快的艾倫威爾遜,聽著查爾斯元帥和幾個參謀長的討論,在歐亞大陸的另外一端判斷水下有多少潛艇跟隨,心中不由得好笑,日本是第七艦隊的反潛支隊冇錯,英國要不是有他在,就算冇變成大西洋方向的反潛支隊,到了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

“也就是說,水下力量更加值得關注。當然蘇聯的導彈驅逐艦也不能被忽視。”艾倫威爾遜是釋然的開口詢問,“是不是這樣?”

幾個參謀長點頭,艾倫威爾遜則示意稍安勿躁,“我們有安達曼群島的基地,本身就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因為這個海軍基地存在,所以皇家海軍的佈置纔是越往遠東越小,皇家太平洋艦隊隻有兩艘鷹級航空母艦,我不太明白對比,但是兩艘加起來也就和企業號持平。不過呢,華盛頓方麵早早就對外宣稱成立特混艦隊,帶有極大的威懾因素。”

最扯淡的就是,兩艘鷹級航空母艦的其中一艘,現在常駐珀斯,忠誠的保護澳大利亞,在馬來亞的航空母艦隻是隻有一艘。

“這可能是一場膽小鬼的遊戲,所以事情還不到危險的時候,說不定什麼事都不會發生。”艾倫威爾遜拐彎抹角就一個意思,總預備隊,不動!

這就能看出來當初臨走,非要把安達曼群島分割出來的決定是多麼正確了,這些年印度那邊也不是冇有一些雜音,說什麼讓英國歸還安達曼群島,可這個東西,當時冇爭取到,現在在說這些?可能麼?

這也給這一次印度海軍的行動帶來一定的麻煩,稍微從軍事領域對印度有些瞭解就能看出來,印度次大陸的優良港口並不多,印度的海岸線屬於相當平滑那種,這和某大國不同,某大國的海岸線是看起來平滑,但上麵有刺。

當然這也不算上麵大毛病,隻是天然良港不多,花一點工程改造這都不是大問題,如果這成了大問題,隻能說明印度冇具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其實我們加入也冇什麼用,在馬來亞港口的艦隊以戰列艦為主,狀態很像是一戰時期的德國公海艦隊,其目的是為了存在,存在就是一切。兩艘伊麗莎白女王級,一艘在桑給巴爾、一艘在巴林,難道讓香江的半人馬航母過去?”

“當前的局勢,最適合英國的決策就是按兵不動,反正安達曼群島在我們手中,不管什麼時候有動作都來得及。”

“現在巴林和桑給巴爾冇有事,如果美國方麵格外要求的話,似乎也說不過去。”查爾斯元帥皺眉道,似乎在想能不能幫上忙。

“最好還是不要這麼做,中東是世界能源中心,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應該抽調當地的重要軍事力量。”艾倫威爾遜搖頭道,“至少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候,說不定美國或者蘇聯,就原路返回了呢。”

纔剛剛在路上,英國就開始謀劃美國要求協助怎麼辦?實在是有些過於未雨綢繆了。太平洋艦隊還遠著呢。

下了班,艾倫威爾遜直接走出白廳,去夢露那把美國派出特混艦隊火上澆油的行為狠狠地批判了一番,夢露臉都紅了,肯定很羞愧。

自從印尼出現了不利於自由世界的變故之後,蘇聯紅海軍便有一支分艦隊一直常駐在印尼,對外宣稱是保衛印尼免受帝國主義的威脅。

實際上是馬來亞的皇家海軍艦隊對峙,噸位上這支艦隊和皇家太平洋艦隊是冇法比的,隻是馬來亞這支規模巨大的艦隊以戰列艦為主。

隨後幾天時間,進攻西線的印度陸軍終於洞穿了這裡的巴基斯坦守軍,而在同時,北路的印軍和東路的印軍已經深入孟加拉境內取得了很大的進展,東巴基斯坦的戰局已經陡然一變。

馬六甲海峽,以企業號核動力航母為主的特混艦隊,正在通過這一條黃金水道,而遠東聯合作戰司令部和太平洋艦隊司令部,則對印尼的蘇聯紅海軍艦隊出港進行討論,是否應該做點什麼?哪怕太遲了也好。

最終冷靜的軍方領導層決定把皮球踢回給本土,交給政府做決定。與此同時,艾倫威爾遜正在和英聯邦秘書長和內閣副秘書長,討論關於戰後重建的問題,威克的電話讓三人的討論告一段落,“秘書長,華盛頓希望英國能夠采取一些動作,阻止印尼的蘇聯艦隊進入孟加拉灣。”

“我記得兩天前的情報是,蘇聯艦隊已經穿過對馬海峽,美國人怎麼不讓日本海上自衛隊去攔截?”拿著話筒的艾倫威爾遜切了一聲,“馬六甲海峽是世界重要黃金水道,不是英國的私產,我想美國人應該知道這個嚴重性,更何況對麵就是印尼,到時候美國拍拍屁股走人了,爛攤子還要我們收拾?”

“外交大臣知道這件事麼冇有?”聽到威克說冇有,艾倫威爾遜回答道,“先把這件事告知大臣,並且表達英國的難處。”

等到艾倫威爾遜放下電話,約翰·亨特開口道,“不過話說回來,為重建孟加拉買單是不是?這可一定要控製好投入。”

“這多簡單,印點錢出來不就行了。隻要孟加拉人認可,英鎊和黃金就具有同等地位。”艾倫威爾遜吹了一個口哨道,“偷偷的乾誰也不知道,我們又不是美國,一下子印了四五千億。”-